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一八一章争执再起

第一八一章争执再起

 热门推荐:
    有诸葛亮留下的地图,一路上不会存在什么艰难险阻,唯一能让我放慢脚步的就是我难以解释的心。

    前一刻,我怒火冲天,恨不得把司若碎尸万段;可是当我真正要踏上那条狙杀司若的秘境时,我却又狠不下心来。

    我也不想这样,以前我总说什么“当机立断大丈夫”。可是,这个世上能做到当机立断,毫不拖泥带水的又有几人?那些人只要不死,不出大错,都能称王道霸。

    我虽然有那么几分小聪明,却偏偏不是可以成雄的人。我狠不下那个心,哪怕我已经怒火冲天,事到临头却又提不起杀心了。

    我这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哪怕是几次黄巾力士都已经到了我的眼前,我还是差点跟他们擦肩而过,要不是陶思羽及时提醒,我可能连黄巾力士都收集不全。

    诸葛亮明明说她留下了十六尊黄巾力士,那我一路上却只找到了其中的十二尊,另外的四尊力士却不知去向。

    陶思羽指着离我不远机关中枢道“按照地图,这里就应该是第三城的中枢了,可是我们还差四尊力士。”

    我仰头看上了陶思羽手指的方向,那里分别立着十二尊高低错落带有绞索的控制台,每组控制台刚好能够容下一尊黄巾力士自由行动。

    我用狐铃控制着黄巾力士依次登上控制台,才冷然说道“有了黄巾力士,机关就能启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司若他们到来,第三城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叶寻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想清楚了?我觉得……”

    我嘴硬道“没什么想没想清楚,司若敢算计我,,我就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我正在说话之间,耳边忽然传来一声锐利呼啸——魔门血卫蝉翼弯刀的嗡鸣直奔我身后而来的瞬间,叶寻一掌打在了身上,我被对方推开几尺之间,弯刀也在从我原先站立的位置上飞旋而过。

    等到弯刀向相反的方向飞回时,面色狰狞的孟天东也从暗处现出了身形“王欢,你这畜生。”

    “我早知道是你。”我二话没说拔刀在手直奔孟天东扑去。陶思羽想要上前帮忙,却被叶寻给拦了下来“不要动,让王欢自己出手就行。”

    叶寻话音没落,我已经和孟天东厮杀在一起,蔑天的刀光在我手中化作一团飞旋而动光轮,向对手横劈猛削之间,孟天东手中弯刀煞气冲霄向我身上反迎而来,仅仅一瞬之间,我们两个人的兵器就在有限的空间之内相撞数十次之多,刺眼的火星在我们两人之间蓦然乱闪,我们两人却都在怒目圆睁,紧盯着对手不动,任由点点火星落在我们脸上乱撞。手中兵刃一刻不肯停留的疯狂撞击,直到我们两人再也支持不住这种高强度的对碰之后,才不约而同的猛然向后跃起。

    我们两人再次停下身时,头上已经是汗如雨下,孟天东苍白着脸孔道“王欢,你这个畜生,小姐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想要对她下手?”

    我冷笑道“司若对我好?她是另有目的。”

    “放你妈狗屁!”孟天东不等我说完就破口大骂道“主人,果然没看错你,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真恨自己当初给你留了生路,否则,也轮不到你布局陷害小姐。”

    “你特么有脸骂人?”我当场暴怒道“你们魔门设计坑杀刑殿,故意把我拽进来充当棋子,老子告诉你,老子这颗棋子也能杀人。”

    孟天东微微一愣“你说什么?我们魔门要伏击刑殿?你听谁说的?”

    “老子自己看出来的。”我已经缓过了一口气来,手中长刀缓缓抬起,刀锋直指孟天东要害。

    孟天东沉声说道“你特么脑袋进水了吧?小姐故意陷害你,会把血卫一个不留的派到你的身边?会让血卫断后,保着你杀出重围?”

    我冷笑道“那不就是司若一贯的作风么?”

    司若为了达到目的,可是毫不犹豫的牺牲手下,这一点对我来说记忆犹新,比起孟天东的说辞,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孟天东气得浑身抖“王欢,你不是人。”

    “老子先让你做鬼!”我怒吼之间暴烈杀机汹涌而出,蔑天宝刀带起了一声虎吼似的怪响,向孟天东方向狂舞而去,后者猛然从身后又抽出了一把弯刀,双刀齐转形同狂龙从齐腰方向往我身上飞旋而来。

    两道刀光爆闪密室,蔑天刀影如同群山倾颓,碾压四方;血卫弯刀形同江河怒涌,一往无前,仅仅一瞬之间,两片刀芒就在空中相撞,炫目冷光在震耳欲聋的金戈交鸣当中缤纷而起,怒耀长空。

    我和孟天东也两柄兵刃的碰撞之间向对方步步迈进,我每每向前迈进一步,就觉得死亡的气息在向我们逼近一分,我们两人只要看准了机会随时都能向对方起致命一击,其中区别就在于谁能将尸分两段之后,能可以找到机会抽身而退。

    “杀!”我蓦然间暴起一刀,在对方刀网的缝隙之中疯狂斩落,孟天东却在一瞬之间飞身回旋,紧挨着我劈落的长刀暴进两尺,手中双刀一齐往我腹部横削而至。

    我的蔑天虽然无坚不摧,但是刀身太长,想要劈击对手我就得向后再退一步,可是现在孟天东却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他的两只刀尖随时都可能瞬间豁开我的肚子。

    我来不及变招,又避无可避之间,蓦然将心一横,双手握住长刀高举过顶,将蔑天竖直向天,双手紧握刀柄,对准孟天东头顶疯狂砸落。

    我想法再简单不过——那怕是我横尸当场,我也不能让孟天东全身而退。

    刹那之后,孟天东的弯刀就贴在我肚子上停了下来,我的刀柄却狠狠砸在了孟天东的肩头,我清清楚楚听见一声骨头开裂的脆响之后,孟天东手中弯刀也一齐落在了地上。

    我顿时愣住了“你怎么不还手?”

    孟天东吊着一只膀子厉声怒道“老子,打死你。”

    孟天东虽然是在喊打喊杀,眼中却看不到丝毫杀气,只是抬起右手狠狠一巴掌抽在了我的脸上,孟天东一击得手之后,巴掌也跟着一下下的抽了过来“你个王八蛋,我让你怀疑小姐,我让你狼心狗肺……”

    我连续躲闪了几次,孟天东才消了口气,挂着满头冷汗怒吼道“你特么的,小姐为了你差点死在探神手分部,你还怀疑他?”

    我一下子懵住了“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孟天东强压着怒火道“第一,小姐以前不顾手下的死活,那是因为那些人本就不是她直属力量,其中有没有掺杂魔门其他派系的人马,谁都不知道。小姐拿不出那股狠劲儿,在魔门她就无法立足。只有直属血卫才是小姐在魔门立足的根本。”

    孟天东道“小姐耗费了多少心血,立下了多少功勋,才换来的这一支魔门血卫,全都让你给毁了。”

    孟天东气得胸口起伏着说道“小姐为了帮你。带着四个贴身护卫,去找李文忠。她的本意是想私会李文忠,故意给李文忠按上私通魔门的罪名,让刑堂直接处置了对方,好给你洗去罪名。”

    “她没想到,自己在制造假象时,却遇上了刑堂大举出动,她搭上了四个贴身护卫,才算杀出了重围,你个王八蛋……”

    孟天东指着我破口大骂之间,我也厉声反问道“你怎么解释自己忽然出现在第三城的事情。”

    孟天东毫不犹豫的说道“那是小姐的安排,她用魔门暗号给我布指令,让我诈死离开队伍,先一步进机关城探路。免得你个王八蛋先死在城里。”

    我这时才仔仔细细的把孟天东打量了一遍,孟天东的身上伤痕累累,很多地方还带着重叠的伤口,如果不是几次死里逃生,他身上不可能留着这么多伤口。

    难道我真的弄错了?

    孟天东沉声怒吼道“王欢,你把话给我解释清楚,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老子跟你没完。”

    我把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之后,孟天东也愣住了,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如果,我是你也一样会这样怀疑,这不怨你。可是……”

    孟天东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魔门现在还拿不出这么大手笔来。如果换做是魔门的鼎盛时期,我们或许会这样做,现在不行。”

    孟天东叹息道“魔门表面上看上去是铁板一块,实际上内部早就分裂成了三派,三派人马各自为政,也在互相攻伐。其中任何一派都没有单独算计刑殿的本事,三派联手倒是有那个可能,不过嘛呵呵……”

    孟天东摇头之后没有继续再说,但是他的意思却很明显,那就是三派之间不可能精诚合作。

    孟天东话锋忽然一转道“照你的说法,那个秦思月确实可疑,而且,小姐好像也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