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三八八章 蓝魅红殇

第三八八章 蓝魅红殇

 热门推荐:
    我心中暗道“不好”的时候,蓝漠影身上的真气猛然爆,将如云似雾的蛊虫不断地推向远处,双掌轮换着向夏天猛攻了而去。

    夏天带着丝丝冷笑,身如灵蛇八方游走,丝毫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蓝漠影的攻击看似凶猛,实际上已经是回光返照。

    高手过招,讲究的就是心如泰山、八风不动。蓝漠影的心却已经乱了。蓝宝儿就是他的软肋,哪怕仅仅是威胁,也足够扰乱他的心神。

    蓝漠影不断强攻,是为了拿下对手逼问结果。

    夏天在游动之间又给蓝漠影加上了一剂猛药“听过‘师父教徒留一手’的说法吧?难道,我就不能在蓝宝儿的身上留上一手?你猜猜,我是没对她倾囊相授呢,还是在她身上下了禁制?”≈1t;i>≈1t;/i>

    蓝漠影一言不地加快了攻势,冲霄掌力纵横呼啸,四周草木被他连续掀翻而起,两个人的身影几乎要被漫天纷飞的泥沙、草木掩盖其中……

    我伸手按住豆驴“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蓝漠影必败无疑。你的药水能让我坚持多长时间?”

    “也就两三秒钟……”豆驴子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我劈过豆驴手里的药酒,举过头顶浇在了自己身上,“帮我!”

    豆驴咬牙之间双手齐扬,一把五彩药粉从他手中飞扬而出,我两脚的力道同时爆,强行冲进了战团,手中蔑天刀卷千层浪影,向夏天身后覆盖。

    夏天却在我刀锋临近的一刻,颤动软剑弹向了蔑天刀身。≈1t;i>≈1t;/i>

    对方好似柔弱无力的剑身拍向蔑天的瞬间,就仿若巨锤硬悍长刀。蔑天在我手中龙吟四起、剧震不断,一股股力道向我不断冲击而来,我却双臂力,强压刀身向手指上靠了过去。

    仅仅刹那之间,我双手的虎口就同时崩裂,淋漓鲜血从我手指缝中迸射而出,蔑天强行往前压低了两寸,紧贴着剑身向夏天手掌横扫而去。

    夏天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拼上双手被废的可能横出一刀,当她想要变招却为时已晚,握在剑柄上的拇指仅仅与刀尖一触便崩飞半空,我手中长刀再也把持不住地飞落在地。

    蔑天、软剑、手指、鲜血同一时间扑落地面,我也开始向后疯狂倒退——沾在我身上的蛊虫已经彻底作。

    钻心似的剧痛从我身上蓦然掀起时,我就像是被人扔进了开水,全身上下剧痛钻心,却分不清究竟是哪儿在疼,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压制身上的剧痛。我仅仅退出几步,就再也坚持不住地摔倒在了地上。≈1t;i>≈1t;/i>

    豆驴也在这时飞快抢进,手中药粉挥洒攻向围绕在夏天身边的无尽蛊毒。好似烟雾般的毒粉与蛊虫凌空相撞之下,竟然出了一阵阵好像是烟花般的爆响。

    我已经来不及去看两人毒物对拼的结果,拼命支撑着身躯看向了夏天。我故意断开对方的手掌,就是想让蛊虫见血反噬,没想到蛊毒不仅没有弑主,反而更加狂暴了几分,仅仅两次碰撞之后就将豆驴逼到了节节败退的程度。

    豆驴一直退到我的身边才停了下来——他已经没法再退,再往后一步就得把我暴露在对方的蛊虫之下。豆驴拼命遮挡着我的身躯,各种药粉轮番挥洒,抵住夏天,半步不退。

    我们两人岌岌可危,蓝漠影和叶寻一前一后同时攻杀而来。≈1t;i>≈1t;/i>

    夏天纵声长啸之间,沾满了蛊虫的软剑脱手而出,犹如寒星追月般直奔叶寻而去。

    叶寻不退反进,将长刀竖在胸前劈斩而出。刀锋、剑芒凌空撞击之下,三尺长剑在叶寻血眸的撞击之下寸寸崩断,漫天蛊虫却如霜似雪般往叶寻身上覆盖而去。

    我眼看叶寻周身鲜血飚飞,他却还在步步逼近,往夏天身边强攻而去。

    叶寻被血染红的刀光豁然暴起之间,蓝漠影却在叶寻身侧急掠而过,罡气满布手掌穿过漫天飞舞的蛊虫,拍向了夏天胸口。对方竟然不避不闪地迎向了蓝漠影的掌风。

    蓝漠影落掌之间,夏天缓缓倒地,原先被她控制的蛊虫纷纷落向方圆十几米的草坪,染成了红蓝相间的颜色。

    ≈1t;i>≈1t;/i>

    蓝漠影伸手抱住夏天半跪在蛊虫当中“你是故意的?”

    夏天的口鼻当中已经涌出了鲜血,却虚弱微笑道“反正都是要死,死在你的手里,不是更好吗?”

    “圣教败亡,教主必须以身殉教。从你们杀出秘境,我就知道圣教离败亡之日不远了。可我还是想要放手一搏,就算搏一丝希望也好。”

    其实,仔细想想,夏天从找过来的时候,大概就已经萌生了死志。

    她花了几年的时间布局,五毒教却在这一战之下精英尽毁,也失去了继续繁衍的根基。就算她带着残余弟子撤离,五毒教也绝难东山再起。

    抢夺秘术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以夏天的聪明,看到狐妈出手镇压四大宗师,就看清了眼前的死局。她最后出现,只不过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1t;i>≈1t;/i>

    她与蓝漠影缠斗越久,这种希望也就越渺茫。随着时间流逝,她唯一希望的就是死在蓝漠影的手里。

    夏天微笑着看向蓝漠影“你相信我喜欢宝儿吗?”

    “我信!”蓝漠影郑重点头。

    夏天微笑着指了指地面“这些蛊虫是送给宝儿的礼物,也是我最后培育出来的蛊虫‘蓝魅红殇’。本来我希望有一天能在飞舞的蛊虫当中与你共证白。现在这样也好,能死在你怀里也好。”

    我默然看向红蓝交舞的蛊虫,心中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蓝魅红殇!

    蓝色的蛊虫带着无尽的魅惑,红色的蛊虫不就代表着逝去的夏天?

    夏天恐怕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1t;i>≈1t;/i>

    夏天轻声道“钩蛇的毒尾,在我身后的背包里。宝儿一直想要一件趁手的武器,那条蛇尾正好适合她,等她长大了就能用了。”

    夏天挣扎道“我没对宝儿下手,你相信吗?”

    “我相信!”蓝漠影再次点头。

    夏天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算是你的女人对吗?”

    蓝漠影郑重道“你是我的女人!”

    夏天终于露出了笑意“你也会给我扎一只那样的花环?”

    “我会!”蓝漠影的声音里带起了沙哑。

    “谢谢!”夏天满足地闭上了双眼。

    最后一代五毒教主在荒山当中与世长辞,她没能再建五毒教的神话,却死在了自己心爱男人的怀里。≈1t;i>≈1t;/i>

    她在生命最后一刻想到的不是五毒教的存亡,而是在述说她心中的“蓝魅红殇”。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我爸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

    江湖上的成成败败、是是非非,没人能说得清楚。

    你要的是千古霸业还是悱恻缠绵,只有心中自知。

    我爸当年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清楚,可我总觉得他和蓝漠影有些相似。

    我还在看着蓝漠影出神的时候,豆驴轻轻碰了我两下“走吧!给他们留点空间。”

    我们三个默不作声地互相搀扶着从山坡上退了下来,把那里留给了蓝漠影。

    我返回驻地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安然和洛芊芊,只对他们说了四个字“夏天死了。”≈1t;i>≈1t;/i>

    洛芊芊呆立了半晌之后才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安然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坐在原处一直没有说话。

    我轻轻关上房门,让豆驴把我扶到隔壁的屋里替我和叶寻处理伤口,自己悄悄运起了地听神通。

    不是我的好奇心太重,而是我实在不放心安然那个家伙。

    叶寻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你放心,安然上次会把人领进来,是因为他的师门。现在师门不在了,安然不会再做傻事。”

    我摇头道“我不是担心安然会为师门寻仇,而是在担心洛芊芊。”

    “你没觉洛芊芊比起安然更在乎五毒教?安然最多只能算作五毒教的蛊师,洛芊芊却是五毒教徒。当一个人的信仰达到极致的时候,他们能忘记一切,心甘情愿地以身殉教。这才是宗教最为可怕的地方。”

    豆驴的眼睛顿时一立“你是怕洛芊芊撺掇安然找你们报仇是吧?我跟你说,你和叶寻对洛芊芊都已经够忍让了,她要是再来这么一出戏,你们不动手,我都得出手弄死她。”

    我无可奈何地看向了豆驴“要不是有安然,洛芊芊早就死了几回了。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兄弟如手足,老婆是衣服’的屁话。这话在古代有用,在现代没用。”

    古代的女人只不过是男权社会的附属品,为忠孝仁义杀妻的事情不但不是罪过,还会受到大力的褒扬,甚至广为传颂,也没人会在乎杀妻证道的人心里究竟作何感想。

    我和安然是兄弟,但是也没有非要让他抛弃洛芊芊的权力。这件事情,最后还得看安然的决定。

    叶寻也沉声道“安然的事情让他自己处理吧!但是,洛芊芊敢再对不起安然,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我能看出叶寻的认真。他一认真起来,确实有几分让人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