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225、聚光【求月票】

225、聚光【求月票】

 热门推荐:
    阿威的尸体被送往技术科。

    说到底,就是检测死亡时间,在这方面,刘法医比较专业。

    而顾晨、王警官和卢薇薇,现在要去小区监控室,调取王哲的相关录像。

    此时此刻,监控室也是一片混乱,匆匆赶来的几名警察,还是让几名保安颇为震惊。

    一项平安的高档小区,忽然出了一桩杀人案,这对于物业管理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每个月的物业费收取会有些挑战……

    收着高额的物业管理费,却不能保障小区里住户的安全。

    这锅是甩不掉了……

    “找到了监控没?”王警官直接站在一名物业保安的身边,开始催促起来。

    看这样子保安也不像是个熟练工。

    “哦,找到了,你们看看是不是他。”保安赶紧让出一个身位,笑道:“这东西调取我不太有经验,抱歉了各位。”

    “这是主要的单元入口对吗?”王警官其实并不理会这些,他要的只是答案而已。

    “是的,凡是要上楼,这个监控摄像头都可以拍摄到。”保安说。

    “时间帮我退到12点20分。”顾晨说。

    “没问题。”保安答应的很爽快,直接操作鼠标,将时间退回至12点20分。

    果然,这个时候的王哲出现在楼道出口处。

    他在门口左右看了几眼后,便悠然自得的离开了小区。

    “看来他没有撒谎,确实是吃完午饭之后离开的。”卢薇薇站在一旁说。

    “也不能现在下结论,再把时间往后拉。”王警官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

    随后,时间开始以25倍速加快进度,先后也有几个人走出过单元楼。

    经过保安证实,全部都是这栋楼的居民。

    直到将近下午2点的时候,阿威的邻居,也就是报案人赵梅,这才挎着包走进了单元。

    王警官对了一下办案时间,和监控录像中的时间,不由皱起眉头。

    “从王哲离开后,只有赵梅走进过单元楼,而后报警人也是她。”卢薇薇看到全过程后,也是不由疑惑起来。

    “还是有问题啊,难道是这栋楼其他人做过手脚?”王警官无奈的道,随后看向了顾晨:“顾晨,你来说说看。”

    “可能性不大。”顾晨也是做出自己的判断。

    “是啊,死者阿威本身就是一个不喜欢交际的人物,在这栋楼,也就跟邻居赵梅关系要好,可是……”

    “可是如果是赵梅的话,那动手时间实在太短。”王警官接过卢薇薇的话说道。

    “我也同意卢师姐的意见。”顾晨犹豫了几秒,解释说:“如果按照先前接到报案的时间来算,那赵梅这个时间段,只有刚上电梯,然后直接去阿威家,二话不说用刀扎在阿威的要害,使其死亡之后,这才能保证她报案时间的连贯性,否则就是太仓促。”

    卢薇薇忽闪着大眼睛看着顾晨。

    没错,顾晨刚才所说的,就是自己心中所想。

    如果假设凶手是赵梅,那她行动的时间实在太仓促,等于一进门就要开始行动,这样的可能性基本不大。

    “难道是王哲?可他12点18分左右就离开了阿威家,那个时候阿威并没有死。”

    王警官忽然看向顾晨,他现在每每遇到揪心的问题,他就会看向顾晨。

    知道顾晨的推断能力和分析能力,都远在自己之上。

    不过,王警官现在也说不上顾晨能不能帮上忙,或者说,顾晨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

    “顾晨,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如果你可以告诉我,或许大家可以一起来讨论。”

    跟顾晨搭档久,顾晨的一些小习惯,王警官也是看在眼里。

    皱眉表示在思考,尤其在说完自己的看法之后,忽然就安静下来,这说明顾晨还有某些方面无法论证。

    “王师兄。”顾晨犹豫了一下,道:“虽然这个王哲错开了杀人的时间,但我还是觉得他哪里有问题,如果可以,我想再去现场看看。”

    “当然可以,我让卢薇薇陪你一起去,有什么情况,你随时向我汇报。”王警官看了下监控屏,又道:“我留在这里,继续排查小区周围的其他可以人员。”

    “行!”顾晨爽快的答应。

    来到阿威家里时,门口依然拉着警戒线,两名辅警正在交谈着可能。

    而赵梅则是大门紧闭,应该是躲在家中。

    遇到这种发生在身边的事情,难免会有些受到惊吓。

    “顾晨,卢薇薇,你们有什么调查进展吗?”其中一名辅警问。

    “还没,不过估计也快了。”卢薇薇说着,将警戒线撑起,钻进了房间。

    顾晨没说话,紧跟其后的走进去。

    要说这一路上,顾晨一直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根雪茄是怎么回事?

    按照家里专柜上的那些雪茄,和自己与经销商业务员聊天可以得知,这种雪茄的燃烧时长,一般在1小时25分钟左右。

    也就是说,大家赶到现场时,也就是2点25分左右,雪茄以及足足燃烧了一个小时。

    那么作案时间,必定是在1点25分至2点25分之间。

    可这段时间内,到底有谁来过这里?

    顾晨不知道,但他对王哲比较怀疑。

    “顾师弟,你在想什么?”卢薇薇见到心不在焉的顾晨,也是不由问了一句。

    顾晨摇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我只是有些头疼。”

    “那我再检查一遍,你先休息。”卢薇薇再次走到了阿威先前被杀的地点,以及他的房间,厨房等,每个细节卢薇薇都不会错过。

    顾晨坐在沙发上,假装揉着太阳穴,渐渐闭上双眼,利用入门级想象力,将脑海中的虚拟空间再次打开。

    这次,顾晨模拟的空间,是昨晚的日料店。

    王警官和卢薇薇正在相互聊天,顾晨打上一个响指,很快便从虚拟空间里自己的身体分离出来,走到了身后的餐桌旁。

    此时此刻。

    阿威和王哲,二人正坐在那儿用餐,气氛稍显紧张。

    “师傅,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求你在宽限一些日子吧。”王哲的语气略带恳求,似乎是有求与长发男子。

    和当晚背对着王哲不同,顾晨这次能够近距离还原出当时两人的神态。

    王哲的脸上,充满着哀求,似乎是遇到了非常棘手而急需要解决的事情。

    这时候,顾晨再次看向另一侧的阿威。

    阿威则是撩了撩那有些花白的长发,眼神怒视着王哲。

    “阿哲,并不是做师傅的不愿帮你。”阿威的语气非常气愤,重重的叹息道:“可你看你做的那都叫什么事,你要我帮你,好,你倒是给我一个结果啊。”

    这时候,顾晨已经将两人的神态都仔细的揣摩过。

    没错,阿威对王哲的态度,那是相当的气氛,似乎是王哲做错了什么大事情,才导致阿威对他严厉呵斥。

    此时在看着王哲,依然是用弱势的目光看着阿威,恳请道:“师傅,我再也不敢了,请你相信我,我也是迫于无奈的。”

    顾晨转头看向阿威,阿威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

    只是淡淡道:“好了,我看今天这饭也吃不成,再给你一天时间,一天之后,该如何还是如何。”

    和昨晚的场景一样,阿威拿起提包,直接就是拂袖而去,只留下王哲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

    “两人之间好像是有挺深的矛盾,可为什么王哲说,今天已经在午餐时,将请教的问题全部跟阿威解决掉?”

    顾晨站在王哲的身边,看着他双手紧握着拳头,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随后,王哲的眼神中,开始充满着一股邪恶的杀气。

    他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独自享受没事。

    顾晨干脆选择坐在王哲的对面。

    此时的王哲,每吃一口,眼神的狰狞就更深一分。

    “感觉这家伙也不想是来吃饭的,倒是来这找罪的,这种情况,摆在面前的美食也是索然无味吧?”

    顾晨一直盯着王哲的脸色变化……

    很明显。

    王哲在此刻对阿威的仇恨,几乎到了零界点。

    在吃完最后一份美食后,王哲将筷子重重一扣,开始往收银台走去。

    随后的场景,就是虚拟空间内,自己的分身所看到的样子。

    创可贴,淤青,王哲的脸上带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看来王哲对阿威的杀心是有的,可他是怎么做到瞒天过海的?”顾晨不由托着下巴,顺手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虚拟空间再次来到阿威家,此刻已是中午。

    确实,阿威在家中招待王哲,二人坐在餐桌上,继续讨论着昨天的话题。

    但是具体是什么?是王哲口中所说的拍摄问题?顾晨认为并不是。

    随后,顾晨只能模拟出二人在餐桌上争论不休的画面,阿威甚至一度拍桌子。

    此刻的王哲,情绪爆炸到极点。

    他趁着阿威没注意,走向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直接就朝着阿威的心脏狠狠扎去。

    阿威瞬间暴毙,根本来不及反应。

    看到自己杀掉了师傅,王哲忽然有点慌,他擦去了刀上的指纹,开始拼命去痕迹。

    在一切搞定之后,王哲平复下心情,低头看了下时间,然后再大摇大摆的……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房间。

    情景模拟到这里,顾晨忽然打上一个响指,一阵天旋地转,顾晨慢慢睁开双眼,看着桌上那支燃尽的雪茄。

    “没错,雪茄的燃烧时间可能是个障眼法,如果利用雪茄的燃烧时间,或许在1点25分时,阿威还在抽着烟,这说明他还活着,可如果没有这支雪茄,那王哲的作案时间基本是可以确定的。”

    顾晨忽然的自言自语,让一旁的卢薇薇颇为好奇。

    卢薇薇愣了愣,问道:“顾师弟,你又在说些什么呢?”

    “卢师姐,雪茄附近有什么可疑之处吗?”顾晨忽然站起身,看向了桌面上的烟灰缸。

    “没有啊。”卢薇薇说道这,忽然哦道:“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个天文望远镜,看来这个阿威还是个天文爱好者。”

    “天文望远镜?”顾晨眉头一皱,目光直接投向了桌面。

    在窗边的桌面上,一支黑色的天文望远镜,正架在客厅的窗台处。

    顾晨赶紧走上前,看着桌上的烟灰缸,和那支熄灭的雪茄,不由欣喜道:“我知道了,我知道这个王哲是如何利用雪茄,制造不在场的证明了,这家伙果然很狡猾。”

    “顾师弟,你说你已经知道了?”卢薇薇也是颇感意外,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凶手就是王哲?”

    “百分百是他。”顾晨也不再含蓄,直接指着天文望远镜道:“这家伙就是利用天文望远镜的特点,制造了阿威在1点25分还在抽烟的假象,而其实,阿威早在中午,就已经被王哲所杀害。”

    卢薇薇听的有些不明觉厉,弱弱的问道:“顾师弟,你能否说具体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顾晨戴好白手套,指着天文望远镜道:“卢师姐可知道天文望远镜的特点?”

    “这个……当然是知道一些,天文望远镜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比如遥远的星空。”卢薇薇说。

    “所以,它的原理是什么?”顾晨又问。

    卢薇薇忽然感觉有种小学生被老师点名的既视感,愣道:“因为……因为那几块镜片?”

    “没错。”顾晨走到另一侧,指着天文望远镜的镜片道:“这个利用凸透镜制成的天文望远镜,就是王哲伪造阿威死亡时间的工具。”

    卢薇薇呆住了,低头看了眼天文望远镜,愣道:“这玩意能伪造死亡时间?”

    虽然已经更上了思路,但卢薇薇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卢师姐,我们之所以能用天文望远镜看到很远的地方,主要就是镜片的功劳,天文望远镜的两块镜片都是凸透镜,两边薄,中间厚,这样就能起到放大事物的作用,也同时可以起到聚光的作用。”

    “没错。”听顾晨一说,卢薇薇似乎有些开窍,道:“小时候我也经常玩过这种游戏,拿着凸透镜放大字体。”

    “我也玩过。”顾晨笑了笑,继续道:“凸透镜之所以能聚光,主要是因为光线会发生折射造成的,如果是平行光线,射入到凸透镜中,光在透镜的两面经过两次折射后,会集中于一点,也就是聚光。”

    “而当聚光长期聚在某一个可燃物上时,它就可能会引起燃烧?”卢薇薇终于跟上了顾晨的节奏,感觉这是老师带课的成功啊。

    “卢师姐,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意思?”顾晨问。

    “那还用说?我已经知道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卢薇薇从笔录本上撕下一张纸,并调整好天文望远镜的角度,似的光线能聚焦与一点。

    许久之后,纸张的边角开始燃烧,但威力不大。

    “放下来吧,卢师姐。”顾晨笑着,从卢薇薇手里接过天文望远镜,道:“现在的阳光并不强烈,而且角度也不好掌握,所以你特地调整角度也不一定能达到最佳效果。”

    “所以最佳效果是中午?中午的阳光最强烈,而且如果将焦点对准雪茄,就可以起到点燃雪茄的作用。”

    “而这之间是需要时间的,并不能一次就能做好,所以这个王哲肯定是熟知阳光变化的时间。”

    “卢师姐说的没错。”顾晨拨开那个烟灰缸,而下方,果然有一个木板烧焦的痕迹。

    “卢师姐,王哲其实早就发现,如果将天文望远镜放在窗口,等到午后阳光照射时,他可以利用窗台天文望远镜的固定角度,将焦点聚集在一处,从而起到点燃雪茄的效果。”

    “哈哈,果然是这样。”卢薇薇看完之后,也是颇为欣喜,道:“看来王哲早就有预谋要杀掉他师傅,所以才会制造一些陷阱来迷惑我们的正常判断。”

    顾晨也笑道:“要不是昨天晚上,我发现这个王哲和阿威有争吵的情况,或许我不会怀疑他,不过这家伙的心机很重,不管如何掩饰,都会有一些纰漏。”

    看着桌面木板上的黑色印记,顾晨继续道:“这个黑点,就是王哲实验之后的结果,所以他在天文望远镜的摆设位置上,也是做好的固定标记。”

    卢薇薇跟着顾晨的思路,仔细查看刚才天文望远镜所摆设的位置,果然发现了几处小刻痕。

    将天文望远镜放在刻痕的位置,果然是对准了烟灰缸下的烧焦点。

    “顾师弟,你的判断完全正确啊,看来这个王哲是洗白不掉的。”

    “没错。”顾晨也是抬头看了眼窗外,道:“不过要掌握充分的证据,还得等到明天实验之后才能出结果。”

    “我们如果我们按照小刻痕的位置,将天文望远镜摆好,等到中午1点25分左右,聚光能够集中在这个木桌上烧焦的位置,那就可以断定,死者阿威的死亡时间,可能并不在1点25分之后,而如果再加上刘法医的判断,估计也是不离十。”

    “是啊,刘法医确定死亡时间或许有一定的误差,但是如果利用这种实验,断定在1点25分左右,可以点绕雪茄的话,那王哲这家伙用再多谎言也没用。”

    想到这些的卢薇薇,忽然感觉,王哲先前的那些表演,真的是漏洞百出啊。

    可能他是真的不适合做导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