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358章,你是傻瓜吗

第358章,你是傻瓜吗

 热门推荐:
    顾小竹这些话,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戳进了迟靖西的心脏里,瞬间就闷痛无比,无法招架。

    满腔的歉意在此刻聚集,他六年前对一个年轻女孩做出来的事情这样深深地影响着她,乃至形成了如此的阴影。

    他很难受,很自责。

    看着眼前的女孩如此痛苦甚至厌弃她自己的样子,他心里真是悔恨的无以复加。

    “小竹。”迟靖西开口的声音是如此的艰涩,“你不脏。”

    “怎么能不脏?”她苦笑着反问,眼睛里迷离一片,都是泪雾:“我十七,还没有成年,就失去了自己,我再也不干净了。”

    想到那个夜晚,想到那些,她的内心就郁结的几乎要死去了。

    昏昏沉沉的想要喝醉,一醉解千愁,可是却怎么都喝不醉。

    没吃什么东西,胃里火烧火燎的,很是难受。

    迟靖西目光沉痛的望着她,伸出手,握住了她的肩头,目光对上她的。

    他怜惜而又心疼的凝望着小竹的眼睛,直到看到最深处。

    忽然,顾小竹伸手推了他一把,却不想因为喝了酒,没有太多的力气,这一推,倒像是很软的一种调戏。

    她声音也有点迟疑和嫌弃:“别用这样可怜人的眼神看着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不是同情你。”迟靖西立刻解释。

    顾小竹挑了挑秀眉,眼底掠过了一抹不解。

    她似乎看到了迟靖西用那种深沉的目光望着自己,他的眼神如此的深邃,充满了浓郁的厚重感。

    她刚才没推开他,可能是力气不够。

    她犹豫了下,再度伸手去推他,这次,推得是他的胸口。

    可是,男人手一伸,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小小的手在男人宽厚的掌心里,他的手很温暖,也湿润。

    顾小竹反应慢半拍的蹙眉看着他,想着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手心里都是汗水?

    “你,你干什么?”她问道。

    “小竹,我是认真的。”他凝望着她,更加深沉无比,一字一句,说出自己内心的认真:“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共度余生。”

    小竹微微抬眼,再度对上他的目光。

    他的眼神如此的幽深。

    窗外一片安静,凌晨的夜空是如此的宁静。

    顾小竹再度苦涩一笑,道:“即便是我被人给糟践过,即便是我可能这辈子都不能跟你真正做的了夫妻该做的事情,你也会想跟我度过余生吗?”

    迟靖西的心里咯噔一下子,他有点不太了解小竹话里的全部意思。

    或者说,他根本没办法去真正的了解,那个伤害带给她的到底有多厉害。

    她为什么说,会做不了夫妻该做的事情?

    顾小竹再度笑了笑:“迟靖西,我和任何男人靠近了都会不舒服,和你,稍微好一点,我们甚至也亲过彼此,可我不确定,你再作进一步的时候,我会不会难以忍受。”

    他一下子瞪大眼睛,有点无法相信。

    顾小竹又道:“这样吧。”

    “什么?”他问。

    “我们试试吧。”她说着,往前一靠,伸手就勾住了他的脖子,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说不嫌弃我,我也努力一次,如果成功了,我们在一起,如果不成功,你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真的不想耽误你。”

    “试试?”迟靖西错愕,他发现自己有点跟不上顾小竹的思维节奏。“怎么试试?”

    “我们今天一起睡吧。”她的声音闷闷的从他肩头传来:“我正好也想要试试,不过我想我们不可能会成功。”

    听到顾小竹这么说,迟靖西一脸的惊愕和惊悚,随后是深深地心疼。

    他摇头:“小竹,不要试!”

    “为什么?”

    “我等,等到你心甘情愿。”他早就做好一切的准备,用这一辈子都没有用过的耐心去对应这件事。

    他不会伤害小竹。

    “我现在就心甘情愿。”小竹手撑在他的肩头,抬起眼睛,对上迟靖西的眼睛道:“迟靖西,你听过酒壮怂人胆吗?”

    迟靖西微微蹙眉,点点头。

    “那就是我。”她指着自己,自嘲的道:“我就是一个怂人,外强中干,我现在喝了酒,恰好遇到你,我觉得,也许我可以试试。”

    “你到底要试试什么?”迟靖西讶异的望着她:“一起睡觉的定义是什么,你懂吗?”

    “就是做那种事。”她脱口而出。

    再度惊愕。

    迟靖西真是惊讶,她这个丫头,真是让他太震惊。

    “试试吧。”小竹道:“我们一起试试。”

    说着,她伸手把他推倒在地上,人也压住他。

    迟靖西真是惊得无以复加,他急急地喊道:“小竹,你不清醒,听话,起来。”

    “我不起来。”她摇头。“我的人生,我不想这样,我不想当一个逃避的自卑的人。”

    她想要突破自己。

    “这样很危险。”迟靖西大声道:“小竹,这样对你来说是很危险的。”

    被女人生扑,没几个男人可以忍受得住,什么都不去做,他不是柳下惠。

    可是,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再度伤害她。

    “迟靖西。”小竹轻声的开口:“你不用紧张,其实,不一定会成功,呃,咯——”

    说着,她忽然打了个酒嗝。

    接着,她尴尬的扯了扯唇,脸,忽然就红了,一直打了耳根。

    “抱歉。”她又说。

    “没关系。”他伸手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腰,防止她跌落在地上。

    “试试吧。”小竹再度开口:“我要试试,我可不可以,我要试试,我行不行。”

    “小竹,可不可以,行不行,是男人的专用名词。”迟靖西无奈而又温柔的纠正她。

    “那,你行吗?”小竹看着他,一张小脸,离的很近。

    她这样主动,他怎么可能不行。

    如果真的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我可以。”他点点头:“但是,我不能伤害你。”

    不能再度伤害她。

    顾小竹望着他,忽然眼睛里有点热。“如果,如果一辈子,也不能一起睡,你还等我?”

    他抿了抿唇,没有迟疑的点头:“对,我可以等。”

    “傻瓜。”顾小竹眼眸里氤氲出潮湿的泪雾:“迟靖西,你是傻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