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五九七章互斗心机

第五九七章互斗心机

 热门推荐:
    监狱也可以说是个江湖,争斗再说难免。能进重刑犯监狱的人,说不定是什么样的出身,有身手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有身手却不代表别人制不住他,“五指山”就其中一种。

    “五指山”在各个地方的叫法不同,方法却相同,就是趁着身手好的犯人睡着了,监号里的人一拥而上,叠罗汉一样往人身上压,被压在最低下的人少说也要承受上千斤的重量,身手再好也人也不可能在躺着的情况下的把人推开,就只能认人宰割。

    监狱里老犯儿,把这招叫“五指山”,被压的人叫猴崽子。但是,并非所有人能被“五指山”压住,换成我和叶寻这样内家高手,足能把人给振飞出去。

    “五指山”压不住范崇义,至少可以证明他的已经是个内劲高手了。可是范崇义的资料上从来都没记载过他学过武。内力跟不是一朝一夕的可以练成的东西,范崇义究竟是什么身份?<i></i>

    老刁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说道“范崇义打过几次架之后,就没人敢惹他,但是他也不和别人接触。对着残字天书,一看就是十多年。我一直觉得范崇义身上的道道儿来自残字天书。就像……就像小说里说的武功秘籍一样。”

    老刁说道这儿的时候,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范崇义一直怀疑,我们不是第一个进入天书石窟的人,那些画上的天女不是没有脑袋,而是让人把脑袋给揭下去了。他觉得天女脑袋被运到了国外的某个地方。”

    我转头看向白博士时,后者微微点头道“莫高窟曾经受到过几次劫掠,丢失的文物多达数万件,有人甚至因此成名。那些恬不知耻的小偷,强盗摇身一变就成了敦煌文化研究的开创者,真是可笑。”<i></i>

    白博士说道“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道士王圆箓发现了莫高窟的藏经洞,洞内藏有写经、文书和文物四万多件。此后各路打着探险家,艺术家,考古学家的幌子的无耻强盗便蜂拥而至。”

    “1907、1914年yg的斯坦因两次掠走遗书、文物一万多件。”

    “1908年fg人伯希和从藏经洞中拣选文书中的精品,掠走约5000件。”

    “1911年rb人橘瑞超和吉川小一郎从王道士处,掠走约600件经卷。”

    “1914年eg人奥尔登堡又从敦煌拿走一批经卷写本,并进行洞窟测绘,还盗走了第263窟的壁画。”

    “1924年g人华尔纳用特制的化学胶液,粘揭盗走莫高窟壁画26块。”<i></i>

    “敦煌莫高窟的很多艺术精品都在国外博物馆,或者私人手中收藏!”白博士说到这时,双拳不自觉的握在了一起。

    我深吸一口气道“范崇义有没有说过,壁画的最终去向?”

    “没有!”老刁摇头道“当年劫掠莫高窟文物的盗贼。不是来自于一国,盗走的文物也去向极为分散,谁也确定不了文物的最终去向。

    我微微点了点头如果,老刁一口道出仙女头像的去向,我也肯定不会相信。

    我淡淡说道“范崇义在逃狱之间,跟你说过什么?”

    老刁道“范崇义在逃走之前,悄悄拿回来很多纸,一直在那写写算算,谁也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范崇义好像是变了很多……”<i></i>

    老刁顿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人了!”

    我顿时来了兴趣“这话怎么说?”

    老刁道“你知道,人体变异吧?就像……就像蜘蛛侠那样。范崇义虽然没变成蜘蛛侠,但是他身上肯定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整天都穿着厚衣服,从来都不脱,就算管教让他换衣服,他都不换。还有……”

    老刁说道“范崇义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大了,他考虑问题的时候,喜欢拿手往地上抠,他那手就像是刀切豆腐一样,轻轻一下就能把水泥地给抠出一个窟窿了。他临走之前,连招呼都没跟谁打过一声。就从屋里出去了。”

    我低下头看向老刁的眼睛“他真的没跟谁打过招呼,也没留下什么东西?”<i></i>

    “没有,真没有!”老刁连连摇头“我发誓,要是说半句假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我脸色忽然一沉“那范崇义连续过了四道牢门都没人发现,是怎么回事儿?”

    老刁顿时喊起了冤枉“长官,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可不能因为我是无鬼宗的人,就往我身上怀疑啊!”

    老刁正在喊冤叫屈的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我接起电话,监狱长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王组长,我们搜遍了整个的监狱,真让你说对了,我们抓着了一个无鬼宗的空门弟子。还有……”

    监狱长的话只说到一半儿,老刁的脸色就彻底变了  “你们……你们……”

    “我们就是在耍你!”我声音一沉,手中枪已经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你的人也该来了吧?”<i></i>

    从我在监狱里看见一个无鬼宗高手,就觉得对方是在图谋范崇义。

    所以,我在吩咐任天晴给他下药的时候,就做好了暂时离开监狱的准备。我带人离开之后,监狱长马上会带武警对监狱进行地毯式的搜查。

    所以,老刁在给我讲故事拖延时间的时候,我也一样在拖延。

    他在等援军,我在等结果;

    他在准备脱身,我在等着部队合围。

    我们两个拖延到现在,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次搜查会钓到这么大的一条鱼。

    我枪管点着老刁的脑袋道“你是个懂得潜伏,也善于潜伏的人,否则,你也不会中规中矩的在做了小半辈子的好人。你说自己说被逼进了监狱,我倒更觉得你故意潜入范崇义身边的可能性比较大。你想从他手里得到什么?”<i></i>

    老刁冷笑道“你们不是抓到我的同门了么?还问我做什么?”

    我冷笑道“你的同门只不过是在接货,你才是关键。你不仅在套取范崇义的秘密,也在验证秘密的真假。范崇义是你故意送走吧?最起码他连过四道牢门就是出自你的手笔。但是,范崇义并不是傻瓜,他把自己的秘密留在了监狱里,否则,你不会让他活着出去。”

    我声音一沉道“范崇义离开监狱的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寻找他留下的秘密。如果,我没过来,你应该已经走了。但是,我来了,所以你走不了了。”

    老刁双眼茫然道“长官,我从来就没想走啊!”

    我冷笑道“没想走。你为什么一直都在关注外面的情况,你知道,魔门,探神手在大漠里打出了真火。也知道,我们代表的官方也参了进来。否则,你这个无鬼宗高人,怎么会关注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i></i>

    老刁又装起傻来“长官,你又在冤枉我。你们神鬼双刀可不是身无名之辈,就连无名宗的秦白衣都折在了你们手里,我想不知道都不行啊!再说,我一个无鬼宗的小人物,哪能布局那么长远。你说对吧?”

    我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老刁在无鬼宗里的身份,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但是,我也弄不清他究竟是谁。仅凭这点,我就没法在短时间内打破他的心理防线。

    我正在皱眉之间,任天晴忽然开口道“套用你的一句话,你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无鬼宗地门三大盗之一的‘火眼鬼雕’温夏阳,对么?”

    老刁的脸色微微一变之后瞬间恢复如常“没想到,我这么多年不出江湖,还有后辈能记得我,不错,不错。”<i></i>

    从任天晴叫破老刁的身份,我就猜到,当年的老刁肯定确有其人,只不过,他逃出去之后,并不是藏了七天而是返回了无鬼宗。现在的温夏阳换掉了那个老刁,潜入了范崇文的身边。这样一来,范崇文入狱的经过怕是就耐人寻味了  。

    老刁淡淡笑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啊!没想到,我只不过是十多年不出江湖,江湖上就多出了你们这么一群高手,好好……看来我老雕栽得不怨。”

    我淡淡说道“你现在还没栽,或者说,是你还没栽透。等你回去,说不定就栽到底了。”

    老雕脸色顿时剧变,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却缓缓说道“你说,我是应该继续护着你呢?还是应该跟你打上一场,揭揭你的底儿呢?”

    我正在说话之间,一直看着窗口的叶寻忽然开口道“人来了!”

    我转头向窗外看过去时,却看见无数道宛如灵鼠在地下潜行带起的沙丘,正从四面八方往囚车附近飞驰而来,这回出来的人,全都是顶尖高手。无鬼宗算是下了血本了。

    我伸手在车窗上拍了两下“你们在车里藏好,无论发生什么都别下来。”

    负责开车的两个狱警早就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当他们看见外面沙土飞扬的情景时,也愣在了当场。他们毕竟只是普通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发生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