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跃马大明 > 第59章 二手制式中型快船

第59章 二手制式中型快船

 热门推荐:
    “驾,驾!”

    宁远城东南面的海岸线上,十几匹强健的战马正在飞速狂奔,带起滚滚烟尘,恍如那风之子,直奔青蛇林方向。

    此时,因为徐长青攻破高丽人营地、活捉金自兼的事情,明军士气大振,加之登莱方面,庞大的粮饷船队快到了,也就在这几天,这使得宁远城周边的清军游骑几乎都被驱除干净,尤其是宁远城东南部区域,几乎已经没有了清军游骑生存的余地。

    但徐长青一时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

    明军这种强势让的徐长青反而有些没底气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种强势能保持多久。

    须知,保持这种强势的前提,是战线往外延伸,这就需要各部将士们付出更多的精力和鲜血!

    或许,这短短几天的强势,明军将要付出几十、乃至成百上千的生命。

    到此时,对于鞑子的性情徐长青已经非常清晰,他们现在恐怕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保不定就有什么鬼心思!

    所以,越是这种关节,徐长青对于自己的安危便愈发的重视,绝不给狗鞑子偷袭的机会!

    一路颇为顺利,连个鞑子影儿都没看到。

    这虽说有些巧合的关系,粘了登莱那边的光,但,不可否认的是,徐长青这只小小蝴蝶翅膀的闪动,很多东西都是不一样了。

    还没到青蛇林,徐长青便是看到,猪蹄岛方向,有着四条至少十几米长的高大战船,正停泊在码头方向。

    而青蛇林周边,更是扎起了不少营地,人头躜动,恐怕得有个几百人。

    看到徐长青一行人过来,人群顿时一阵躁动。

    很快,徐长青便是看到了徐忠,毛群,毛铁锤,豆子等人。

    “哈哈,忠叔,您来了啊!小侄真是有失远迎啊!”

    徐长青恍如车子漂移,直冲到人群近前,直接勒僵,让的马蹄高高抬起,迅速停下马,然后潇洒的跳下马来,直接给了忠叔一个熊抱!

    如果放在寻常,徐长青肯定不会这么贸然,但此时,徐长青真的是太激动了,无以复加!

    “哈哈!少爷,了不得啊!这都成游击将军了哇!咱们徐家有后了,有后了哇!哈哈……”

    徐忠心情也是大好,被徐长青的热血与朝气感染,整个人恍如都是年轻了几岁,不住的用力拍打着徐长青的后背,眼睛中一片雨雾。

    徐忠他们昨天晚上便是到了,可却是进不了城,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夜多,早已经知晓了徐长青诸多的潇洒战绩。

    此时,看着徐长青的艳红色游击官袍,那鲜艳的红缨子,徐忠一时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当然知道夫人之所以会派他到这里来,到底是何意!

    心中激动的同时更是止不住的振奋,天佑徐家啊!

    这是老祖宗开了眼,要给徐家大前程啊!

    而他徐忠此时,已然幸运的加入进来,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振奋?

    徐长青和徐忠抱了好一会儿,这才是分开来,徐忠忍不住哈哈大笑:“少爷,来,我来给你介绍下,这几位,都是咱们徐家商行最好的先生,这位是马栾、马先生,这位是张洪强、张先生,这位是……”

    徐忠为徐长青一一介绍了从老家来的几位大先生、先生们,其中马栾马先生和张洪强张先生,都是秀才出身,不仅业务熟练,更是文采斐然。

    徐长青也是大喜:“马先生,张先生,诸位先生,长青给大家行礼了。这里条件简陋,稍稍委屈大家片刻,我马上令人准备午饭。”

    说着,徐长青赶忙招呼赵增金、毛群、豆子诸人去忙活,整全鱼宴。

    看着徐长青如此热情的接待他们,给足了他们面子,这些原本不怎么愿意过来、一路上更是快把骨头都颠的散架的先生们,心情很快也都是舒展开来,与有荣焉。

    谁能想到,他们少爷来辽地不过短短时间,不仅性子转变的这么老辣了,更是立下了如此丰功伟绩啊!

    十八岁的游击将军,这是个什么概念?

    简直是开了国朝的先河啊!

    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早已经淡薄了功名之心,毕竟,已经没有力气更没有精力再走这条大道了。

    但此时,少爷横空出世,豪气冲宵,无疑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实现理想抱负的新平台啊。

    …

    安抚完这些先生们这边,徐长青对徐忠使了个眼色,那边,李红云和他李家诸人,也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虽然他们是今早上才赶到的,但毕竟是客,而且是贵客,显然是不能怠慢的。

    徐忠当然明白徐长青的意思,当即便是与徐长青一起,过来迎接李红云一众李家人。

    有着徐忠这种经验丰富、手段老辣纯熟的老江湖在此,不论各方面徐长青都是轻快了许多,一番寒暄,众人便是说笑着在沙滩边几块光滑礁石上围坐起来,等待着吃午饭,然后再谈具体交易的事情。

    李红云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黝黑青年,他头盔上那艳红色的缨子,随着海风拂过,不断的飘扬而起,娇艳似鲜血,也让的李红云心中一时根本说不出的滋味。

    谁能想到,短短几天时间,这个黑小子,居然做出了如此惊人的超级功绩啊!

    越是对军中了解,越是对局势了解,才会明白,这到底是多么的不容易!

    在鞑子的腹心使刀子,并且,如此精准,如此果决,如此干脆利落的胜利,试问,就算是整个天下,又有谁,能有这种魄力,这种手段?

    即便李红云当时对徐长青的评价便是已经很高,属于李家就算不能交好也绝对不能得罪的人!

    但此时,真正再见到徐长青,李红云这才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这个朝气冲宵的年轻人的实力和决断呐!

    这小子,简直就是一头潜龙!

    甚至,有那么一瞬,他都是生出了他们小姐似乎跟了这小子都是不错的感觉。

    不过,李红云很快便回过神来。

    徐长青就算优秀,却毕竟是军人,是将门子弟,风险系数还是太高了,与根正苗红的储君太子相比,那完全就没有可比性。

    又说笑了一会儿,喝了些香茗,李红云主动把话题引到了正题上,笑道:“徐爷,您看,这几艘船如何?”

    徐长青早就对这些船垂涎三尺,只不过强自压抑住了,此时,听到李红云提起,也不再遮掩,笑道:“李爷豪气。这前面这艘稍微小些,却是精良厚实的,应该是咱们大明的战船吧?”

    李红云见徐长青认出来,不由更为得意,笑道:“李爷真是好眼光,这正是咱们大明现役的中型快船,可以乘坐八九十人,需要水手二十几名,跟南方那些泰西人的战船相比,也不弱几分。前方配有冲角,中间,都是被精细铁皮加厚过,其中……”

    李红云也是刻意卖弄,详细的为徐长青解释起这艘中型快船来。

    其实,李红云回去山海关之后,很快便是回到了宁远这边,因为徐长青要的东西,对他们李家而言只是小东西,不过,他却并没有回宁远城,而是一直呆在觉华岛那边。

    主要是因为李家小姐李幼薇发了话,希望能拉徐长青一把。

    毕竟,李幼薇在鲨鱼岛和猪蹄岛都呆过,而且时间还不短,有着十几天,她对徐长青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知道徐长青是个真正想做事情的人物。

    对于徐长青这种人,李家就算不能拉拢,交好是绝没有错的。

    李红云也想搞艘战船,让的徐长青知道他们李家的实力,也算是能把徐长青震住。

    可是李红云没想到的是,他正在慢斯条理的跟觉华岛那边谈收购战船的事情,昨天一大早,便是有亲信急急过来禀报,徐长青生俘了此次入侵大明的高丽人主将金自点的哥哥金自兼,更是斩首数百级!

    这让的李红云的计划直接被打乱了。

    他当即便是飞鸽传书给了山海关,而山海关那边,更是飞速回了话,让李红云搞出李家的威势来。

    这使得李红云在觉华岛那边花了大价钱,才是搞到了这么一艘现役的战船!

    当然,此时这战船已经几十年寿命了,想要真正远航,还需要一些精细的休整,但这都是小问题了。

    至于其他的几艘大船,都是普通的沙船,那就不值一提了。

    听李红云说完,徐长青也是精神大振。

    他当然明白李红云其中吹的牛逼。

    毕竟,来自后世的徐长青非常明白,此时,西方那些洋鬼子的战船,火炮都已经是标配,战列舰都是上线了。

    不过,明军的中型快船也是有着一些优势的,比如航行速度,比如承载量和载人数量,包括风帆的一些设计,可能比之那些白皮洋鬼子还要先进一些。

    当然,这主要是因地制宜,其中包括洋流、浪潮、气候等等诸多因素。

    徐长青记得,此时大明首富哥郑家的船,在南洋非常犀利,在北洋就有点不好使了。

    这是因为南洋海深,船底部都是尖型,但是北洋这边,快船却都是平底船。

    历史上,国姓爷因为此,在长江水战的时候可是吃过大亏的。

    但李红云能做到如此,绝对是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徐长青自然要领这个情!

    “李爷,话咱们就不多说了,李爷您的豪气,李家的仗义,我徐长青,铭记于心!李爷,今天中午,说什么咱爷们也好好喝一杯!”

    “哈哈!好说好说。能跟徐爷这种年轻俊杰喝酒,也是老朽的荣幸那。”

    …

    人抬人,越抬越高。

    尤其是此时徐长青的气势已经完全起来了,几乎已经是名满辽地。

    随着被几个厨子精心烹制的各种新鲜海鱼大菜不住的被端上来,徐长青和徐忠也是敞开了怀,豪气的与李红云喝了起来。

    此时没有了鞑子的威胁,大家心情又都是极好,这酒喝的也是极为畅快。

    徐长青更是义薄云天,豪气顿生,一顿马屁将的李红云拍的骨头都是软了几分。

    也是让徐忠暗暗咋舌不已。

    自家少爷这,真的是……成熟了啊,这种马屁,他这把老脸都是有些说不出来……

    吃完了午饭,李红云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

    主要是徐长青火候把握的极为微妙,能让的李红云尽兴,但是又不能耽误了正事儿。

    众人一边喝着茶醒着酒,也开始聊起了正事。

    李红云表示,这艘战船,是李家送的,不再收徐长青的银子,那三艘沙船,也都是友情价,八百两一艘。

    但徐长青却是直接否定了李红云这个办法,战船,徐长青直接出到了三千五百两,现银一次性结清!

    那三艘沙船,则是先预付一千两,剩下的等其他诸多物资、货物到了,再想办法结算。

    这话徐长青说的极为诚恳,没有半分隐瞒和套路。

    因为此时李红云来得急,除了船,剩下的物资都还没到。

    李红云此时酒意都是消散了大半。

    他这时也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非但年少得志,更是没有半分年轻人的焦躁与浮漂!

    他在觉华岛搞定这艘战船,不过用了两千两出头,而徐长青这,非但没占着他们李家的便宜,反而是让他们李家大赚一笔啊。

    仔细想了一会儿,李红云也没拒绝,只是极为有深意的看向徐长青,哈哈笑道:“徐爷,多余的话老朽也不多说了,但是徐爷您这个朋友,我李家可是交定了哇!”

    徐长青又焉能不明白李红云的深意?同样哈哈大笑:“李爷,长青能与李家交朋友,那真是长青三生有幸啊!”

    两人相视一眼,不由都是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