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360章,永远的阴影

第360章,永远的阴影

 热门推荐:
    迟靖西不厌其烦的伏在顾小竹的耳边柔声抚慰着,柔声细语,一刻也不停。

    不知道说了多少声,说了多少句温柔的抚慰的话语,终于,处在极度惊恐颤抖里出冷汗的顾小竹安静下来。

    她沉沉的靠在了他的怀里,睡着了,汗水濡湿了她的头发。

    她的脸,一片惨白。

    唇,也是一样,没有血色。

    她紧闭着双眼,无比的疲倦,眉头紧蹙,即使睡着了,也陷入了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里,很不安稳。

    迟靖西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给她整理好枕头,看到她小小的头枕在自己的枕头上,那样的羸弱。

    他坐在了床边,也是精疲力尽。

    小竹她出了一身汗,睡觉不安稳,他又起身,找了最新的衣服,一件自己的大t恤给她换上。

    他甚至不敢去看她一眼。

    怕自己看到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身体,会控制不住做什么。

    好不容易给她换了衣服,她躺在床上,沉沉的入睡。

    迟靖西快速的捡起来她的衣服,给丢在了洗衣机里清洗。

    他自己也快速的进入了洗手间,打开冰凉的水,冲下来。

    热血被凉水浇灌了一下,瞬间冷却了某些情绪。

    迟靖西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的脸上是深深地歉意和叹息。

    小竹,她真的病得很厉害。

    冲完了冷水澡,他很快换了衣服,再看看小竹睡的很踏实,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这才起身去了外面,抬眼看看表,凌晨四点钟了。

    迟靖西睡不着,还是拿起来电话,拨了个号码。

    那边很快有人接听,打着哈欠的声音惺忪的传来:“头儿,你这个点不睡觉打来电话有急事啊?”

    “周桐在做什么?”迟靖西问。

    “她?”下属道:“肯定回家睡觉了啊,她又不用加夜班。”

    “她上班后,叫她给我打电话。”

    “是!”

    挂了电话,迟靖西这才回去卧室,他这里客房倒是有,可是,这些年都是自己住,根本被褥都没有准备。

    所以,他还是去了卧室。

    掀开被子,他在小竹的身侧躺下来。

    不一会儿,小家伙就翻了个身,缠住了他,她抱住了他一半的身体,腿搭在了他的身上,像是无尾熊,抱着大树的样子。

    她完全把他当成了大抱枕。

    迟靖西心里叹了口气。

    他好不容易冲了冷水澡压制下去的一些情绪,这会儿大概要起来了。

    怀里的柔软的姑娘,那么动人。

    他苦笑了下:这是自己的劫啊,他欠她,欠这个自卑又外强中干的小家伙。

    关了灯,闭上眼睛,他抱着小竹,入眠。

    早晨八点半。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顾小竹还在睡梦中,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人接电话。

    “喂,周桐?”男声很低沉,像是刻意压制的一样,他从床上下来:“稍等一下。”

    接着,有人走了出去。

    门轻轻的被关上了。

    顾小竹一怔,陡然睁眼,头疼欲裂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她看着天花板,陡然惊醒,猛的坐起来。

    “嘶——”小竹头疼的吸了口气。

    这是哪儿啊?

    脑海里窜出来昨晚上的一幕。

    她带着情绪去上课,然后还跟着迟靖西回家,甚至这提议都是自己主动的。

    呃。她喝了酒,还主动生扑了迟靖西。

    可是后来呢?

    后来怎么就断片了。

    到底,他们俩个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她低头检查自己,发现自己换了衣服,是男人的衣服,宽大的t恤。

    天哪!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顾小竹在心里哀嚎着,难道,她真的把迟靖西给睡了?

    还是她自己主动的。

    这可如何是好?

    可是,她为什么后来一点点印象都没有。

    她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只穿了一件大t恤,什么都没有,心里更加的没有底了。

    到底,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

    顾小竹双手一把抓住了头发,使劲儿的扯了扯,乱糟糟的,一如她的内心。

    迟靖西接了电话,怕吵醒了顾小竹,也怕通话的内容被小竹听到。

    他去了书房里,关了门,声音很低。

    “周桐,有件事,我想要咨询你一下。”

    “头儿,你直接吩咐就是。”周桐在电话里很是坦率的开口。

    “你一般给犯罪分子做侧写,我知道你心理学比较精通,有件事,我想要请教你。”

    “头儿,你吩咐。”

    “嗯。”迟靖西还是有点犹豫道:“以前我们做的一些未成年人在年少时候被人侵犯的案子,一般会有很深的伤害,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可能是一辈子的伤痛。”

    周桐说道:“是的,这个对于女孩子来说,太早的发生不该发生的关系,可能会影响一生,在以后的夫妻关系中也可能深受其害,甚至,有一些女孩子,可能因此终生不嫁。”

    “如果一个女孩子,她在试着努力,想要迈出这一步的时候,可是身体上会出现恐惧,直接本能的拒绝,这种治愈程度高吗?”迟靖西犹豫着还是问了句。

    周桐一顿,随后微微带着点八卦的语调传来:“头儿,听你这么说,你好像亲身经历似得。”

    “别跟我开玩笑。”迟靖西立刻严肃起来:“也不要跟我八卦,试图窥探秘密。”

    周桐心里嘀咕,看这样子,根本就是了,难道头儿找了一个有什么不太光彩过去的嫂子给他们?

    “好吧,头儿,我直接说吧,治愈的可能性很低。”周桐道:“这种有过往性伤害的人,除非自己心里的心结打开,否则的话,只会伤害别人,也更容易自伤。”

    “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吗?”

    “我看不必。”周桐道:“如果是我,我是不想我的事情被人知道的,知道的越多,越成为负累。”

    “那,要怎样治愈?”

    “爱!”周桐道:“无微不至的关爱,走进了她心里,真正的了解她,理解她,也许,效果会好一些,但是彻底治愈我想很难。”

    “怎么感觉给你打了个电话,屁用没有一点?”

    “呵呵,头儿,你找我吧,我没有什么心理阴影,你要是谈恋爱,找我,比找有心理阴影的好多了。”周桐的话再度传来,带着笑意,听不出真假。

    迟靖西道:“去,把那些没结案的案子全部的侧写都做出来,出不来,你就别吃饭!”

    “好好,我错了。”周桐立刻求饶:“我不该开头儿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