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四五零章执迷不悟

第四五零章执迷不悟

 热门推荐:
    天上绳索拽着那个探神手快上升,我却拉着对方双脚狠命下压,两下较劲之下,对方脖子上骤然出一声脆响,那人立刻停止了挣扎,停顿在了半空当中。

    我虽然看不见对方的情景,却能估计到对方的尸体已经被被绷成了一条直线,因为,从尸体上面传来的力道,仍旧在不管不顾的继续上升。

    上面的是机关!

    如果上面是人,或者是鬼怪,不可能在被人挑衅之后还在匀力,多少也会所有反应,只有机关才会机械性的不断攀升。

    我还在琢磨是不是应该放手时,苏子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姐,我们怎么办?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忽然哈哈大笑道“苏子墨,苏子萱。你们不用演戏了,这里的一切不是你俩搞得鬼么?”≈1t;i>≈1t;/i>

    我说话时故意用上了内力传音,声音在墙壁上碰撞之后才向其他方向扩散而起,别人能听见我说话,但是听到的声音却飘忽不定,难以分辨出我的位置。

    苏子墨还没说话,觉心和尚已经声带怒意道“王欢,有本事你就出来,躲在暗处陷害他人,算是什么本事?”

    我冷笑道“假和尚,我看你是动了凡心,被两个妖精迷得不知道北在哪儿了吧?”

    觉心当场暴怒“王欢,原先你倒是也有人三分资质能入我之眼,现在你连让我多看半分的资格都没有!”

    我大骂道“老子从来不觉得,被哪个傻逼看得起是种光荣的事情?尤其是你这个傻逼。”

    我会在这个时候骂觉心,是我看透了他的品性。≈1t;i>≈1t;/i>

    觉心的傲,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更不是自骨子里骄傲,他的傲是装出来的东西。

    从心里往外带着傲气的人,不会在乎任何人,任何事,除非有人能入他的法眼,否则,他跟人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觉心的傲,只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这样的人,绝不会对别人的挑衅不屑一顾,尤其是被他显示高傲的对象挑衅。

    这种人越是求他,越是敬他,他就越是对人不理不睬,相反,对他臭骂一顿,他肯定会跟你说话。

    觉心和尚果然强压着怒火道“王欢,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你今天要是能说出一二,我给你致歉,你要是说不出来,贫僧就算挖地三尺也得把你抓出来碎尸万段。”≈1t;i>≈1t;/i>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豆驴就在一边破口大骂道“少特么在那儿贫僧,老衲的。又不是真和尚,装什么得道高僧。”

    糟糕!

    我顿时暗暗一皱眉头豆驴没用内力传音,他把自己给暴露了。

    我赶紧干咳一声道“傻逼秃驴,我问你,青丘狐善于控制女性变为傀儡,也就是常说的妖狐附体,这点,你应该知道吧?”

    觉心声带傲气道“青丘狐在别人面前可以控制傀儡,在我明心宗面前却无所遁形。你还是把你那套把戏收起来吧!”

    我冷笑道“明心宗鉴别妖狐的办法好不好使,我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如果有人帮他们掩饰,你肯定鉴别不出他们两个的真假。”≈1t;i>≈1t;/i>

    觉心的声音也随之一冷“谁能帮她们掩饰?谁又敢帮他们掩饰?”

    我正要说话之间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呼啸,那是有人在放箭的声响,我们几个还没反应过来,有人当场倒在了地上。

    “来了!草头神来了!”苏子墨惊叫道“王欢,你还想干什么?草头神已经开始杀人了,再拖延下去……”

    “砰——”苏子墨的话没说完,密室里就炸出了一声枪响,苏子墨的声音戛然而止。

    探神手还没有人反映,我就先打了一个激灵——那是马格南的枪声,所有人里只有我自己使用马格南。

    这个念头刚从我身边闪过,觉心顿时暴怒道“杀,给我找出王欢碎尸万段。”

    ≈1t;i>≈1t;/i>

    密室当中探神手瞬间狂,几乎所有人都在向身边的人呼喊质问“说话,你是谁?”

    我立刻撤去双手上的力道,抱着悬在头顶上的尸体,跟着它一块被机关绳索拽上了半空,我停在空中时,密室当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叶寻的刀声顷刻之后便在密室角落中蓦然暴起,他已经开始跟人交手了。

    不到一会儿工夫,夏轻盈的剑啸也在叶寻附近骤然爆,他们两个一块陷入了重围?

    豆驴呢?他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额头上的冷汗瞬时淌落之间,苏子墨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是不是想说,白无常在帮我们做了掩饰,觉心才没现我的身份?”

    苏子墨在用内力传音,他的声音就像是趴在我耳边低语的鬼魂,凄厉,低沉,可是除我之外却没有人能够听见。≈1t;i>≈1t;/i>

    苏子墨冷笑道“你猜的都对,白无常就是在帮我们掩饰,可是那又能如何?别说你没有证据,就算是你有证据,觉心那种刚愎自用的人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苏子墨的声音忽然变得异常尖锐“我就是狐妖。狐妖永远能让人相信她是无辜。别说觉心那个笨蛋,就算比他聪明十倍的人,也一样得栽在我的手里。”

    苏子墨戏虐道“王欢,你那点小聪明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你以为只有你自己知道躲到天上就能避开混战么?嘿嘿……其实我早就已经上来了,在下面的只有苏子萱,她能一人分饰两角。”

    苏子墨嬉笑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敢说话么?”

    我的确是不敢说话,想要内力传音,就必须清楚的知道对方的位置,否则,话音不可能被内力集聚成束,传到对方的耳朵里。我只要一开口马上就能暴露自己的位置。≈1t;i>≈1t;/i>

    苏子墨笑道“我能理解你,真的能理解你。你在绝对劣势情况下跳出圈外,其实是人的一种本能,只要一直蹲在这里,至少可以保证不死。但是,你能保证其他人也不死么?”

    苏子墨的声音忽然冷“我知道,你很想看看下面怎么样了?我们都看不见下面的情景,但是我们都长着耳朵,你听不见下面如何了吗?”

    我早就听见下面刀啸声在逐渐减弱,叶寻他们应该是要撑不住了。

    苏子墨冷笑道“我真不知道,你躲上来究竟是为了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上来听听叶寻他们怎么被乱刃分尸么?”

    “乱刃分尸”这四个字就像一把巨锤砸向我胸口之间,我的身形下意识的晃动了一下,苏子墨却沉声道“别动,你只要一动马上会死,不仅救不了叶寻,还得把你自己的命也给搭在里面。所以,你不动才是最好的结果。”≈1t;i>≈1t;/i>

    我紧紧握住刀柄的当口,大厅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呼啸,啸声凌空的刹那之间,所有声音都被那声呼啸掩盖而去。

    血滴子!

    夏轻盈动用了血滴子?

    夏轻盈的声音果然传了过来“叶寻,我掩护你突围。”

    夏轻盈抛出去的血滴子根本就没有目标,始终是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在空中急盘旋,她的目的就是用血滴子的啸声掩护叶寻突围。

    下一刻间,不计其数的箭矢就往夏轻盈的方向覆盖而去。

    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那里不仅站着夏轻盈,还有叶寻。

    以叶寻的性格,他绝不会让一个女孩掩护自己撤退,哪怕他曾经怀疑过对方,也一样不行。≈1t;i>≈1t;/i>

    叶寻是刀客,刀客的尊严不允许他抽身而退。

    叶寻不仅不会走,甚至还会挡在夏轻盈的身前。

    乱箭飞射,第一个被射死的人可能是叶寻!

    我耳听着利箭破风的声响几乎不分先后推向密室一角时,抽出了马格南对准了绳索下方,我不知道,下面站的人是谁,但是我知道,我这一枪下去,肯定会有伤害叶寻的凶手随他陪葬。

    我还没扣动扳机就听见苏子墨说道“别动,不想吕以非没命,你就别动!”

    我身躯微微震动之间,手上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乱箭钉进墙壁,射进人体的声响随之而起,刚刚还在空中盘旋的血滴子,当啷一声掉落在地,顺着地面滚向了远处。

    我手中马格南差点随之掉落时,有人喊道“往前搜,只要碰到尸体就先把脑袋割下来。”

    苏子墨的声音随后向我传了过来“你别动,也别出声。我知道,你不想别人去碰叶寻的尸体,但是,比起一个死了的叶寻,活着的吕以非是不是更重要一点?”

    “你别怀疑我的话,我们不仅仅是靠声音来分辨敌我,我们的鼻子一样很灵,我能从一百种香料里面直接挑出你点到名字的那种,自然也能从这百八十人里分辨出谁是吕以非,他身上的药味太浓了。”

    我的心再次随之一沉,豆驴身上的的确带着一股药味,就算我有时候也能闻到,更何况是苏子墨他们,说不定,我们一下来就被人锁定了位置。

    苏子墨笑道“你听听,是不是有人往叶寻他们身边走了,你要不要猜一下,那边墙角里被杀的人究竟是不是叶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