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787章,磨没了脾气再说

第787章,磨没了脾气再说

 热门推荐:
    第787章,磨没了脾气再说

    顾好不得不惊叹风熠宸的安排,这一次,安排的又是新地方。

    把林成云给关在了一栋很大的房子里,周边没有邻居。

    她人关在了一个房间里,可以通过视频看到她,而她,看不到任何人。

    那个房间被钢筋封死,出不来,唯一的出口是门。

    林成云在里面谩骂:“你们放我出去,听到没有?你们凭什么把我关起来。”

    可是没有人搭理她,她只能在里面骂。

    风熠宸跟顾好还有迟靖西看了一下视频,眼看着林成云在里面骂,他们也都无动于衷。

    很快,林成云就骂累了,在地板上坐下来,脱掉了高跟鞋,盘腿坐在了地上。

    顾好站在视频前,静静地观望着里面的女人,她的眼底有着一抹无法言说的悲哀。

    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多年不见,她没有想念的滋味,只有悲哀,只有难过和深深地委屈。

    母女做成这样子,也是悲哀到了极致。

    顾好自嘲的一笑,眼中划过一抹伤感。

    她一直一句话不说,内心凉的就像是北极的冰川,没有一点点温度。

    关于母亲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字眼。

    那十五岁之前的美好,也是如同昙花一现,她走了,不管外婆,不管爸爸,不管她,不管小竹。

    那时小竹还那么小。

    林成云她就那么义无反顾的跑掉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顾好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半晌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风熠宸的手无声的落在了顾好瘦削的肩头上,给与支撑和安慰。

    顾好回头,对上风熠宸的眸子,微微扯了扯唇,对他绽放了一个安慰的笑容。“熠宸,我没事,你放心。”

    怎么能没事?

    风熠宸岂能不明白顾好这一刻的故作坚强。

    这种痛,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到的。

    风熠宸看到里面的女人,就恨不得抽她一顿为顾好出气。

    可那个女人就是顾好的母亲,打不得骂不得。

    陆云和保镖都在等待吩咐。

    “总裁,林女士到底怎么处理呢?”陆云还是请示了一下。

    风熠宸没有言语,目光看向了顾好。

    顾好明白,那里面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既然是自己的母亲,就得自己来安排。

    她吸了口气,开口道:“关着她,不要让她死了,也不要搭理她,先关着她两天磨没了脾气再说。”

    这话,让风熠宸和迟靖西都是一愣。

    顾好又是道:“看着她,以防她自杀,除了吃饭,不要有任何的交谈,也不要给她任何通信工具,检查她身上有没有联系工具,比如首饰手机什么的,都给她卸下来。”

    陆云点头。

    风熠宸有点心疼又有点哭笑不得,被恶整习惯了,顾好自己都生出来一些反侦察的能力了。

    迟靖西也是微微一笑,道:“这个安排我觉得很好,其实很多重刑犯就是这样,不肯说,熬夜熬一熬就会受不了,没了脾气,意志力渐渐瓦解,也就说实话了。”

    “那就熬着她。”顾好眼底都是清冷,也很平静的道:“不要给她睡觉,她一睡觉,就弄声音,总之不要让她睡觉。”

    陆云看看风熠宸。

    “按照顾好说的做。”风熠宸也是觉得,林成云那个女人,不给她吃点苦头,是不会说实话的。

    “走吧,熠宸,靖西,我们都回去休息。”顾好又看看陆云,道:“陆云,你也安排好其他的人轮流休息,切忌不要被那个女人利用了,她很聪明的。”

    “我知道。”陆云点头。

    风熠宸牵着顾好的手我那个门口走去,到了门口,沉声命令道:“看好了林成云,如果让她跑了,或者有什么纰漏,你们这些人都可以滚蛋回去了,我这里不会收留废物。”

    “是!”大家都立刻打起来精神。

    “对了,还要抽一管她的血,送去医院,跟尚林的血液比对核实身份。”

    “是!”

    顾好第一次感觉到了风熠宸发出命令时候的凌冽气息,确实很有威慑力。

    他们出来之后,顾好的脸色很不好。

    因为路程不是很远,顾好对迟靖西道:“靖西,你回去照顾我妹妹吧,我有点担心她,你们收拾一下东西,这几天我们都住在一起吧,这边客房收拾一下,我们有事情也便于商量。”

    “也好。”风熠宸也认同这个想法。“靖西,顾好说的是,你和小竹先来这边住。”

    “行。”迟靖西点头,“我明天就把小竹带来。”

    敲定了行程,大家都很快回去休息。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顾好起来,孩子们也起来了。

    风熠宸正在打电话。

    “管家,尚林表现如何?”

    顾好听到他问的是尚林,就走了过去。

    风熠宸把电话开了免提。

    管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先生,尚林很乖,王管家送来之后,我给他安排了一个一楼的房间,他没有上楼去,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活动,客厅也不呆,基本都在院子里,和后面园子里的狗狗玩的不错。看起来很听话的样子。”

    “晚上几点睡觉的?”风熠宸又问。

    “十点钟,九点半洗漱完了就直接睡觉了,我也在一楼陪着他,没有发现异常,今天早晨六点吧就起来了,他还叠好了被子。”

    这样怪巧的一个孩子,让人莫名心里有点酸楚。

    “好。”风熠宸很快挂了电话。

    顾好开口道:“要不,先让他来这边吧,我和小竹都不会出去。”

    “你是觉得一个八岁的孩子这么自律很容易心里被他柔软是不是?”

    顾好点点头。“确实,他看起来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说的对,我开始对他很排斥,想到他是我母亲生的孩子,莫名排斥,但他眼睛确实很白分明,很清澈,应该是一个聪明乖巧的小孩,我相信用心对他,应该会很好的。”

    “顾好,你就是这么心软。”风熠宸把手落在了顾好的肩头,微微笑了笑,不着急,在观察一下。

    “吃了早餐就接回来吧。”顾好开口道:“也许从尚林口中可以了解一些事情,其实我也有这种目的的。”

    风熠宸想了想,点头:“也好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