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一六二章 黑竹沟

第一六二章 黑竹沟

 热门推荐:
    我看着昏倒在地的安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叶寻能打昏他一次,还能次次都把他打昏吗?

    这家伙醒了就得蹦着高的回去找他老婆,我们能拦住他几次?

    如果没有司若等着我去救,我不怕陪安然出生入死。可是现在,我陪他回去,就要耽误自己救人的时间。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矛盾。同样是为了救人,肯定要考虑的是先救自己最亲近的人。

    站在安然的角度上,他没错;站在我的角度,反倒有些自私。没有我们,安然也不会被拖累进来,他老婆更不会遇险。说到底,是我欠了安然。

    可是,让我跟他回去救人,我自认为做不到。

    我站在安然身边转了几圈道“叶寻,你陪安然回去一趟吧,路上小心些。”

    叶寻微微摇头道“那边有虞枫和任天晴,如果她们两个保不住安然的老婆,我回去也没有用。再说……”

    叶寻目光一寒道“如果,虞枫和任天晴不保洛芊芊,我们也没必要再跟探神手顾忌什么了,第五分部的人来了,我一样杀。”

    如果说我们和探神手之间还有那么一点香火缘,也就只剩下雪妖狐、虞枫和任天晴了。

    叶寻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如果连虞枫和任天晴也袖手旁观,那么探神手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之处了,或许,加入魔门也是一种选择。

    我倒背着双手道“我不是说我们何去何从,我是说,我们怎么对得起安然。安然不欠我们什么,虞枫和任天晴也不欠我们什么,欠了我们的是刑殿和李神仙。”

    “我没法真的对安然出手,也没法去苛责虞枫和任天晴。回去吧,拿我们的命,赌一个心安。我死在黑竹沟,你替我报仇;你死在第五分部,我就加入魔门,杀尽探神手。”

    叶寻看了我半天才说道“两天,我只要两天时间,等到你要等的人来了,问清了情况,我马上就动身。”

    “好,那就两天。”现在我们不敢轻易跟任何人联系,只有等人从外面给我带消息。

    安然醒过来之后,我费尽了口舌才让他答应下来再等两天。这两天之中,安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无时无刻不在团团乱转,我被他絮絮叨叨烦得不行,什么事情都考虑不进去。

    从公输思月反水动手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好像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可我却怎么都想不明白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

    按照公输思月的说法,她是因为信守赌约才被困了千年,可是公输思月后来的表现却不像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当年她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被诸葛亮困在了秘境当中?

    难不成对方真是邪魔?可是诸葛亮既然知道她是邪魔,又怎么会把机关秘境交给对方控制?这完全说不通。不解开这个矛盾,我永远找不到真相,自然也就找不到对付公输思月的办法。

    可我现在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一点思路都想不出来。

    我在山里整整待了一天两夜之后,安然就再也忍不住了“欢哥,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咱们总不能在这儿干靠着不是?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咬牙再次拨通了那人的电话,对方接起电话之后只说了一句“我在山脚凉亭”就结束了通话,她似乎比我还要着急。

    “人来了。我们走!”我印象里,山脚的地方一共有两座凉亭,一座在大道边上,一座相对隐秘一些。我直觉当中,对方应该是在道边。

    等我赶到凉亭时,却猛地愣住了——凉亭里的人竟然会是陶晞羽!

    我再三确认之后,才现她和陶晞羽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戴着耳环。

    我试着走到对方身边“你是陶晞羽?”

    对方抬头道“东西呢?”

    我拿出陶晞羽交给我的铃铛“你说的是这个?”

    对方仅仅往铃铛上看了一眼就开口说道“我叫陶思羽,是陶晞羽的双胞胎妹妹。陶晞羽怎么了?”

    我把自己跟陶晞羽相遇的经过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陶思羽直到听完才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去黑竹沟。”

    “等一下!”早就按捺不住的安然几步冲了上来“外面的情况怎么了?你听到过什么消息没有?”

    陶思羽抬头道“你叫安然是吧?探神手刑殿那边已经对你们下了天字号格杀令,凡是刑殿弟子遇见你们,格杀勿论,但凡跟你们有一点关系的人全都被抓了,探神手第五分部已经被刑殿完全接管。”

    安然顿时急了“第五分部的人呢,刑殿的人动手了吗?第五分部死人了没有?”

    陶思羽摇头道“我得到的消息是,第五分部没有进行任何反抗就被刑殿完全接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消息。”

    安然顿时懵了,一下坐在凉亭上,半天说不出话来。陶思羽平静地看着安然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安然颤声道“我想知道洛芊芊怎么样了……”

    陶思羽偏着头道“洛芊芊?我听说她好像是主动请缨,要把王欢缉拿归案。至于说,刑殿有没有同意,我不知道。”

    安然的脸色顿时一白,过了好半天才怒吼道“放屁!放屁!芊芊怎么会主动请缨过来抓我们?”

    陶思羽不紧不慢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我不清楚,我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据说,是你们放出去的消息惹怒了洛芊芊,她才打算大义灭亲。”

    “你说……”安然的话没说完,叶寻就沉声打断道“安然,既然你老婆能主动请缨,就说明她现在没事儿,你用不着想太多。”

    安然后面的话全都让叶寻给噎了回去,我却向陶思羽问道“我们放出消息之后,魔门和无鬼宗那边有什么反应?”

    陶思羽道“魔门有些动作,无鬼宗也有人打算过来分一杯机关城的羹,但是被长老硬是给压下来了。无鬼宗里参与进来的人恐怕只有我和陶晞羽。”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道“魔门那边有什么动作,你知道吗?”

    陶思羽道“我只听说魔门之主司命出关了,至于他调动了多少人马,我没得到一点消息。”

    司命?他应该是司若的父亲吧?

    他既然出关,那就说明,魔门大举而来的时间应该不远了。这个消息对我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儿。

    我正在低头思忖的工夫,陶思羽已经开口道“你们要问的话都问完了没有?要是问完了就赶快走,我没时间跟你们多做解释。”

    我咬牙道“走!反正早晚都得去黑竹沟,不如现在过去看看。”

    黑竹沟位于乐山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距离成都足有24o多公里,我们马不停蹄一路赶过去时已经到了傍晚。安然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说道“欢哥,咱们是到黑竹沟附近的金山上看看,还是直接去石门关?”

    在来的路上,安然已经查了不少资料。黑竹沟有一座海拔3998米的山峰,上部成三棱形,酷似埃及金字塔,在红光照耀下,金光四射,好似一座以假乱真的耀眼金山,站在那座山峰上可以看见黑竹沟的全貌。

    至于石门关,是黑竹沟腹地的入口。当地一直流传着一歌谣“石门关,石门关,迷雾暗沟伴险潭;猿猴至此愁攀援,英雄难过这一关。”所有进入石门关的人全都有去无回。

    据说,2oo6年,川南林业局组成调查队再次探险黑竹沟,他们在石门关前约两千米处放出猎犬,可是好久都不见猎犬回来。向导急了,对着天空大喊,霎时阵阵浓雾滚滚而出,队员们近在咫尺却看不到彼此,只好停止探险。石门关也就成了黑竹沟最为神秘的存在。

    我想了想道“直接去石门关。金山那边能俯视黑竹沟,肯定有人把守,不如去石门关更安全点。”

    “好!”安然拿着从网上弄来的地图,一路领着我们赶到石门关附近时,那里开阔的地上早就布满了帐篷,柴油电机带动的电灯将石门关外围照得亮如白昼,我们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刑殿巡逻的弟子。

    安然低声道“欢哥,咱们怎么办?”

    “你们等会儿。”陶思羽扔下一句话之后就消失了踪影,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却多出四套刑殿弟子的衣服,“换上衣服,往里走。”

    化妆成刑殿弟子潜入关口虽然冒险,却是我们现在唯一能接近石门关的办法。

    好在刑殿弟子虽然人数众多,戒备却不算森严,我们几个人轻易就混进了营地。我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拍了拍叶寻的肩膀,伸手指了指远处,又指了指安然,意思是让他带人先走。

    我自己转身往营地中间最大的那座帐篷走了过去。如果我没猜错,那里应该是刑殿安置的临时指挥部,那里肯定有我想要的消息。

    我刚刚穿过几座帐篷,就看听见有人喊道“那边那两个人,说你俩呢,你们跟我过来搭把手。”

    我往左右看了一下,对方就是在喊我,可他说的“两个人”是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