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爸爸是副职业大师 > 3、赚钱不算事!

3、赚钱不算事!

 热门推荐:
    “你会修车?”女乘务员的脸上写满了怀疑。

    萧晨谦虚的笑道:“学过几年,也帮别人修过机器,不信你看我这手,都是修东西留下的老茧。”说罢,张开手掌让对方观看。

    这是一双皮肤粗糙的手,关节和指头的皮肤更粗厚,应该是破了之后重新长好,长好之后又破了,反复几次才会达到这种效果。掌心的老茧更是触目惊心,这压根不像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手,五六十岁的老农也不过如此。

    心里将信将疑,女乘务员扯着嗓子对车下的老刘喊起来:“老刘,有个小伙子说他会修车,让他试试不?”

    老刘从车底下爬出来,满脸黑色油渍,他吐口唾沫看着萧晨问:“小伙子,你能修好这车?”

    “我可以试试。”

    维修是工程学中最基本的技能,别说修车,就是修飞机萧晨也不在话下。

    萧晨麻利地爬进车底下,外面传来老刘的声音:“死活不打火,不是火花塞的事,我看过……你要是修不了就算了,等维修队过来再说。”

    点上一根烟,老刘坐在驾驶座上休息,其实他根本对萧晨没报什么希望,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

    如果修不好也没关系,反正这老爷车早该报废了。公司为了省几个破钱硬是拖了好几年,误事不说,关键是不安全,这次正好趁机让公司直接换辆新车。

    一根烟刚抽到一半,萧晨就从车底下钻出来,走到车前向老刘要抹布擦手。

    “我就说吧,这老爷车没法修,还是等维修队的人来瞧瞧吧。”老刘笑呵呵地递过抹布,心里想着:“年轻人不知自己几斤几两,我这老司机都找不到毛病,你毛刚长全就敢上去试量?”

    “车已经修好了。”却听萧晨一边擦手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确实不是火花塞的事,是年头太久部件都老化了,我简单的改良了一下。”

    “修好了?”老刘很惊讶,他扭动车钥匙打火,车子顿时轰轰的晃起来,看样子有戏!

    “行啊,小伙子,有两下子!这样吧,今天车票给你免了,算是答谢。翠花,让他上车吧!”老刘呵呵笑着说。

    “刘师傅,你一会开车的时候轻踩油门,我怕速度太快你控制不住。”萧晨好心提醒,刚才他运用工程学的改造技能把这老破车重新改良一番,性能提升了好几倍。

    老刘不以为然,这车他开了十多年,比自己老婆都熟。速度太快?扯淡!就这破车,你把油门踩进邮箱里也跑不上120!

    “放心吧!这车能上150我把方向盘吃了!”

    翠花招呼大家都上车,这次她对萧晨的态度好了不少,要不是萧晨修好车,她今晚说不定几点才能回家。

    “人齐就开车了啊!”老刘系上安全带,挂档抬离合,待车子缓缓走起来后,习惯性的一脚油门闷到底!

    轰!

    客车像火箭一样猛的冲了出去!整车人都实实在在地体验了一把强烈的推背感,那感觉仿佛被人死死地按在座椅上,翠花已经吓得叫出声来。

    老刘也吓得脸色发白,急忙松开油门。刚才速度太快了!眨眼间车子就窜出去一百多米!差点撞上路边的大树,他当时扫了一眼时速表,210!

    要知道这辆十多年前的老客车时速表的上限才220!而且这只是理论值,真实速度根本达不到200。

    这个时候老刘才想起萧晨之前好像说过他简单的改良了一下客车……

    这是改良?这他妈是改装吧!几分钟就能把一辆老破车改成超级跑车,这是技术大拿啊!

    不行,等车到站得好好问问这小子!

    但萧晨没给老刘这个机会,车一进站他就跳下车,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

    “你好,请问田秀芬住哪个病房?”萧晨站在县医院的咨询窗口问里面的小护士。

    小护士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看看电脑说:“脑科305病房,哎,你是她什么人啊?”

    “我是她儿子。”

    “她的住院押金已经用光了,赶紧续费,否则就清人了!”

    “行,我知道了。”

    五年时间,有些事还是没变。

    来到305病房,萧晨推开门,看见躺在床上,嘴里插着管子骨瘦如柴的母亲时,眼泪再也止不住。

    在若兰大陆吃过无数苦头,甚至连生命都差点失去,萧晨也从未哭过。

    但现在他落泪了。

    “妈!儿子回来了!”握着母亲皮包骨的手,萧晨抹去眼角的泪水,“我会让你好起来的!我发誓!”

    “萧晨?你是萧晨吗!?”

    身后突然有人惊呼起来,萧晨回头看去,原来是自己的高中死党郭胜。

    五年没见面,郭胜样子变化不大。他留了小胡子,整个人变得更成熟,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一身白大褂,胸口戴着胸卡,手里拿着巡检表,他终于实现了从小的梦想,成为了一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你小子这些年死哪去了?田姨找你都找疯了!”郭胜激动的锤了萧晨胸口一拳,顿时哎呦一声连连晃动手腕,惊讶的说道:“身板挺硬实啊!把我手都怼痛了,说,你这家伙是不是偷偷上少林寺学武功去了?”

    萧晨想起,自己高中时特佩服功夫明星,还和郭胜说过想去学武功。

    “额……差不多吧,反正一言难尽。”萧晨只能敷衍过去,要不没法解释。

    “对了,我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郭胜叹口气摇摇头:“脑部损伤严重,无自主意识,我试过很多方法,但都没效果……要不,你试试亲情疗法,多和田姨说说话,讲讲过去的往事,说不定会出现奇迹。”

    萧晨没说话,身为一位满级炼金术师,他有更好的办法让母亲醒过来,远比那个什么亲情疗法靠谱得多。

    只不过,他需要一些时间来配制药水。

    忽然想起刚才咨询台小护士的话,萧晨问道:“护士说我妈的医药费用光了,怎么回事?肇事者不是赔钱了吗?”

    郭胜摊开手:“当时警察领了一个律师过来,说是全权代表肇事者来处理这件事。你失踪了,田姨家里也没有其他人,还急需钱动手术,于是警方和医院就擅自做主同意和对方私下和解了。”

    “对方一次性给了三十万和解费,今后再有事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可这三十万根本就不够用,田姨一场脑部手术就花了九万多,后期田姨成为植物人只能继续住院靠呼吸机和食管送食生存,每天的费用都不少,剩下那二十万也慢慢花光了。”

    “不过医药费这件事你也别着急,我可以帮你跟院方沟通一下,田姨情况特殊,看能不能申请医院的救助金……应该可以再维持一个月,咱们回头慢慢想办法。”郭胜拍了拍萧晨的肩膀安慰道。

    萧晨沉默了一会,又问:“你知道肇事者是谁吗?”

    “不太清楚,只知道姓楚,年纪不大,家里挺有钱的。”郭胜摇摇头,“城里最近抓得紧,那些人就跑到山间公路上飙车寻找刺激,已经出了好几次事故,田姨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听说这帮混蛋现在还偷偷去飙车,他妈的,撞死这帮孙子!”

    “行!”萧晨点点头,这些信息足够了,他弯下腰摸了摸母亲的额头,说:“医药费的事我来想办法,胜子你多费心,帮我好好照顾我妈。”

    郭胜抿了抿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道:“要不……我先给你拿点钱,以后你有就还,没有就算了。”他和谈了三年的对象准备结婚,家里已经备好了一笔彩礼钱,他打算先拿出来帮萧晨救急。

    “不用了。”萧晨笑了笑,“对于我来说,赚钱不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