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四四九章杀机

第四四九章杀机

 热门推荐:
    “王欢?”

    不要说是觉心和尚,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莫名。苏子墨怎么会觉得,我是最可能打开天目的人?

    苏子墨沉声道“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情报,王欢,修炼过鬼瞳秘术,而且,至少达到了第四重的境界。天下瞳术殊途同归,最后的目标肯定是开天目。”

    苏子墨话音稍停之后才说道“据我所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炼瞳术,瞳术的根本还在于基因的遗传。不是天生神目的人,很难修成瞳术。王欢刚好就是这种人,所以,我很怀疑,他就是三眼族的后人。”

    觉心和尚嗤笑道“一条仗势而吠的野狗而已,就算修炼过什么旁门左道又能如何?依我看,他连第一层禁区都走不过来,还妄想开天目。”

    苏子墨否定“大师怕是想错了,我觉得王欢已经进来了,而且,就混在我们的人里。刚才那声爆炸可能就是他弄出来的。”≈1t;i>≈1t;/i>

    觉心高声喊道“所有人马上确定身边同伴的身份,现没有人答话,先补上几刀再说。”

    糟糕!

    我能凭着地听通神确定对手位置,豆驴怎么办?夏轻盈又怎么办?

    我仅仅犹豫了一息,立刻抽出马格南往觉心方向连开三枪,枪声暴起的瞬间,那边也传来了一声惨叫,那个声音肯定不是觉心,他应该是坐在了人堆里,否则,我那一枪不可能打不着对方。

    我后面两枪全部落空时,大批人马已经向枪声响起的方向飞奔而来。

    我看不见他们,好在他们也看不见我,人过来的越多,我附近的脚步声也就越乱,探神手也就越是不好找人。

    我干脆就趴在了原地一动没动,静静等着有人摸过来再说,以我的耳力,只要有人接近我一米,他的每个动作我都能听见,跟他们周旋一二不成问题。≈1t;i>≈1t;/i>

    可我很快就现我想错了,向我聚集过来探神手刚刚形成合围之势,苏子墨就喊道“围住枪响的地方别动,用弩箭齐射。”

    我四周很快就掀起了一片弓弦拉动的声音,转瞬之后暴烈杀气就向我汹涌而来。

    与此同时,远处也传来一声被刀啸声掀起的惨叫,出手的人故意没下死手,给那个探神手留了口气,对方也声嘶力竭的惨叫道“有人偷袭,在背后……”

    那人话没喊完就被一声刀锋入体尖啸声蓦然掐断。

    是叶寻出手了,他在帮我吸引对手的注意。

    我刚刚听见身边探神手挪动脚步,苏子墨就厉声喊道“谁都别动,人死光了,也得完成齐射,准备……”≈1t;i>≈1t;/i>

    十多人同时端举弩箭的声音蓦然乍起之间,叶寻也忽然狂,在纵声怒吼间连连出刀,探神手的惨叫声也乍然而起,转眼之间,就有五六人被砍到在地的声音先后传来。

    苏子墨却厉声喊道“别动,谁都别动!”

    苏子墨声音没落,另外一声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就在距离叶寻不远的地方飞扬而起,与叶寻刀声交错在一起连续突进。从声音上听,就像是两把狂刀在同时推进。

    夏轻盈?

    第二个出手的人是夏轻盈,她在用剑当刀,不断劈出风声。

    苏子墨忽然冷笑道“王欢,你已经跑不了了。弓箭手准备,五品以上高手往刀声的方向去。”

    弓箭上杀机再度向我集中而来时,苏子墨的笑声显得越阴冷“那边两道风声一道出自叶寻之手,血眸宝刀声音尖锐,夺人心魄,叶寻只要没死,宝刀不会落在别人手里。另外一道虽然显得沉重,但是还不足以媲美蔑天宝刀的重量,那个人应该是夏轻盈。被我们逼住的人,九成是王欢,所有人里只有王欢用马格南。王欢,你该上路了。”≈1t;i>≈1t;/i>

    “住手!”叶寻在怒吼之间长刀狂舞,声如旋风的向我身边冲杀而来。

    苏子墨内力传音道“分出一半人手阻拦叶寻,另外一半人手三息之杀王欢。一……”

    不对!

    苏子墨的目的不及是为了杀我,她还要吸引叶寻和夏轻盈,我分明听见探神手的人马在不断调换方位,向我们三个进行合围。

    “别过来!”我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可是下一刻间,我就听见诡异的惨叫声在密室当中凭空而起。

    “别动,谁都别动!”苏子墨的声音蓦然变调“来了,它们真来了。全都别动。”

    整座密室一瞬间寂静了下来,苏子萱低声道“姐姐,你说什么来了?”≈1t;i>≈1t;/i>

    “草头神,是草头神来了。”苏子墨声音颤抖道“你没听见刚才那声惨叫是往天上去么?”

    刚才的惨叫声之所以显得诡异至极,就是因为惨叫从平地而起,却是在向天空而去,一直上升了几米之后才戛然而止。

    换句话说,刚才肯定是有人被什么东西从地上拽了起来,吊在空中之后才遭到了残杀。

    把人吊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机关?是人?还是鬼魂儿?

    我估计像我一样不断胡思乱想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事情千万不能去想,越想就越是觉得诡异恐怖。

    短短数秒之后,忽然又有一声惨叫蓦然而来“有人抓我的脚……”

    我分明听见那人声音先是扑倒在了地上,又被拖拽起来,向空中飞升而去。≈1t;i>≈1t;/i>

    “放箭!往声音上方射!”苏子墨厉声怒吼之下,马上有人调转弩箭扣动了绷簧。

    利箭破风的嗖嗖声响,顺着那人的惨叫声向上层层铺排而去时,那人也已经喊破了嗓子“别放箭,我还在上面,啊——我的腿啊!我……”

    仅仅眨眼之间,那人就被活活射死,那些落空了的弩箭也在失去力道之后像是雨点一样噼啪落地,整座密室再次陷入了死寂,唯一能够听见的声音,就是探神手浓重的呼吸和天上血珠不断滴落的声响。

    这种几乎可以令人窒息的寂静,仅仅持续了片刻之后,密室当中就传来了一声闷哼,接着有人双腿蹬空的声音就从地面上急剧升起,应该是有人被绳索吊住了脖子从下面拽上空中。

    短短片刻之后,那人就没了动静,可我却听见有人喊道“有人,有人在我脑袋上面,他踩着我了。”≈1t;i>≈1t;/i>

    “放屁!”有人怒骂道“天上还能走人吗?把嘴给我闭上……”

    “真有人,我看见了!”那人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懵了。

    苏子墨急声道“你看见了?你怎么看见的?”

    “当然是用眼睛看见了!”那人笑嘻嘻的道“我真能看见。”

    苏子墨沉声道“他旁边有人吗?摸一下他的眼睛。”

    几秒之后,就有人惊声惊叫道“他眼睛没了,那是个血窟窿,他是死人,他脑袋……”

    “噗——”那人还没说出对方脑袋怎么样,他的声音就被长刀入体的动静生生阻断,从声音上听,那是有人把一米多长钢刀直接刺进了对方体内。

    刀锋从那人骨头上刮过去的声响,一刻不停的持续了几秒,尸体摔倒在地的声响才怦然传来。≈1t;i>≈1t;/i>

    “放箭,快放箭!”苏子墨厉声叫喊当中,探神手乱箭齐,生生将人射倒在了地上。

    苏子萱带着哭腔道“姐姐,那是什么东西?密室里面究竟有什么?”

    “草头神,肯定是草头神!”苏子墨颤声道“传说中,二郎神麾下草头神,不仅擅用刀枪,也善于使用绳索和弓箭。他们是把绳子挂在天上,等着我们去钻。谁不小心碰到绳子下场就会跟那几个人一样!”

    苏子墨的声音好似女鬼在密室当中悠悠飘荡之间,我就像是看到无数条绳索从天而降,结成像是绞索一样的圆环悬在我的头顶,静静等着我把脖子伸进圆环里。

    我忍不住自己脖子上摸了一下,身上跟着打了一个激灵——我头上有人,肯定有人。≈1t;i>≈1t;/i>

    我感觉到了,有人正双脚悬空吊在天上,用脚尖一上一下的触碰着我的头,像是随时都能踩在我的头顶,用绞索拴住我的脖子。

    我屏住呼吸,慢慢压低了身子,我头上人也跟着踩了下来。

    我越是往下沉落身躯,他的来势也就越急,他的两只脚几乎要碰到我头顶时,我扬手一下往自己身边抓了过去——根据我刚才听到的声音判断,我右手边的方向应该有一个人在,我出手的目标就是那人。

    我一爪抓出之后,果然触碰到了对方身躯,我不等那人反应就生生把他拽了过来。

    我挺身而起的一瞬之间,悬在我头顶东西猛然挪动了方向,追着我的脑袋往旁边移动了两尺左右,我却在对方即将触碰到我头顶的时,跟被我抓住的探神手调换了一个方位。

    我还没站稳就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一条足有手指粗细的绳索蓦然环绕着那人脖子凶狠收紧,那人连一声求救的声音都没能出来,就被勒住脖子拽向了空中。

    我刚想放手,脑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我将原本抓住那人双肩的手掌,顺着对方身侧倏然滑向那人双脚,扣住了对方脚腕,向下狠命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