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钞烦入盛 > 0038 不战而屈人之兵

0038 不战而屈人之兵

 热门推荐:
    吴前的态度并没有让包良平恼怒,他反倒是笑眯眯的看了看吴前。

    就这么上下一眼的功夫,他就搜集到不少信息,玩得起限量车,戴得起五六十万手表的主,的确不会差那么点钱,更看重的是心头好。

    “价钱都不问一问,小兄弟看来也是爱车之人,君子不夺人之好,算哥哥冒昧了,能不能告诉一下渠道呢?”

    像包良平这种在生意场上厮杀过的人心思通透,平时虽然为人傲气,但那是针对不如他的人,可吴前给他的感觉并不是软柿子,这种情况再摆出他的傲气就有点沙比了。

    什么人能捏一捏,什么人不能惹,包良平心里清楚得很,京城里他惹不起的人海了去了。

    “欧美应该都有货,我这是北美的朋友送的。”吴前道。

    对方既然客客气气,他也不会太过冷漠。

    “小兄弟不简单呐,有兴趣来哥哥家玩,好茶招待。”

    说着话,包良平递了一张名片给吴前。

    吴前笑着接过名片道了声客气,包良平再待着也没意思,转身走了,临走还和离着不远的齐飞羽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齐飞羽心里可腻歪了,他始终觉得包良平不像好人,纹着大花臂,板着脸的时候凶神恶煞的样子,见他走了齐飞羽溜达到吴前身旁。

    “那家伙没为难你吧?”

    “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还挺客气。”吴前道。

    “屁。”齐飞羽骂了一声,接着转过身子背对着包良平那边,压低声音对吴前道:“那个货就是欺软怕硬我跟你说,肯定是看吴少你不好欺负,不信你问问俱乐部里的朋友,谁不知道豹子的破烂事。”

    接着齐飞羽跟吴前说了不少包良平以前干的破事儿,犯法的事情干没干不知道,恶心人的勾当实在不少。当然有些是道听途说,主要是齐飞羽那次被撞了之后寻思要报仇,才委托人到处去打听的。

    吴前听着齐飞羽的话,心中不停计较,随后道:“人和人不一样,有的人越有钱越低调,有的人正好反过来,你齐少‘混迹’江湖好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别往心里去了。”

    齐飞羽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话被堵住没说得出来。

    他想了想,在圈子里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互相给些面子,都捧着,可当和外面圈子的人碰到一起,要不是有生意往来,可就不会有谁在乎他的感受了。

    尤其包良平对于齐飞羽来说,还真能算半个长辈,不论是岁数还是成就。

    “唉,说到底还是咱们没自己的事业,都是靠着家里父母祖辈的本事在潇洒,这样下去不是事儿。”

    说着话齐飞羽挠了挠头,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前和齐飞羽不一样,实打实从普通人过来的,有钱还没几天,世态炎凉看得反而更通透。

    往往总说人人平等,可如果真的平等了,还需要天天喊这个话吗?一天赚10万的人会和一天赚200的人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住一样的房?

    身价上亿住豪宅的人和街头流浪睡桥洞的乞丐,怎么可能平等。只有当身背后的财富与之对等的时候,才有了平等这个词,平等只会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

    哪怕有人抬杠说,时间永远是平等的,不管贫穷富贵一天都是24小时,但那只是广义上的时间概念,并不是每个人感受到的时间流逝感。

    烈日下在工地扛砖8小时和泡温泉做按摩美女相陪8小时,时间虽然一样过去,但两人感觉上可远了,质量是天差地别,也就谈不上平等了。

    甚至在如今科学技术之下,用金钱续命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田野望在赛道上肆意的驰骋,开了四五圈才回到停车区,下了车后意气风发。

    “吴少,你这车多少钱买的,还有办法弄到吗?我太想买一辆了!”

    齐飞羽思考了一会人生,紧接着就又被lfa将他的撩拨了起来,抢着上车开了出去。

    “从北美弄来的,花了600多万。”吴前没隐瞒田野望。

    “嘶,算了,我还是省着点,等过几年再说吧。”田野望一脸肉疼,随后看着e·s俱乐部的人那边,道:“我去问问,看他们要不要比一场,嘿嘿。”

    吴前随意,反正以他的技术也不可能下场,就是看着大家玩,图个热闹,只要车别撞坏就成,还要放进健身房当展览品的。

    不出五分钟,田野望回来了,表情古古怪挂。

    “他们不比了,说是给我卡了表,速度不相上下,怕比的时候太激烈给撞了。玛德肯定是比不过,不然以他们的性子才不可能放过装逼的机会呢。”

    黄涵亮小眼睛一眨巴一眨巴,欢快的道:“以后咱们f·f俱乐部也算有辆上得了台面的车了,吴少,你的lfa就是咱们俱乐部的车王!”

    吴前笑了笑没说话,心道,lfa是车王的话,那魔跟大通正帮忙找的车来了后,岂不是车皇?

    f·f俱乐部的人轮着都开了几圈,一起吃了个饭,算是给吴前举办了一个小的仪式。

    田野望本来要把f·f俱乐部订制的车贴给lfa贴上,可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贴,觉得怎么都不合适,雪白的车身还是这样最好看。

    下午吴前联系了几家雷克萨斯的4s店,因为不是从店里买的车,最后花了50万弄到一块牌照。

    晚上吴前自己找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会所做了做按摩,一天天练车腰酸背痛的,捏捏摁摁一下就松弛了下来。

    躺在舒服的沙发上,一名浓妆美女正给他捏脚,不时抬眼看看闭目养神的吴前。

    美女有意无意的撩骚着吴前,低低的领口敞着,可见吴前总是“嗯”“啊”这样的回答,渐渐也失去了兴致。

    走出会所,吴前低声道:“外面服务真不行,以后要去也上邹天阳介绍的会所。”

    想着邹天阳,那边就来电话了,将一天的进展讲给吴前。

    吴前不主动过问,但邹天阳不可能不老老实实汇报,他现在算是吴前手下高级管理人员,拿了一成股份,按照上亿的产业来计算,他的固定资产可是千万,做起事来无比的细致认真。

    只要有不懂的事情就找朋友去扫听,反正问些事情大家也不隐瞒,大家倒是对邹天阳为什么问东问西很感兴趣,但他却闭口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