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一七零章 诸葛留书4

第一七零章 诸葛留书4

 热门推荐:
    古人有时候对未知的事物确实有一种近乎于着魔的痴迷。就像是长生不死之说,连千古一帝的秦皇汉武也未能免俗。

    一旦有人对某种事物沉迷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就算天下人都告诉他那是错的,他也不会认为自己有错。秦思月大概就是如此。

    诸葛亮的正邪之论,正是将她引进陷阱的第一步。只不过,他们所争论的正邪并非是两大门派的机关秘术,而是九头不死之术。

    我继续说道“秦思月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信守承诺,哪怕是现自己已经上当了,也不会背叛自己的诺言。诸葛亮就是利用这两点,将她困在皇坟山的机关秘境当中。”

    我轻轻敲着信笺道“事实上,诸葛亮让马岱建造皇坟山秘境之初,就把那里当成了困阵。我们进入秘境之后,最大的感觉是什么?是秘境当中冰寒刺骨,直到我们贴近秦思月的小筑,这种感觉才渐渐减轻。”

    叶寻沉声道“果然是风水大阵。”

    我转头看向叶寻“叶寻说的没错,秘境中的寒意应该是来自于山下泥潭组成的阵法,诸葛亮是想以水克火,消磨掉秦思月身上的火气。”

    叶寻皱眉道“连风水大阵都压制不住秦思月,她究竟是什么来路?”

    我摇头道“不,准确地说,诸葛亮成功了一半,至少他成功阻止了秦思月自行返回机关城。秦思月被困的这些年里,她本身消耗极大,已经不可能再脱离那口铁箱了,否则就算把我们几个捏在一起,也不一定是秦思月的对手。”

    安然道“既然秦思月已经被压制了,诸葛亮还布什么局啊?”

    我摇头道“诸葛亮要的不只是对付秦思月,而且一举铲除机关城中的邪魔。一个秦思月掀不起大浪,可怕的是没有人知道机关城的核心究竟有多少类似秦思月的存在。”

    叶寻猛然抬头道“诸葛亮是故意在赌局中留下了破绽?”

    叶寻指的是我们放出了秦思月的事情。

    “也不算破绽。”我解释道,“既然是赌局,就会有输赢两种结果。如果是一个必输的赌局,秦思月也不会跟诸葛亮打赌。况且,秦思月并没违反她和诸葛亮之间的约定。他们当初的赌约就是谁能说服闯入秘境之人,谁就算赢。”

    “秦思月一开始想杀我们,无非是觉得我们已经认定了诸葛亮的说法是真。后来,我揭穿了秦思月存在秘境的真相,她就编出了一个足够令我们相信的理由。就算没有刑殿闯入秘境,我们也会带着秦思月离开,不是吗?所以,秦思月赢了。”

    陶思羽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某种意义上,诸葛亮和秦思月都是在用诈术,他们之间的手段也就无所谓正邪之分了。”

    安然道“欢哥,你不是说诸葛亮还有后手吗?后手在什么地方?”

    我说道“诸葛亮的后手就是消失在世人眼中的马岱。马岱从斩杀魏延之后,就带着他的亲兵进入了机关迷城。他们改变了机关城里的设置。”

    “也就是说,秦思月再也没有办法按照原来的路线回到机关城的核心了。秦思月回不去,里面的人自然要出来接应,他们双方都会触动机关,那样一来,城中必然会生一场混战。我们能不能在机关城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陶思羽看向我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为什么还不走?你是在等外面的刑殿弟子退走吗?”

    “我是在等他们进来。”我倒背着双手看向水潭道,“光凭我们几个闯不进机关城,咱们需要开路先锋,刑殿的人马正好合适。”

    安然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欢哥,你疯了吧?刑殿的人进来,不把我们生吞了就不错了,还替我们打头阵?”

    我伸出手去,在书架上推了一下,那座书架立刻在我手上反转了半圈,露出了后面的通道“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从机关密道里进了内城。”

    我说话之间,远处的阶梯下面已经传来阵阵拨水的声音——刑殿弟子终于怀疑我们并没死在潭底,开始派人向水下搜寻。刑殿弟子是有备而来,外面的那些血虫根本挡不住他们,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从外面冲进这座密室。

    我几步走到右边的书架面前,拿起书架上的锦囊快打开,又把锦囊小心翼翼地放回了原处,才把那座书架也调转了过来,一步跨进了书架背后的密道,向叶寻他们招呼道“快进来。”

    叶寻他们闪身躲进密道之后,我反手关上了大门,自己握着手枪靠在门口,侧耳听向了外面的动静。

    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有人上岸的声音。有人说道“队长,这边有条密道。”

    “等一下,我看看石碑上写了什么。”说话的是个女人,而且她的声音我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老……”安然刚出了一声就被叶寻给捂住了嘴巴。

    外面那人是安然的老婆洛芊芊?

    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有人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对方好像拿起了书架上的锦囊“你说,王欢他们会走哪条路?”

    那人说道“我看王欢他们肯定是顺着生路跑了,咱们往这边追。”

    洛芊芊笑道“王欢故意打开了死路的大门,留下生路上的锦囊,就是想给我们造成一种他看似走向了死路,其实是在往出口逃生的假象,实际上,他还是走了死路。”

    洛芊芊用手敲了敲书架“尤其是这里。如果按照你的思维,肯定会想王欢是用手机拍下了锦囊里的地图,又把锦囊给放回了原处。可是他忘了,一件东西挪动过之后,怎么都会留下一些痕迹,锦囊边上被荡开的这些积灰就是最好的证明。王欢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洛芊芊冷声道“如果我们全都往生路上追,王欢才真正安全了。他这点小聪明,放在我的眼里还不够看。”

    那人有些不信地说道“不会吧?王欢他们那种人会明知道必死,还往死路上走?”

    洛芊芊冷笑道“王欢他们并没拿到机关秘术,就算是让他们逃出去,又有什么用?没有机关秘术,他们别说没法叛逃国外,就算那些准备替他们销赃的杂碎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就算是拼了命也得进机关禁地,否则他们干嘛要从外面冲进石门关?我们往这边追。”

    “队长英明!”那人恭维了一句之后才试探着问道,“队长,如果我们现了安然,该怎么办?”

    洛芊芊冷声道“公事公办。如果他不肯束手就擒,那就就地格杀。这句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是!”十多个刑殿弟子齐声答应之下,直奔我们旁边那条路上冲了过去。

    叶寻等人走远了才松开了手,安然带着哭腔道“我老婆要杀我……”

    我忍不住搓了一下眉头。不管安然怎么看待洛芊芊,她给我的第一印象都非常糟糕。安然为人如何,她应该比谁都清楚,可是她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留给安然,甚至亲自下了格杀令。

    洛芊芊对安然如此绝情,究竟是太过嫉恶如仇,还是另有其他什么心思,恐怕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吧?

    有些话,我就算作为兄弟也没法跟安然多嘴,毕竟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外人不好多说。

    我沉声道“安然,你记住,一会儿如果我们跟你老婆遭遇,我们肯定不会对她下死手,你也别过来阻拦我们。我们现在每走一步都非常危险,你要是再过来添乱,说不定会把所有人都给陷进去。”

    安然红着眼圈看向我道“要是我老婆遇上危险了呢?你们能不能出手救她?我求你们了。”

    叶寻沉声道“会,拼了命也会救,只要你不添乱就行。”

    安然这才擦了擦眼睛不说话了。我调过头来钻进了石碑左侧的密道不久,就隐隐约约听见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响,看样子洛芊芊并没急于“追赶”,而是在小心翼翼地步步前行。

    我对着身后的叶寻他们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出太大声响,自己也蹑手蹑脚慢慢往前赶去。我们还没走出多久,就听见有人说道“队长,我怎么觉得不对呀!咱们怎么总是在一个地方兜圈子?”

    洛芊芊沉声道“做好标记,再往前走。”

    我抬手示意叶寻他们停了下来,再次听向了远处的声音。一开始我确实听见洛芊芊他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没过多久,他们的脚步声就转了回来,仍旧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上。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声音里已经带起了颤音“队长,我们真走回来了,这地方走不出去了。我们追了王欢他们那么久也没看见他们的影子,他们会不会没进来?”

    “你给我闭嘴!”洛芊芊暴怒道,“王欢他们肯定走了这条路,我们没看见他们,说明他们已经走过去了。他们当中的叶寻是个道术高手,说不定能破开这里的迷阵。”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