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四九七章各方算计

第四九七章各方算计

 热门推荐:
    糟了!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楚寒烟点头道“真正主宰可以控制一切,他的意志就是这世间的一切,所有的生灵都要生存在他的意志之下,哪怕是他呼吸的声音,在别人的耳朵里也是神祗的咆哮。哪怕随口所说的一句话都能让人奉若神谕,诚惶诚恐……”

    空意一直没有说话,我也看不见空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觉到空正沉浸楚寒烟给他描述的主宰境界中无法自拔。

    我轻轻用手碰了一下夏轻盈,意思是让她赶紧想办法逃生,我留下来拖住对方。

    夏轻盈却对我轻轻摇了摇头,比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我很快就弄懂了夏轻盈意思她是让我别动,说不定还有生机可寻。

    楚寒烟在绝境当中反败为胜,等于一下打乱了我所有计划。但是,楚寒烟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空不是弱智,只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况且意念超强的人,感知也必定敏锐,楚寒烟想要控制对方,必须徐徐图之,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

    楚寒烟现在不可能开口让空出手来杀掉我们,那样的话,空马上就能反应过来。

    楚寒烟要做的是先把空给哄好,在这点上她有天然的优势,而我却不行。

    可我现在偏偏不能阻止楚寒烟,只能站在远处静等事态发展。

    过来好一会儿,空才开口说道“我现在想看看你的九尾令怎么办?”

    楚寒烟双手举起九尾令“尊上,请看!”

    “哈哈哈……”空满意的笑道“本尊哪会在乎这么个小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空声音一顿“现在,你来给我好好讲讲世间的主宰都是什么样子?至于他们……”

    我听到这儿时,下意识抓向了蔑天刀柄,可我的手掌刚刚握住长刀,整个人就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腾云驾雾似的冲回了刚才的密室,重重摔在了地上。

    没等我爬起来,夏轻盈也在惨叫声中摔在了我的身边,紧接着血滴子的人马,狐族高手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扔了回来。

    直到所有人都被扔回室内,密室大门才轰然闭合,把我们全都封在了密室当中。

    我转头看向魑魅双骄“两位不想谈一谈么?”

    魑魅双骄沉默了一下才点头道“去哪儿谈?”

    “那边!”我伸手指了一下祭坛。魑魅双骄把狐族全都赶向了密室一角,才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带着夏轻盈登上祭坛坐了下来。

    魑魅双骄也带着陶羽坐到我对面,苏子墨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拍了两下,对方掌声一落,所有狐族包括隋兴义在内全都昏倒在了地上。血滴子方面竟然也倒下了三人。

    生轮回下意识想要动手,夏轻盈却摆手道“退下去吧!不用紧张。”

    我看向似笑非笑苏子墨,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是探神手,还狐族?这很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我接下来对你们的态度。”

    苏子墨淡淡笑道“你觉得,我现在状态像是狐族吗?”

    我的瞳孔猛然一缩“探神手在算计青丘狐?”

    苏子墨向我挑起了拇指“不愧是短短几个月就能名声鹊起的王欢,我现在真有点怕你了。”

    我沉声道“我不想听那些恭维的话,现在也不是互相吹捧的时候。”

    苏子墨不以为忤的说道“探神手很早以前就开始算计青丘妖狐,你知道,当年因为探查千古红颜而失踪的探神十杰吧?”

    苏子墨在我点头之后,才说道“如果,探神手当年全力出手的话,至少能救回其中六人,探神手方面不仅故意见死不救,任由青丘妖狐带走了探神十杰。还连续派出了几个不弱于十杰高手去追查对方的下落,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成了青丘妖狐的俘虏。”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隋兴义“飞天夜叉就是其中之一?”

    “对!”苏子墨道“我不得不说,当年制定了计划的探神手,不是绝顶天才就是绝对的疯子。他为了算计青丘妖狐,竟然让探神手担上了就此覆灭的风险,好在他计划成功了。”

    我下意识的说道“那家伙的确是个天才疯子。”

    青丘狐善于控制人心,破不开狐族秘术,任何计谋在他们面前都等于是待审的计划书。

    探神手方面一下子放出了十杰,不仅是把十个顶尖高手送到了对方手里,也等于暴露探神手的核心机密,甚至包括从不外传的探神秘术。

    更重要的是,这探神十杰完全不知道五宗高层的计划,否则,也就不会有探神手后续动作了。

    探神手的计划一旦失败,探神五宗就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计划成功,青丘妖狐就会被连根拔起,就此灭族。

    探神手不会允许探神秘术外流,只有杀光了青丘妖狐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探神手三十年的布局,现在开始收网了!

    苏子墨平静道“我刚刚听到这个计划的时候,比你还要震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才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明白其中关节,说明你也是疯子。”

    “我没那个家伙疯狂!”我苦笑道“要是我没猜错,当时探神手并不知道怎么破解魅魂之术吧?他们用了三十年终于找到破解秘术的办法了?”

    “对!”苏子墨道“没有破解秘术办法,探神手方面也不会贸然启动猎狐计划。”

    我看向对方道“所以,你们一开始就没被妖狐迷惑。”

    苏子墨摇头道“这点你说错了,我们两个直到从三眼禁区出来之前,还是妖狐的傀儡。我告诉你,我们两个恢复神智的时间还不足五天,你相信么?”

    “相信!”苏子墨的话听上去匪夷所思,却足以让人相信。

    我沉声问道“我现在好奇的是,谁解开了你们秘术?”

    苏子墨与我对视道“是觉心。他在临死之前解开了我们的秘术。那个时候,你和楚寒烟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谁都没去注意随心。可他偏偏就是探神手最重要的一颗暗子。”

    “厉害!”我不得不佩服探神手算计。觉心其实是一个出色的探神手,他一路上的不堪,只不过是为了麻痹楚寒烟。当我们谁都不把他当成一回事儿的时候,他却办了一件足够让所有人震惊的大事。

    苏子墨继续说道“觉心解开了我们身上秘法之后,只说了四个字‘继续潜伏’后来才有人在暗中跟我们联络,交代了探神手的计划。”

    苏子墨说到这里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跟我联络的人是谁,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探神手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昏迷的隋兴义“会是他么?”

    “不知道!”苏子墨摇头道“这些事情,我也不敢随便乱猜啊!猜错了就是万劫不复。”

    苏子墨忽然反问道“倒是你,怎么会猜出我们是探神手的卧底?”

    我指了指自己脸道“你们脸上的纹身不会随便消失,而且,还消失得如此及时吧?”

    苏子墨笑道“那道纹身就是我们联络的暗号,我们出发之前,有人帮我们在脸上纹上了两朵火焰。而且,他只告诉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区分我们姐妹。”

    我看向苏子墨“除此之外呢?他还说了什么?”

    苏子墨道“我不能说!”

    我眯起眼睛反问道“连你们为什么,忽然抹掉脸上火焰的事情也不能说?”

    苏子墨从身上拿出一只锦囊“你看吧!”

    我抽出锦囊中的纸条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上面只写了一句话“遇鬼神意念,抹去纹身,形同一人,可保性命!”

    所有传说当中,我觉得最不可思议,但也最容易解释的就是“锦囊妙计”,尤其是诸葛亮的故事,简直把这四个字运用到了神话般的程度,仿佛诸葛亮在出兵之前就看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

    后人都觉得诸葛亮因为善用奇门遁甲,能掐会算,才把锦囊妙计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更多人则觉得那是诸葛亮对战事的合理分析。

    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锦囊妙计”。

    这个时候,我倒是宁愿相信给了苏子墨锦囊的人是个人预言大师,如果那个人单凭推算就能的得出这样结果,那就太可怕了。这世上,还有谁能算计过他?

    我郑重把锦囊还给了苏子墨“还有呢?他没告诉你该怎么破局?”

    苏子墨摇头道“没有,这就是我最不理解的地方。他说,如果有人看穿了我们的身份,不论对方是谁都听他的指挥,如果没人看穿一切,就让我们想办法杀掉所有进入刑天禁地的人,尤其是楚寒烟。”

    苏子墨说到这时,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凄然的笑意“等到别人都死光了,就该是我们自杀的时候了。这是上峰的原话。”

    直到这时,苏子萱才开口道“好在我们遇了你。剩下的事情,由你来安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