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五零五章埋骨之地

第五零五章埋骨之地

 热门推荐:
    夏轻盈继续解释道“在别人看来,狐族繁衍生息,建立城市的地方就是青丘古国,在我们狐族看来,只有狐祖长眠之处才是真正的青丘古国。”

    菏泽之所以被认为是古青丘国所在,无外乎是因为一些史料,神话志异的记载,以及当地出土的一些图腾作为佐证。

    从出土的文物上看,至少那里曾经有过一个将九尾狐当做图腾崇拜的部落。但是,没有人能证实,那里曾经存在过一个由狐族统治的国度,毕竟,神话与现实之间仍旧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叶寻沉声道“这么看的话,会不会连青丘妖狐都不知道真正的古国在什么地方?”

    我猛然抬头道“这样,我们现在抛开所有的线索不提,以我们的角度来分析一下青丘的具体位置?”

    “是个办法!”狐妈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和叶寻谁先说?”

    我正在回想《万象经》的时候,叶寻开口道“我先来吧!”

    叶寻道“古人有分野的说法,也就是将天上的二十八宿和人间的地域相对应,而二十八宿又与动物对应。”

    “二十八星宿中的心宿名为心月狐,它所对应的动物就是狐狸。心宿的分野是宋国,也就即是河南东部,山东西部的菏泽一带。”

    叶寻指向了屏幕道“按照航拍图看,小李庄,龙王崖一代的地形,很像是一只卧狐,后面的山脉走向又是前高后低,像是狐狸九条尾巴。”

    “加上学术界的考证,我觉得青丘古国很可能就在菏泽。探神手大举出动赶往菏泽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叶寻一顿道“现代人听到国度,部落这些词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里曾经有数万人,甚至十几万人生活在一起。实际上,上古时期部落的规模可能非常的小,几千人聚集就可以算得上是大部落了。”

    “那片区域,加上代表狐身,狐首的山峰,粗算的话也有十一条山脉,想要隐藏一个部落并不困难。我觉得,青丘古国应该就在山里的某个地方。我们跟探神手之间比的就是,谁先找到青丘古国的位置。”

    陈文听完连连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米时,你怎么看?”

    叶寻和陈文一齐看向了狐妈,后者皱眉道“叶寻的分析的确很有道理。但是,他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青丘之名源于《山海经》,而且跟大禹有极大的关系,上古时期,可没有分野的说法。”

    陈文不以为然道“《山海经》成书的时间又不是上古,后人记载的东西说不定更准。”

    《山海经》的成书时间大概是战国后期到汉代中后期,大多数学者认为《山海经》并非一人一时所做,其中也经历过多人校正与编撰。

    如果按照《山海经》成书的年代推算,那时候应该已经有了星宿分野的说法。

    狐妈还是再摇头道“按照《山海经》的记载,青丘之名应该是大禹生活的时代,但是,按照神话传说,青丘早在三皇五帝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传说,蚩尤出自羊水,被黄帝斩于青丘。如果,按照这个神话推断的话,青丘是早在轩辕时代就已经存在的部落。蚩尤被斩杀的地方,自然怨念深重,所以神话当中青丘除了狐族之外,也孕育了无数妖类。”

    狐妈看向陈文“根据神话的时间推断,我不同意叶寻的说法。”

    陈文这下揉起了脑袋“跟你们狐狸打交道还真是让人头疼,还好探神手的两只妖狐没一块过来,要不然,谁看见你们都头大。”

    狐妈板着脸道“虽然我们是同一个品种,但我们不是同的狐狸。”

    “等一下!”我猛然抬头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们是同一个品种,但是不同的狐狸?”

    狐妈略带诧异的向我看了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有!”我沉声道“我们好像一直都弄混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才是狐祖?”

    “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解释道“按照青狐的说法,狐祖的埋骨之地已经遭到了破坏。也就是说,曾经有人找到过青丘古国。”

    “但是,夏轻盈得到传承中,却说连狐族的族长都没进入过狐祖长眠之地。这不是一种矛盾么?”

    狐妈摆手道“这有什么矛盾的?作为一族之长,肯定是单独安葬,不可能跟狐族的其他成员安葬在同一个地方。她没进去过也正常。哎……不对!”

    狐妈的话说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我知道,你说的矛盾在什么对方了。青丘进入过狐祖安眠之处,否则,不会有人写出《万象经》。这里的确是个矛盾的地方。王欢,你想说什么?”

    我沉声道“我想说的是,狐祖到底是青丘之祖,还是九尾狐之祖?”

    狐妈的眼睛顿时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你的意思是,青丘狐族的祖地已经遭到了破坏。但是,狐祖长眠的地方却一直没被发觉。”

    狐妈不等陈文说话就解释道“王欢说的狐祖是九尾狐的祖先,而不是青丘的祖先。仔细看的话,上古神话中应该有两只九尾狐,一只在青丘,另外一只就是大禹在迎娶妻子涂山氏时遇到的九尾狐。”

    白博士也解释道“东汉赵晔  《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记载的涂山之歌就写到绥绥白狐,九尾。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涂山之歌足以证明涂山氏与九尾狐之间有所关联。涂山氏在三皇时期崇拜的图腾很有可能也是九尾狐。”

    白博士再次打开大屏幕“你们看,按照现代考古发现,历史上确实存在涂山氏国,根据大禹娶涂山氏之女和大禹涂山会盟的传说,考古学家在安徽境内发现的涂山遗迹很有可能就是当时的涂山氏国。”

    陈文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是米糊也说了,神话和现实总是存在很大的差异。大禹涂山会盟,娶涂山氏女娇为妻,女娇生启都是史实。你们硬把涂山氏跟九尾狐联系在一块儿,小心涂山后人饶不了你们。”

    涂山氏与青丘不同的是,涂山氏不仅有后人,而且是江西、安徽一带的盛族。尤其宋、元、明、清之际,他们人才辈出,备享盛誉。

    简单的说,青丘存在于神话,涂山氏国却存在于现实。从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确不能联系在一起。

    被陈文这么一说,我也不敢轻易判断了。

    白博士沉声道“我觉得,王欢的判断是对的。”

    “第一,青丘与涂山不同。青丘后人带有狐族血脉,说清楚点,他们就是九尾狐的后裔。涂山氏只是崇拜过九尾狐。换句话说,九尾狐对青丘是祖先,对涂山氏国是信仰。”

    “第二,《山海经》里大禹曾经在青丘看见过九尾狐,在迎娶涂山氏之前也遇见过九尾狐。如果,你仔细去看《山海经》的话,你会发现一点,那就是《山海经》里无论是神,是怪,都有固定的领地。就这点看,九尾狐不会到处乱跑。所以,我觉得大禹遇见的应该是不同的狐狸。”

    陈文还是有点不太相信“按照你说法,涂山九尾应该是也有神话啊?后面我怎么没听说过,涂山九尾的传说?”

    白博士说道“就是因为没有神话我才说九尾狐只是涂山氏的信仰,不是他们的祖先。图腾的信仰很容易在历史的变迁中丢失。涂山九尾没有像青丘一样建立狐族国度,自然会因此消失。”

    白博士停顿了一下道“那么,我们问题来了,青丘与涂山分属于两只不同的九尾狐的话。它们共同的祖先才应该是狐祖。而且,狐祖的安眠之地很可能是在涂山氏国附近。”

    狐妈接过白博士的话头“探神手也好,无鬼宗也罢,他们一直寻找青丘古国的目的是什么?是寻找传说中可能被九尾狐守护的禹王九鼎。”

    “假设,我们作出九尾狐护鼎的判断得以成立的话。那么,被大禹定为护鼎神兽的,会是跟他素未蒙面的青丘九尾,还是跟他妻子关系密切的涂山九尾?我觉得涂山九尾可能性更大一些。”

    “涂山九尾毕竟不像青丘还有众多后裔,他很可能在自己寿元将近的时候把九鼎带进了祖地。”

    陈文道“你的意思是,当年大禹不信任青丘狐?”

    狐妈摊手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个秘密只能等我们解开九尾狐之秘才能得到答案。”

    “嗯嗯。”陈文连连点头道“你说,狐祖陵寝是在涂山氏国的遗址里?”

    “不可能在那!”狐妈站起身道“我觉得,狐祖墓葬应该是在黄河上游,距离涂山氏国不远的地方。”

    狐妈从大屏幕上调出了黄河的地图“你们看,黄河中下游的地形以平原和丘陵为主,这里并不适合隐藏大型的遗迹。中上游却以山地为主,越是接近源头,地形就越为复杂,适合隐秘禁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