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266章,一见如故

第266章,一见如故

 热门推荐:
    小竹一听,立刻炸毛,直接道:“姐,说什么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在小区大门口,人来人往,车来车往的。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如此,是没必要说。

    风熠宸伤害姐姐如此,实在太气人。

    顾好看妹妹表现比她还要激动,微微一笑道:“小竹,我是想要跟他简单说句话。”

    “姐,只要牵扯那个人的,就不要说。”顾小竹沉声道:“我是觉得没有必要,他这么对你,何必?”

    “我知道。”顾好点点头,她什么都知道,妹妹是为了自己好。

    可是顾萧墨听到这画风,眼珠子转悠了好几圈,怎么听着这语气,好像是妈咪和那个未谋面的爸爸又闹别扭了。

    不行,这件事他得管。

    顾萧墨看看顾好,计上心来,道:“妈咪,这是上次我在底下超市遇到的那个警察叔叔哦,而且你们居然都认识,不如带回去吧,有话回家说。”

    顾好呆住,原来昨天迟靖西遇到的那个孩子是墨墨,还真是墨墨。

    小竹也是惊讶,诧异的看着墨墨,道:“你认识他?”

    “认识啊,这叔叔明显不自信,你们不要欺负他。”墨墨道:“我跟叔叔昨天在超市里聊了很久,也算是有缘分,你们不要太欺负叔叔,看你们这语气,好像有仇似的。”

    迟靖西立刻眼睛亮了,能进去家里啊,这酷似风熠宸的小子就是个秘密。

    他一定要深度挖掘这个秘密。

    而且,能进去,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啊。

    小竹被墨墨的话给惊着了:“墨墨,你干嘛邀请他去家里啊?”

    “小姨妈,这是警察叔叔啊,我跟他一见如故。”墨墨直言道:“你们不邀请他,我邀请啊,我的朋友,作为我的朋友,警察叔叔,你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要,要,要!”迟靖西立刻点头如捣蒜。

    顾小竹眉头紧蹙起来,冷声道:“跟个二傻子似得,你凭什么去我家?”

    “我是小朋友的朋友。”迟靖西指着墨墨道。

    “你是墨墨的朋友,你知道他叫什么吗?”小竹也是来劲了,想着叫迟靖西去家里,心里就烦躁。

    “知道。”迟靖西道:“墨墨。”

    小竹无语:“大名。”

    迟靖西说不上来。

    顾萧墨道:“小姨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你何必如此计较,这是我的朋友,你们不是说了,不会干涉我交朋友。”

    被小外甥堵得一个愣,小竹竟然说不出话来。

    顾好也是惊得不行。

    迟靖西立刻道:“对,我是墨墨的朋友,我们一见如故。”

    顾好无奈:“算了,墨墨说的对,回家吧,迟警官,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吧,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顾好打算了,跟迟靖西说几句话。

    “好嘞。”迟靖西立刻点头:“墨墨,上车吧,我载着你进小区。”

    “好啊。”墨墨很是不客气的直接上了迟靖西的车子。

    顾好和小竹在下面。

    “你们也上车吧。”迟靖西打开车门。

    小竹咬了咬牙:“姐,上车,别让他把墨墨给弄走了,我们没地方找人去。”

    顾好扑哧乐了:“小竹,你太紧张了。”

    “姐,关系到我外甥的一切,我都可以跟人拼命。”小竹也上了车子。

    迟靖西就在旁边,很是无奈。

    顾好看看他,微微颔首。“迟警官,走吧。”

    于是,大家一起去了顾好的公寓。

    进门之后,迟靖西就四下打量了下,这个公寓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很是温馨,看来是每个人一个房间,安排的很是合理。

    他这才看向顾好,道:“顾好,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墨墨,你去房间里玩。”顾好对墨墨道。

    墨墨瞟了她一眼,目光里多了一抹质疑:“妈咪,你是想要支开我,说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的事情吗?”

    顾好点点头,很是正色:“是的,有些话,我不希望你听到。”

    墨墨一看母亲这样认真,知道扁扁嘴:“好吧,我这就去。”

    他很快回到房间,关了门。

    顾好再看向小竹。

    小竹不情愿,道:“姐,我是大人,我不要进屋里。”

    “去屋里。”顾好也是正色的开口。

    小竹嘟嘟嘴,眼中都是不情愿,也还是进门了。

    迟靖西一看这情景,叹息道:“顾好,没想到你们家,都听你的。”

    “我认真起来,她们都会听的。”

    顾好说着,起身给迟靖西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

    “谢谢。”迟靖西迫不及待的问道:“顾好,这孩子,到底是不是熠宸的?”

    顾好道:“迟警官,这话,我不回答你。”

    迟靖西道:“为什么?”

    “你见过墨墨,都不要再跟那个人说了,他根本不记得六年前的事情。”

    “这么说,这孩子确实是风熠宸的?”

    顾好沉默了。

    迟靖西觉得,这就是默认了。

    他一瞬间忽然想到了什么,道:“难怪,六年前,他配合我工作,帮我一起缉拿毒贩,还受伤了,我们一起被人下药,他受伤,之后入院。

    可是这件事,他根本从来只字不提,我也不知道,他跟你.”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顾好道:“他知道我有孩子了,以为这孩子是别人的。”

    “你可以告诉他啊。”

    “我原本想的,试探了几次,可是他只字不提,我也是要脸的人,不想再不要脸了。”

    “我告诉他。”迟靖西道:“我来告诉他。”

    “你算哪根葱?”小竹从屋里冲出来,“迟靖西,你凭什么多嘴?”

    迟靖西一呆。

    小竹已经冲出来,走到他面前,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拽着他站起来:“你跟我进来,我们来我屋里说,我姐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那个混蛋。”

    迟靖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小竹拽进了屋里。

    顾好看着眼前这一幕,很是无奈。

    儿童房里,顾萧墨耳朵贴在了门板上,听到这些话,眨巴下眼睛。

    难道认爹要他自己亲自出马了?

    听妈咪和小姨妈的意思,他那个基因提供者父亲很不靠谱,混蛋啊,小姨妈能这么骂他,可见确实很差劲。

    墨墨叹了口气。

    不行,他得谋划一下,又能出口气,又能宣布自己的存在,让那个混蛋爸爸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