顶点小说 > 全职游戏分身 > 第63章 闵成礼

第63章 闵成礼

 热门推荐:
    到镇上,林千凝去买祭祀用的香烛,秦修远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开口问道:“昨天你拿了秦秀琴的医书,有没有发现什么新的药方?”

    林千凝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本书籍,递给秦修远,道:“这就是秦家遗留下来的医书,我略微翻看一下,里面丹方很少,药方倒是很多。”

    秦修远点点头,这事其实也不难猜测,秦家虽然说是药师之家,但是祖上最多就只出过中级药师,秦秀琴父女甚至只是一个初级药师。

    他们又哪里会炼制多少丹药?平日里自然是炼的最多的是药剂,这丹药和药剂两者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就像【淬体液】和【淬体丹】的区别。

    秦修远本也没打算多学几张丹方,因为他现在实力不够,许多丹药无法服用,对他来说,还是药剂更实用一些。

    翻开医书一看,倒也给了他不少的惊喜,其中就有【淬体液】、【炼体膏】、【化瘀膏】等药方,都是他眼下用得着的东西。

    秦修远记得姜慕晴和他说过,现在地球开始灵气复苏,许多名山大川都会发生剧烈变化,会生长出来许多灵草灵药。

    在最初的几年,这些灵草灵药因为生长年份不足,炼丹是别指望,但是炼药却刚刚好。

    尤其是姜慕晴知道秦修远能弄来丹药,特意嘱咐他多弄一些准武者修炼使用的药品,在灵气复苏前几年的时候特别好卖。

    秦修远觉得此言有理,他从第一天知道可以从魂界大陆带东西到地球的时候,心里就起了当两界贩子的念头。

    毕竟他也想对赚点钱,改善一下自己和姜小晴家里的生活条件,只是他对魂界大陆还不熟悉,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值钱?

    现在想来,多炼制一些供修炼用的药品,来钱应该会很快。

    最主要是他自己就懂得炼药术,魂界大陆又不缺灵草灵药,可以说成本很低,安全系数很高。

    以前还担心炼制出来的药品没有销路,现在认识了薛兰若,倒是不用担心有货卖不出去。

    秦修远将那三张药方一一学习过后,又将医书还给林千凝。

    此时林千凝已经购买好祭祀用品,两人朝祁阴镇外走去。

    在魂界大陆,因为地大物博,一般对于去世之人,不限制安葬的位置。

    当然了,一般有家族的人,死后都会葬在家族陵墓之中,而普通老百姓就没那么多讲究,只要不是容易被妖兽毁坏坟墓的山丘,都可以随便安葬。

    林千凝的奶娘出身小户人家,她的家族里又没有什么人,这次死后,林千凝按照她的遗愿,葬在了祁阴镇外,对着祁阴山的位置。

    这里是一座山谷,环境僻静,平时人迹罕至,但是风景颇好,有绿树成荫,百花齐放,难怪林千凝奶娘一直恋恋不忘。

    一路走来,两人小心翼翼防备有人跟踪,但一直都没有发现有他人的行踪。

    秦修远笑道:“我们是不是太紧张了,你现在已然换了一副模样,应该没有人能认出你来。”

    林千凝正色道:“小心无大错,还是要多加提防,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对手究竟是谁?”

    秦修远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虽然他在魂界大陆厮杀那么多回,可他的心态还是地球上的那个高中生,不会对外界太过提防警惕。

    如果这次换作姜慕晴在此,她肯定不像秦修远那么乐观。

    林千凝不待秦修远有所动作,她自己则已经将曼陀罗花给召唤出来,在这样的山谷里面,其实最适合她的曼陀罗花守护魂灵作战。

    秦修远见状,也不由自主提高警惕,小心翼翼跟随在林千凝的身侧,不再开口说话。

    林千凝迈着矫健的步伐,穿过百花齐放的花径,来到一座没有立碑的坟茔面前。

    坟茔并不高大,就是一个小土丘,若不是有人特意指点,根本没有人猜到这会是一座坟墓。

    尤其是在坟茔的上方,种植了各种蓝的、紫的、粉的、黄的花朵。

    林千凝从储物袋中取出各种祭祀用品,一一摆放在坟前,点燃了香烛,开始祭拜奶娘。

    正当她磕头下去之际,忽然她的心头一悸,接到曼陀罗花的警讯,没有丝毫迟疑,身体就势一滚,挪开三尺之地。

    “轰!”

    一声爆炸声响起,紧接着熊熊的火势燃烧起来。

    林千凝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秦修远就如同一只猎豹,朝火球轰来的方向扑了过去。

    秦修远一抬手,人还在半道,给自己释放一个【石肤术】,紧接着一招【撕裂】,朝一个中年男子身上劈过去。

    自从掌握这几招魂技之后,这两招已经成为秦修远对敌的起手式。

    闵成礼眼里露出惊讶之色,身体倒退数步,一挥手上的法杖,一朵拳头般大小的魂火朝秦修远身上轰了过去。

    秦修远之前见过林千凝和司空化用魂火对敌,但是他们两人的魂火都没有闵成礼给他的威胁那么大。

    秦修远想试试魂火的威力,发动【连击】朝魂火劈了过去。

    “啪!”

    闵成礼的魂火被秦修远一刀劈成两半,但是这朵魂火并没有像秦修远预料的那样被他熄灭,反而其中半朵落在他的钢刀上,猛得燃烧起来。

    秦修远眉头一皱,他作战经验还是太少,没想到这魂火会阴魂不散,如跗骨之疽一样挥之不去。

    “没想到这魂火还能如此运用,看来这魂师等级定然不低,比自己之前遇到的要高多了。”

    秦修远毫不犹豫弃了自己手中的钢刀,从包裹栏里又拿出一把钢刀,这次没有那么冲动,而是在四下寻找机会。

    林千凝从地上一跃而起,将曼陀罗花唤了过来,脸上阴沉的看着闵成礼,喝道:“尊驾是谁?为何对我等出手?”

    闵成礼阴阴一笑:“七小姐,你还真会躲藏,让我一番好找啊。若不是我逼问当日几个下葬之人,我还真找不到这里。”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七小姐了,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不见,七小姐居然也成为了我辈中人,倒真让闵某大吃一惊。”

    林千凝瞳孔一缩,看着他冷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林馨萱的狗,怎么她自己不敢来见我,倒不断派你们这样的小喽啰来送死。”

    闵成礼脸色一变,冷哼道:“七小姐,你倒是牙尖嘴厉,不过我不和你逞口舌之争,速度点把那件东西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到时候还可以和你的奶娘葬在一起,哪怕魂归魂海,也不至于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