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三四四章 退守祭坛

第三四四章 退守祭坛

 热门推荐:
    李冰凝带出来的探神手到底是精锐之士,大敌将近仍旧临危不乱,飞快地收缩阵型,摆出了向外防御的阵势,等待着我的下一步命令。

    我大致估算了一下距离“往白骨手指的那个方向冲。”

    “撤!”李冰凝一声令下,探神手开始交相掩护着向外撤离,斌子却在这时脱离阵型“统领,咱们不能往那个方向走。我们进入沼泽不远,赶紧撤回去还来得及。往那个方向走,万一落进重围。”

    这一次,李冰凝却连一句废话都没多说,直接抓过同伴手里的弩箭,对准斌子扣动了机簧。对方也没想到李冰凝会痛下杀手,当即被人一箭贯穿。

    李冰凝却对死不瞑目的尸体看都不看,抬手将弩箭丢还给了手下“马上撤退!”

    全队探神手一言不地变换了阵型,向沼泽中心飞快撤离。≈1t;i>≈1t;/i>

    不到片刻的工夫,我就远远看见斌子浮在地面上的尸体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弩箭,一寸寸地抽出体外,将鲜血淋漓的箭锋指向了人群中的李冰凝。

    李冰凝微微一怔“王兄,你的枪借给我!”

    我举枪挡在李冰凝身前“不能停,继续往后撤,我给你们殿后。快走!”

    一个个探神手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之间,斌子身后的沼泽也掀起了一道道水波,就好像是有无数水虎掀开地上的泥浆,潜身在淤泥之下破水前行。

    “埋炸药!”李冰凝再次下令,两个探神手脱离队伍蹲在淤泥当中飞快地埋药,其余人马将弩箭对准两人身侧作为掩护,连连后撤。

    我们刚刚拉开了一段距离,就连原本在地面平齐推进的水波忽然向两边分散而去,绕开了那两个还没完全安装好引线的探神手,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弧形之后,重新聚集在一起,再尾随在队伍背后,向我们飞靠近。≈1t;i>≈1t;/i>

    那两个人微微一愣之下,伸手把埋进泥里的炸药给拽了出来,抱在胸前向水虎背后快冲来。

    两个人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仅仅冲出几步之外就拉开了引线。丝丝带响的火花在两人手中飞射而出的瞬间,两个人竟然在全身剧颤之中同时停住了身形,下一刻间,他们胸前就各自探出了一只带血的猴爪。

    犹如钢刀般从二人背后刺出的手臂鲜血淋漓的在空中停顿了一刻之后,马上向后抽出,在尸体上留下了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

    藏在泥里的水虎不仅凶猛至极,而且懂得诱敌,先是绕过探神手埋藏炸药的范围,吸引两人回头增援,藏在远处的水虎立刻尾随而至,出其不意地将两人一击毙命。

    两具尸体倒地不久,被他们压在身下的炸药就轰然爆炸。支离破碎的尸身被掀上半空之后,燃动着烈火散落在地。≈1t;i>≈1t;/i>

    炸药爆开的巨响就像是给水虎动了总攻的信号,数以百计的猴影从泥浆当中破水而出,伸展双臂,或高或低的在空中微微停顿之间,我只觉得苍天烈日全被满是泥浆的猴影遮挡而去,天昏地暗、泥腥四起。

    短短刹那之后,空中的水虎就已全数落地,四肢并用地向我们连续弹跳而来。探神手干脆甩开脚上的木板,双脚踏在泥浆当中持弩点射。

    “放箭,层层阻击,往后撤!”李冰凝大声指挥探神手反击之间,自己也抖开,向遍地而来的水虎不住点射。

    一开始,探神手还能从容不迫地继续后撤;不久之后,大片水虎蜂拥而来,探神手出的弩箭已经明显无法阻挡水虎结队冲锋了。

    一个探神手摘下自己身上的背包扔给同伴,自己抓出包里的炸药“你们先走!能活着回去,别忘了咱们的约定。”≈1t;i>≈1t;/i>

    接过对方背包的人仅仅点了点头就挥刀冲向了李冰凝“统领快走,他拿的是。”

    李冰凝带着人马飞身奔走之后,那人抓着炸药扑向了敌群。我眼看一只水虎在他身上凌空跃起,双手如钩地剜向了那人双目,血淋淋地抓出了两只眼珠。

    那人却在惨叫之间死死地抓着炸药踉跄前冲。一只只水虎也在瞬间扑向了对方身躯,挥动利爪不断撕下对方的血肉投向空中。那人却在血肉纷飞之中披血前行,直到体力不支,才抱着炸药跪倒在了地上,周围水虎却在瞬间向他蜂拥而去。

    “轰”——炸药掀起的火光终于冲天而上,无数猴影漫天乱舞,刚才还遍地乱窜的猴群顿时被清空了一片。原本快要对我们形成合围之势的水虎群终于在那名探神手付出尸骨无存的代价之后被生生打乱了阵型。≈1t;i>≈1t;/i>

    烈火烧焦皮肉的气味随风而来时,我和李冰凝也终于带着剩下的探神手冲出了水虎包围的范围,一座用岩石垒成的祭坛也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上祭坛!”我虽然不知道祭坛能不能挡住水虎的攻势,但那已经是我们唯一能找到“据险而守”的地方。再在沼泽中乱跑下去,我们就算不被水虎包围,也得陷进淤泥。

    重新装好弩箭的探神手立刻围成半圆,不断阻挡着冲进的水虎群开始两两向后撤离。

    我和李冰凝冲上祭坛之后,立刻回身增援同伴,没想到负责殿后的两个探神手已经被水虎扑倒在地。李冰凝微微闭眼之间,往后倒退了一步,像是不忍去看同伴惨死的情景。

    可是,祭坛之下的水虎却没打算就此放过对方,片刻之后,就把两颗血肉模糊的人头给扔到了祭坛上来。两颗带血的级早就已经面目全非,上面的皮肉被撕掉了大半,处处露着血迹斑斑的白骨。≈1t;i>≈1t;/i>

    一个探神手当场失控“妈的!老子下去跟它们拼了!”

    “站住!”李冰凝抬手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守住祭坛,谁也不许乱动。”

    从我们登上祭坛开始,水虎群就止步于祭坛之外。现在看来,我们暂时安全,但是死守下去却是后果难料。

    短短片刻之间,围在祭坛附近的水虎就越来越多,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猴形的身影,无论把目光转向何处,看见的都是如同水波一样浮动的红光。

    李冰凝踩在祭坛边缘道“传说中的水虎是溺水之人的怨气化成的阴物。一般的鬼怪都害怕阳光,我们在这儿守到中午,或许能等到对方蛰伏。”

    我看向远处大大小小的猴影“这些东西真是水虎?”≈1t;i>≈1t;/i>

    水虎其实就是传说中的河童,关于水虎的传说,一般都集中在黄河上游和江淮一代。下面那些猴子的形象跟水虎只有三分相似,除了身形像猴子之外,背后没有龟甲、脸上没有鸟嘴,头顶更没生有半透明的碟形薄膜。更重要的是,水虎一旦出水就会全身无力,可是下面那些猴子却足能将人生生撕碎,这些都不是河童的特征。

    李冰凝沉声道“我也觉得不太像。但是我们现在只能赌一赌它们怕不怕阳光了。”

    我们昨晚在蛊坑当中激战半夜,清晨才开始横渡沼泽,现在距离正午只不过还有几个小时而已,是不是水虎,很快就能分晓。

    天上烈日渐渐升高,地面上的水虎也开始逐渐躁动不安了起来,不到一会儿,就有水虎掘开地面的淤泥,潜进土里把自己埋进了泥浆当中。≈1t;i>≈1t;/i>

    盖过了水虎的地面很快就变成了一座浅浅的水坑,偶尔才会冒出几颗气泡,如果不仔细去看,只会把那当场一条潜在水坑里的草鱼。

    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越来越多的水虎就66续续地潜进了淤泥当中,等到烈阳当空,地面上已经没了水虎的影子,剩下的就只有一个挨着一个的水坑。

    李冰凝挥手道“探路!”

    一个探神手放下装备小心翼翼地走下祭坛,绕着地面上的水坑慢慢走向远处。他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生怕惊动了潜在水里的怪物。

    可他走到十多米之后,却仍旧一不留神滑进了水坑当中,一只脚踩进坑里直没小腿。对方猛地一个激灵从水里抽出脚来,拔刀对准了地面。

    李冰凝同时带人端起在祭坛边缘围成了一圈,箭锋直指水面,为的就是掩护对方及时撤退。

    那人举着长刀等了好一会儿,水下却没有出半点动静,就好像是从来没有潜入什么怪物。

    那个探神手这才松了口气,重新走向了猴群外围。对方一直走到了包围圈外,才快折返了回来,走到祭坛边缘还不放心,再次转身走出包围……

    那人来回走了两趟之后,才放心道“统领,下面没有危险。”

    李冰凝也松了口气“互相掩护,尽快通过包围。带好木板,咱们得尽快穿越沼泽。”

    仅剩的几个探神手正准备离开祭坛的当口,我却挥手阻止道“全都别动。我觉得有问题。”

    刚才探路那人不悦道“能有什么问题?我都走了两次了,不还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你要是害怕,我背你过去,别耽误时间。”

    李冰凝脸色一沉“你怎么说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