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一二六章 封口令

第一二六章 封口令

 热门推荐:
    我冷笑着反问道“你怎么证明你是你爹的亲儿子?没有证据就急着说你姓张?”

    “放肆!”张臣勃然大怒,“你不想说,那就跟我回刑殿解释吧!”

    我目光一寒,垂在身边的手跟着微微攥了起来。虞枫沉着声音说道“王欢是雪妖狐的传人,你要是没有真凭实据,最好不要带他回去,否则,分部刑殿可保不住你。”

    张臣转头道“你怎么能证明他是雪妖狐的传人?”

    我不等虞枫说话就淡淡说道“你把我带回去不就知道了?”

    “你在挑衅刑殿?”张臣的怒吼声中明显少了几分底气。

    我冷眼看向对方“你有本事就带我回去,没本事就别瞎逼逼。你不烦,老子听着烦。”

    我说话的当口,站在张臣背后的虞枫已经连着给我打了几个眼色,她的意思应该是让我别硬顶张臣。

    我的话一说完,就把身上的狐铃放在了桌上。张臣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你真是雪妖狐传人?”

    我半躺在沙上说道“是不是的,你可以把我带回去再说啊!”

    张臣脸色变换不定地站了半晌才说道“就算是雪妖狐的传人,也不能私自拿走禁地重宝。在没查明宝刀的来路之前,宝刀和灵符一样,全都不准带离第五分部,如果出现任何损伤,一律重罚。”

    张臣不等我说话就冷哼一声转头离开了别墅,我看向对方的背影时,眼中冷意四射。虞枫沉声道“你们先在家等我,我出去找点消息。”

    虞枫走了,任天晴才小声道“要不……要不……你们先吃饭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行,先吃饭。”我把饭端上来该吃吃该喝喝,什么事儿没耽误做,吃完了往沙上一躺就开始呼呼大睡。等我听见任天晴和叶寻上了楼,马上睁开眼睛顺着墙角溜了出去。

    我在虞枫家里住的这几天也没全闲着,第五分部事情被我给摸了个透,谁住什么地方,我肯定能找得到。我半夜出去,就是为了弄死张臣。

    可我刚到张臣的独院外面,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我扒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却看到被人吊在树上的张臣。对方胸口上被人抓开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心脏不翼而飞。

    张臣的双眼活生生地从眼眶子里瞪了出来,充血的眼仁似乎还在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口,像是要把那颗被人掏出去心的给找回来。落在尸体脚下的鲜血已经淤积成了一滩,尸体上却再没有鲜血向下滴落,看样子对方死亡至少过了两个小时。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按时间推算,张臣应该是刚离开虞枫别墅就被人杀了。

    我赶紧从门口退了回去,故意在附近转了几圈才悄悄返回了虞枫家里。可我刚一进门,就看见虞枫脸色阴沉地坐客厅的沙上“你干什么去了?”

    我随口就来了一句“遛弯儿。”

    “遛弯儿?你遛弯儿遛到张臣家门口去了吗?”虞枫勃然大怒道,“还有叶寻,也一块儿遛弯儿到人家门口了?”

    “叶寻?”我转头往附近看了一圈,叶寻面无表情地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我也遛弯儿。”

    “你……你们……”虞枫被气得七窍生烟,“还有一个呢?”

    任天晴嘟着嘴从二楼走了下来“我也遛弯儿去了。”任天晴的脚上还沾着泥,她肯定是刚从二楼的窗户上跳进来的。

    虞枫气得脸色铁青“一个个的都长能耐了是不?一个个的都想跑出去杀人是不?在探神手分部里杀人,你们还真想得出来!你们当分部护卫都是傻子是不是?”

    我等虞枫说完,才慢悠悠道“我们去干嘛你怎么知道?”

    虞枫被我噎得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只好说了一句“我遛弯儿看见的行不行?”

    我们三个谁都没有说话,全都瞪着眼睛看着虞枫,她终于受不了我们几个人怪异的目光,低着声音道“我是想去找张臣聊聊。”

    我指了指虞枫的腰间“带着家伙去聊?”

    “我特么用你管?”虞枫终于憋不住了。

    我马上摆出了投降的手势“你继续说。”

    虞枫道“我到了张臣那里,就现他已经死了。第五分部这么多人,竟然让人冲进核心杀了高级成员,这个脸丢大了。”

    我这才弄明白虞枫的火气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她到底是第五分部的负责人,成员被杀,她第一个脸上无光。

    虞枫眯起眼睛道“结果我还没走,小晴天就来了,他来了之后就是叶寻,叶寻走了你又来……你们想干什么?杀人杀几次才够数?”

    我干咳两声,尴尬地看向了叶寻,后者毫无表情地扭过了头去,任天晴站在虞枫背后向我吐了吐舌头。

    虞枫看见我们三个全都是不以为然的表情,顿时拍了桌子“你们以为自己做得很好是不是?要不是我帮你们挨个扫尾,刑殿明天早上就能找过来。”

    虞枫正在说话的时候,我的耳朵动了两下“外面有人来了。”

    等虞枫走到门口时,整座别墅已经被身穿黑衣的刑殿弟子团团包围。对方的人员虽然只有二十之数,但是从他们的身手上看,刑殿的战力极为可观。

    虞枫几步走到门口“你们想要干什么?”

    为的刑殿弟子厉声道“带王欢、叶寻回刑殿审问。”

    虞枫明知故问道“你们凭什么带人?”

    那人沉声道“我们怀疑他们谋杀刑殿任命的观察使张臣,现在要带他们问话。”

    虞枫冷声道“问话可以,想带人,你们给我拿出真凭实据,否则,你们几个人今天也别走了,等着你们分部殿主过来要人吧!”

    对方微微一愣“你们敢对抗刑殿?”

    虞枫二话没说,从身后拔出手枪对准了那人道“我从不说第二遍的废话。”

    一个刑殿弟子刚要拔枪,任天晴袖口里滑出的飞刀已经被她握在了手心“你动一下试试。”

    两个刑殿弟子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我却在这时慢悠悠地说道“戏看够了没有?就没人出来说句话吗?”

    “刑殿好大的本事嘛!”李神仙倒背着双手信步走了过来,“小疯子、小晴,把家伙都收起来。你们看看,王欢多有眼力,你们的眼力还得练练啊!老杜,你说是不是?”

    人群之外有人慢悠悠地回应道“年轻一辈里眼力这么好的人确实不多。”

    我早就知道李神仙和另外一个人站在人群之外,却始终没看清对方的全貌,直到那人出现,我才生出了一种被毒蛇盯住的冷意。

    那人大步走到我们两拨人中间,抬手给了领头的刑殿弟子一个耳光“没用的东西,给我滚回去。”

    那个挨打的刑殿弟子还不服道“可是他们明明……”

    “明明个狗屁!”分殿主抬手又是一巴掌,“全都给我滚回去。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再提张臣的死因,谁也不许再去追查。我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而是在下玄级封口令。”

    一众刑殿弟子脸色顿时齐齐一变,谁都不敢再有什么疑义,一齐退出了院子。

    李神仙道“小疯子,你也赶紧下封口令吧,也按玄级的标准。”

    虞枫忍不住微微一皱眉头“是谁动的手?”

    “不该问的别问。张臣的死因不是你们能参合的事情。”李神仙扔下一句话,大步离开了院子。

    虞枫只说了一句“你们好好休息”,就带着任天晴匆匆而去。

    双方人马都来得十分匆忙,我却听出了一个信息。刑殿和李神仙都已经看出了凶手的来历,但是他们谁都不敢去招惹对方,只能让所有人都三缄其口。

    我知道虞枫她们回来也不会说张臣的死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干脆也就没再去问其他的事情,专心收集了一部分资料,直到两天之后,虞枫才带回来一个长相秀气的小伙子。

    对方的年龄大概跟我差不了多少,皮肤却白得过分,尤其是两只大眼睛,睫毛一扇扇的像是能抛出媚眼儿来。叶寻人也很白,可是他打眼就让人觉得带着一股如刀似剑的刚气。这个人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有点那个啥,总之,我实在形容不出他第一眼给我的感觉。

    虞枫指着那个人道“这是我给你们找来的助手,安然。安然人很老实,你们别欺负他,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虞枫又转头向安然说道“小狼,他们两个什么都不会,有些事情你得好好教教他们。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让他们两个动手,打出人命算我的。”

    我的妈呀!

    我忍不住在心里哀嚎道这是给我找助手,还是给我找了个孩子?虞枫嘱咐安然的那两句,怎么看都像是干妈带儿子。

    安然伸出手来分别跟我们两个握了一下“欢哥、叶哥,多多关照。”

    “好,好……”我嘴里这么答应着,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能赶紧把他弄走。我怎么看安然这小子都不怎么靠谱,别到时候出了事儿,我还得分心照顾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