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一五五章 该相信谁

第一五五章 该相信谁

 热门推荐:
    我这才反应过来,公输思月是把魏延当成了墨家机关术的传人。或许,造成这种误会的不只公输思月自己,还有整个公输世家。魏延一死,墨家机关的传人不复存在,公输世家自然不会再攻汉中。

    诸葛亮为了解除公输世家的威胁,才抛出了魏延?还是说魏延当初确实难以压制,诸葛亮一箭三雕,除掉魏延、杨仪,解除公输世家的威胁,恐怕只有他自己能说得清楚了。

    无数个念头正在我脑袋里飞快地转动之间,公输思月再次说道“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出世之后,公输世家就向诸葛亮下了战书。”

    “诸葛亮回书,邀请我们深入蜀地一较高下。那时,公输世家诸位长老不同意我只身犯险,可我却执意想要会一会名震天下的诸葛孔明,便只身来到了蜀中。”

    ≈1t;i>≈1t;/i>

    公输思月道“诸葛孔明把我带到这处机关秘境之后,我不由得大失所望。这里的机关术虽然称得上上成,但是比起机关秘术巅峰之所,相去甚远。”

    公输思月话锋一转道“我正准备离去时,诸葛亮却把话题给引到了正邪之争上。按照他的意思,公输家的机关偏向霸道,主张攻伐,是为邪术;墨家兼爱、非攻,主张和平,是为正道。我当然不肯服气,与诸葛亮争论良久,可我就是辩不过他。”

    公输思月说到这时,忽然停了下来“王欢,如果你是诸葛亮,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跟前辈打赌。”

    我丝毫没有犹豫地说道“诸葛亮舌战群儒,辩才无双,说到讲道理,前辈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诸葛亮仅凭唇枪舌剑,可能逼退前辈,却未必能逼退公输世家。”≈1t;i>≈1t;/i>

    “诸葛亮是想困住前辈,让公输世家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攻击汉中?”

    “哈哈……”公输思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说了一句‘正邪自在人心’,诸葛亮却又把话题引到了人心上。他的道理很简单,人的眼睛最容易被表象蒙蔽,只要有人制造出假象,就一定可以把一个君子生生变成邪魔。”

    “对于诸葛亮的这番说辞,本座当然不会承认。于是,他就跟我打了一个赌。他说,把这座机关秘窟完全交给我掌控,他只留下闸门和几幅字画,就能令我千年不出。”

    “诸葛孔明的这番说辞,我自然是不肯相信,于是就跟他打了一个赌如果没有人愿意相信,我就不是邪魔,开启诸葛亮留在这里的一道机关秘闸,把我放出去,自然就是我赢;如果所有人都相信了诸葛亮,那自然就是我输。”≈1t;i>≈1t;/i>

    公输思月苦声笑道“结果,你已经看到了,我的确被困千年没能离开秘境。”

    我沉声道“外面那些血虫究竟是什么东西?”

    公输思月反问道“你没见过钓鱼用的红虫吗?那只不过是红虫的一个变种而已,伤不了人,只能吓人。那就是诸葛亮故意留下来吓唬你们的东西。”

    “地图、机关、邪魔,哈哈……”公输思月笑道,“你们都被诸葛亮的千年盛名给骗了。”

    公输思月声音一沉道“我现在问你,你相信诸葛,还是相信本座?”

    我也在问自己我该相信谁?

    相信诸葛亮?

    诸葛亮为匡扶汉室,鞠躬尽瘁、名传千古。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诸葛亮也是一个为了理念而不顾一切的人。刘备死后,三国之中最应该争霸的是吴魏,而不是蜀魏。所以,后世有人评论,是诸葛亮的北伐生生拖垮了蜀国。≈1t;i>≈1t;/i>

    如果说,诸葛亮为了守住汉中,故意留下了公输思月,限制公输世家,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相信公输思月?

    公输思月的解释虽然合情合理,但是这里面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公输思月怎么会活了两千多年?守在附近的妖仆又是怎么回事儿?

    鲁班是天下匠人祖师不假,但是鲁班不是道门中人,也没有追求过什么长生不死。公输世家有秘术能让人存活千年?

    说到秘术,《鲁班书》里确实记载过一些秘术,但是《鲁班书》并非旁门左道,鲁班传人会用邪术制造妖仆?就算公输世家想要给机关提供动力,他们也该选择黄巾力士吧?妖仆嗜血好杀、怨气冲宵,制造妖仆有伤天和,如果妖仆真正出自公输世家,那么公输世家真就成了邪派了。≈1t;i>≈1t;/i>

    可是,不相信公输思月。

    眼前被公输思月掌控的机关秘境是怎么回事儿?

    诸葛亮总不会想要镇压对方,却又把主动权交在对方手里吧?

    我忍不住转头看向了孟天东——是他说出了妖仆,他应该对妖仆的出处有所了解吧?

    孟天东大概也知道我在想什么,面无表情地向我微微摇了摇头,他的意思大概是他也不知道妖仆是不是出自公输世家。

    我正思忖之间,陶晞羽却在背后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角。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要告诉我,赶紧说相信公输思月,让她放我们离去,先保住我们的性命再去考虑其他。

    我轻轻推开陶晞羽的手,面向小筑道“晚辈,冒昧地问上一句。如果前辈从机关秘境中脱困而出,想要去什么地方,又要做什么?”≈1t;i>≈1t;/i>

    “是啊,我该去哪儿,该去做什么?”公输思月沉默良久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了。公输世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我沉声回答道“墨家、公输家都已经不在了。或许,这世上还有他们的传人,但是已经不复当年盛况,起码,我就没听说过公输世家的传闻。”

    “果然是这样。”公输思月道,“当年,我带走了大半机关秘术。公输机关没了传承,自然会因此没落。”

    公输思月话音一顿“我离开秘境之后,要去一处公输家的密地,那里有公输世家最为完整的传承,我要把公输世家传承下去。”

    我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恕我直言,时隔两千多年,科技已经展到了前辈没法想象的地步,机械学、动力学早已经远远出了前辈生活的年代。前辈可能不知道……”≈1t;i>≈1t;/i>

    公输思月冷声道“你的意思是,公输世家的机关术已经没有用了对吧?”

    “是,呜……”我的嘴里刚蹦出一个字来,站在我身边的陶晞羽赶紧捂住了我的嘴,急声向公输思月说道“谁说机关秘术没有用?不仅有用还有大用。”

    公输思月的声音渐冷“那你说,机关秘术还有什么用?”

    “有……”陶晞羽眼珠一转道,“至少可以向西方人证明,两千多年之前,他们还只知道火耕水耨,我们的祖先已经明了机关术。机械学的先驱不是什么西方的科学家,而是我们华夏先祖。”

    公输思月冷然道“除此之外呢?除了这些虚名,就没有别的了吗?”

    “这个……”陶晞羽不由得一时语塞,想要继续辩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1t;i>≈1t;/i>

    公输思月沉声道“王欢,你也这么觉得?”

    陶晞羽脸色惨白地向我看过来时,我却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一群孤陋寡闻的东西。”公输思月冷笑道,“你们所谓的那些什么现代机械,本座也有所耳闻。那些东西,应该是用电或者什么油之类的东西才能动吧?”

    公输思月冷声道“你们自己看那边。”

    我看不见公输思月,也不知道她说的究竟是哪边,连续转头之下,只看见院子一角出现了一个拿着扫把清扫院落的布衣侍女。

    我皱眉之间却看见侍女破开的袖口上露出了一条肉色斑驳、像是磨掉了油漆的手臂。

    “机关傀儡?”陶晞羽忍不住惊呼道,“世上真有机关傀儡?”≈1t;i>≈1t;/i>

    公输思月冷笑道“你可以过去看看这只机关傀儡上,有没有你们说的电力或燃料?”

    陶晞羽忍不住走了过去,上上下下看了几遍之后才喃喃自语道“机关傀儡究竟是怎么动起来的?”

    我往前走了几步之后,陡然拔出蔑天,抬手一刀从机关傀儡头顶劈落而下。刀锋过处,傀儡一分为二,用木头制作成的大脑、内脏从傀儡腔子里滚落而出,一块块散落在地上。

    机关傀儡的脑袋虽然被我劈成了两半,两颗眼珠却还在眼眶中来回转动,片刻之后就凶光毕露地盯住了我的面孔,似乎想要把我这个一刀将它劈成两半的人牢牢记在心里。

    我下意识地避开傀儡的目光,从地上捡起一颗木头打造的心脏轻轻摇晃了两下,那颗用木头雕刻而成的人心里竟然传来一阵像是机械零件碰撞时出的声响。

    我看着傀儡左半边空空荡荡的身躯,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传说中,能走能动、能歌能舞,甚至带有人类感情的傀儡真的存在?

    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神话传说。

    我骇然看向小筑“传说中的偃师人偶是真的?”

    公输思月反问道“你相信偃师传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