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183章,算我骚扰你好了

第183章,算我骚扰你好了

 热门推荐:
    病床的女人看着他,微微的笑了笑,“哥,谢谢你。”

    风熠宸对她也是微微一笑:“跟我客气什么?孩子长得像有点像我。”

    “外甥像舅舅,人都这么说。”风璃茉看着风熠宸,道:“哥,我听老陆说你带了一个女人去山上别墅了。”

    “嘴巴这么快?”风熠宸挑眉:“他真是个长舌妇。”

    风璃茉扑哧乐了,牵扯了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扯到了你的伤口。”风熠宸沉声道。

    “嗯,好吧。”风璃茉平息了自己的情绪,“伤口太疼了。可是哥,你带去的那个女人,是谁啊?”

    “秘密。”风熠宸沉声道。

    “连我也瞒着啊?”

    风熠宸望着她,淡淡一笑道:“璃茉,我已经告诉了陆玥廷,他航班明早到。”

    “嗯。”

    风熠宸从加护病房里出来,拿出手机,打开,看了一眼,没有再打来。

    他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凌晨五点钟,天快亮了。

    他拿出电话,给顾好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拒接了。

    他一怔,再度打了一个,还是拒接。

    风熠宸只好发了个信息,问:你之前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看到电话信息,顾好微微扯了扯唇,眼中都是讽刺,没有回复信息。

    现在,还有必要吗?

    她不想言语。

    可是电话再度打来,她看了一眼,还是风熠宸。

    她一夜未眠,很累,今天还要请假去给外婆上坟,心里很是疲惫。

    没有接这个电话,电话还在想。

    她终于接了,声音很是沙哑:“没事了。”

    风熠宸一听到她的声音,眉头蹙起来,语气也是不悦的。“没事你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

    顾好握着手机,自嘲一笑道:“风先生,算我骚扰你了,是我不该打你的电话。”

    “你到底什么事情?”风熠宸看她态度如此冷漠,还这样说,他很是诧异:“你怎么了?”

    “没事,打错了。”顾好敷衍的开口。

    有些话,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说了,多说是自取其辱。

    “顾好。”风熠宸沉声道:“我不相信你没有事情,你没有事情怎么会给我打电话,而且还打了好几个?”

    “既然你知道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现在才回给我电话,还有这个必要吗?”顾好也想越生气,越没有好气。

    风熠宸一听她这态度,还是跟吃了枪药一般,立刻冷声道:“你凶什么?”

    顾好被刺的一愣,开口道:“我不凶,我现在没事情了,风先生,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你。”

    风熠宸一听更加生气,眉头狠狠地拧起来:“你越来越不客气了。”

    “我有必要客气吗?”顾好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风熠宸看着电话挂断,气的差点摔了电话,一晚上没睡觉,脾气都火爆了。

    顾好把电话静音放下,第二天一早就给林芳华打电话请假。

    “主编,我今天请假,给我外婆上坟。”

    “不来了?”林芳华问。

    “我下午过去吧。”顾好道:“上午上坟,下午去报社。”

    “好,你来了我有事情跟你商量呢。”

    “好的。”

    报社。

    风熠宸一大早就来到了报社,他站在车边,等待着顾好的到来。

    林芳华来的时候在车里远远地就看到了风熠宸,她一怔想,下车,朝着他走了过去。

    “风先生,真的是你?”

    风熠宸看到她,眉头皱了皱,没有吱声。

    林芳华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没受伤啊?”

    “受伤?”风熠宸错愕了下,看着她,眉头皱起来:“你怎么会说我受伤?”

    “昨天晚上我去医院看陈立飞,无意中看到了你,还以为你受伤了,我跟顾好说了,她说去医院找你,没有找到你吗?”林芳华这么一说,风熠宸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

    “顾好去了医院?”

    “对啊,她昨晚上听到我说你可能受伤了,就很担心你,亲口说了,要去医院看你。”林芳华疑惑的看着风熠宸:“难道你们没有遇到吗?”

    风熠宸忽然意识到了她打了几个电话,一定是那个时候,她去了医院。

    难道,她误会了?

    风熠宸皱着眉头道:“顾好人呢?”

    说着,风熠宸就往里面走。

    “风先生,顾好今天给她外婆上坟去,下午才来报社。”

    风熠宸一怔。“请假了?”

    “是的。”

    他转身就走。

    林芳华道:“您给她打电话吧。”

    “谢谢。”风熠宸丢下这句话,驱车离去。

    他在车里给顾好打电话,显示的都是无法接通。

    风熠宸忽然意识到,自己被顾好拉黑了。

    该死的,这个女人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她误会了。

    顾好送了墨墨去幼儿园,自己按照当地风俗去买了一些东西和一束菊花就带着小竹去了高山野外度假村。

    车子到了的时候,她们一起下车。

    “这里是高山野外度假村。”顾好看着门口的标志牌,眼中滑出一抹伤感。

    在这里,她怀孕了。

    人生从此不太一样。

    再看小竹,抱着菊花,看着度假村,脸色很白,似乎有些伤感。

    顾好一愣,问道:“小竹,你怎么了?”

    小竹猛地一回神,看向顾好,道:“姐,我没事,我只是想到了外婆。”

    说完,她很不自然的低头,视线落在了菊花上,眼底的伤感,被长睫遮掩。

    顾好也是神色一暗,“走吧,咱们步行去,这地方,我们曾经那么熟悉,好久没有来过了,走走这段路,感受一下外婆的气息。”

    “嗯。”小竹点点头,视线又抬起来,看向野外度假村的标识牌,眼中更多的是伤感和不自然。

    顾好只顾着悼念外婆,没有注意到小竹的情绪。

    她没有细究,所以没有看到她来到这里,就是如此的不对劲儿。

    “小竹,你一直没有来过这里吗?”顾好问。

    小竹道:“是的,姐,我从肖默腾变成我们的大姐夫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顾好一怔:“你怎么会因为肖默腾变成了大姐夫就不来这里了?”

    “不是。”小竹摇摇头,扯了唇,很是苦涩:“姐,我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基本没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