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域之皇 > 056 平凡之路

056 平凡之路

 热门推荐:
    “你怎么了?从进门之后情绪就不太正常。”

    钟纬有些关切的望着卓岚影,他欲伸手去抚摸女人的前额。

    卓岚影拨开他的手,无比冷漠的冷哼一声。

    “看来到摊牌的时间了,这么继续下去,我迟早有天会死在你的手里。”

    “喂喂,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可不对。”

    钟纬笑眯眯的在她面前坐下,他慢条斯理道:“本公子虽然没有白仙子的医术,最起码看别人有没有心病,那还是一看一个准。”

    卓岚影轻蔑的扫了他一眼:“一路上都是我在救你,你什么时候救过我?”

    “你忘记了?就是上次在河边,你身上裂开了很大一道口子,还是我帮你缝合的。”钟纬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他拍拍行囊内的高压锅,“你忘记了,那次我还用肉干海带丝给你煮了一锅晚餐。”

    “卓缈缈也不过就是享受了一次这样的待遇,我现在把你的待遇跟她持平一视同仁!你怎么能够忘恩负义、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女人正想说,从水间郡出来以后,你就把高压锅当场宝贝,根本没有用它煮锅半碗汤。

    卓岚影没有喝过你煮的汤、路上没有受过伤、你也没有救过她。

    从头到尾,被你救过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卓缈缈。

    在她打算反驳的瞬间,卓岚影突然瞥到钟纬的清澈如水、好似洞明一切的眼神。

    那些想说的话,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钟纬伸手握住她的柔荑,轻声道:“本公子慧眼如炬,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但是如果你永远是这种不配合的状态,我恐怕很难帮你实现心愿。已经完成的步骤,也有功亏一篑的风险。”

    见对方没有拒绝,他的手指轻轻在卓岚影的掌心里挠了几下。

    卓岚影身体不由得一颤,她任由钟纬得寸进尺的动作,却没有进一步抗拒的意思。

    “恶心、下流、乘人之危的无耻之徒!稷下学宫之内,没有比钟纬更加卑劣的小人了——”

    屋檐上的司空饮月,通过小孔将一切都看在眼内。

    她本是想看看卓岚影和钟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谁知她看到的,居然是这样卑鄙可恶的一幕。

    司空饮月心中怒气大盛,却又无处发泄:墨刀行和卓岚影两人之间的关系复杂,如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根本没法插手。

    就算她想杀人,卓岚影恐怕还会出手阻拦。

    眼看屋内两人准备熄灯就寝,司空饮月身形一转,从屋顶上飘然落下。

    她现在就要向师姐回复,像钟纬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瑶音仙集花费力气去关注。

    在她身后,钟纬所在的房间,油灯倏然熄灭。

    房间内,同床共枕的两人,实际上谁也没有休息。

    在衾被的掩盖下,女人修长的轻轻划过钟纬的掌心,飞速的写下一行字: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钟纬捏着女人的柔荑,贪婪的嗅着对方发间幽香,他只写了两个极其敷衍的【你猜】。

    【不许隐瞒,我要知道真相。】

    【用手写解释,太累。】

    【再累也得说!】

    【那你再问一遍。】

    【你在我手心里写了一个缈字,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破绽在哪?】

    【注意到什么?我什么都没注意到。】

    【骗子,下去!】

    随着咣当一声重物坠地,就听见钟纬在房间内扯开嗓子大喊:“卓岚影,你欺人太甚!你给我等着,待我从谋士院学成,定要叫你好看!”

    “你打算怎么让我好看?”卓岚影杀气腾腾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你,你,你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不用麻烦了,我就在地铺上凑合一夜。”

    钟纬的急刹车,让无数竖起耳朵听好戏的人失望之余,不免也心生敬意。

    不愧是稷下学宫的弟子,怂也怂得别具一格。

    已经回到自己小院的司空饮月,听见远处钟纬的大吼,她不由得冷哼道:“奴颜婢膝、前倨后恭毫无风骨,这种人简直丢尽了稷下学宫的脸。”

    ----

    第二天一大早,众多商队伙计正在准备上路工作时,钟纬和卓岚影已经出发。

    就看钟纬走路神气十足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昨晚没有睡地铺。

    那些前往慕浪郡的商队,到了晚上又在驿站与钟纬碰面——路上的坞堡驿站就这么多,想碰不上都难。

    今天来得最早的钟纬,此刻正在台上说书。

    “今日开书讲一段新故事,名为斗破苍穹。”

    钟纬一拍醒目,大声道:“话说在大海往东万里之外,有一个奇特的大陆。大陆上多有炼气修真之士。”

    “而这些炼气修真的气修法门,又多数来自于两大学派。两派学风之盛,整个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稚子在田园间嬉戏也会说,若问气修哪里强,新东方找蓝翔。”

    ?这段钟纬添加的无聊起头,没能得到异界听众的满堂喝彩,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见众人反响平平,他只好进入直接故事剧情。

    “话说那乌坦城中大姓萧氏一族,有一个名唤萧炎的少年。”

    听着钟纬的开篇,司空饮月在心底冷哼一声:“不过尔尔,一看就是不会讲故事的人。嫦师姐实在是小题大做,这种水准的说书先生,满大街都是。”

    昨日见过钟纬以后,司空饮月对他的人品完全失望。

    她这次带队去慕浪郡参加海神祭,定要发掘一个比钟纬好上万倍的后起之秀。

    当故事讲到曾经的天才受创,逐渐变成族人眼中的废材之后,司空饮月略有惊异:“书名很有气势,斗气又是何物?这个开局倒是很有趣,虽是老生常谈但也能引得人听下去。”

    钟纬嘴角含笑,他继续讲述着后面的故事。

    由于地球和异界的文化有差异,他一开始就把老爷爷这个金手指抖落出来,让听众们感觉到了萧炎的潜力和希望。

    灵玄境是个天赋武力至上的世界,一个废材被踩,大家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有让大家认为主角是个真真正正的天才,他遭遇压迫和最后的爆发,才能引发大家的共鸣。

    随着萧媚和萧薰儿的一一出场,萧炎测试的再次失利。

    在场的听众都为主人公的不屈精神所感动,只有司空饮月诧异钟纬的故事从何而来,为何自己从来没有听过?

    为了给钟纬的进度增加些麻烦,她故意大声笑到:“哈哈哈哈,哪怕看起再光鲜夺目,废材就是废材!这种故事有什么意思。”

    “别吵,”其他听众们不乐意了:“不听故事可以离开。”

    “师姐别闹,我也要继续听,后来呢?萧炎用什么办法突破的?”依偎在司空饮月身边的小丫头,此刻也立场鲜明的叛变。

    她根本没有听过这类故事,急切的想要知道后续情节。

    等到钟纬做足铺垫,把云岚宗气势汹汹上门、逼迫萧家退婚的情节讲出来时。

    所有的听众都愤怒了。

    就连司空饮月也若有所思:如此折辱一个天才,只怕云岚宗日后麻烦不小!

    刚刚动了这个念头,女人赫然惊觉:我这是怎么啦?不过是一个虚构的故事而已,我居然会被他的故事情节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