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六九二章崩塌

第六九二章崩塌

 热门推荐:
    我眼底泛血的看向了贝蒂,后者往前一递长剑“王欢,我知道你能杀我,可我也能杀你的朋友。如果,你想看着他们在你面前被人砍头,大可以反抗试试。”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散去了眼底的血光。

    黑袍教士缓步走到我跟前“因为你得继续给我带路,对你惩罚就要先落在你的同伙身上。受罚的人会被砍掉一只手,究竟砍谁由你来挑。”

    黑袍教士挥手之间,两个圣骑士同时扬起了长剑,对准了叶寻和任天晴的右臂肩头。

    “再来两个人!”黑袍教士再次挥手之下,另外两名骑士把剑对准了两人左肩。

    黑袍教士冷声道“我给你三分钟时间选择,你不选人,我就让人同时砍掉他们双手。”

    我狠狠瞪向对方面孔,黑袍教士眯起了眼睛冷笑道“你最好别选择自杀,来寻求解脱。你的脖子只要往前一点,我马上让人砍断他们两个的脑袋。”

    黑袍教士面带冷笑看向我道“有时候选择也是一种救赎。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叶寻。他的手,他的刀,杀害了太多的人,只有砍断了那只接触过罪恶的手,他的灵魂才能得到救赎。你说对么?”

    我稍稍转动目光看向了叶寻,后者却在向我微微摇头,又往自己的肩膀的上看了一下。他的意思是说他已经估算了过了,强行突围没有任何胜算,只能搭上我们几个人的性命。

    叶寻最后是在告诉我,让我选他!

    我狠狠握起拳头“彼得对么?在我选择之前,我很想告诉你一件事。华夏有句,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转头之间眼中已经游起了血光“彼得,你在逼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贝蒂顿时慌了“王欢,你要干什么?你要想清楚,你朋友还在我们手里……”

    我淡淡笑道“那有如何?人生在世,有些东西决不能丢。今天老子点了头,能保住兄弟的命,却断了他的脊梁。我们谁都不愿意这样的做。”

    我的目光锁定了黑袍教士双目之间,后者顿时像是被猛兽盯住的猎物,全身瑟瑟发抖,却连转头的胆子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猛兽那凶光四溢的眸子,祈求对方眼里能露出一丝怜悯。

    我的嘴角上掀起了一丝笑意“你不是想要救赎灵魂么?我现在就毁灭你的,我倒要看看你的灵魂会不会得到救赎。”

    “住手!”贝蒂惊声尖叫道“放开教士,否则,我杀了你。”

    “动手啊!试试谁快!”我说话之间眼中血光渐浓,黑袍教士手捂着心口跪在地上,却像是被掐住脖子的肥鸭,一直扬着脑袋眼巴巴的盯着我的眸子祈求活命。

    眼泪一串串的从他眼角上流落了下来,他嘴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贝蒂惊叫道“不要看王欢的眼睛,转头,快点转头啊!”

    我冷笑道“被我盯住的人,别想转头。你现在把箭头掰下来,用空箭射瞎他眼睛,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我也让你选选,是保他的命,还是保他那一双眸子?”

    “王欢,你给我住手!”贝蒂纵声尖叫“安其罗老师,你快救教士,他不能死……不能死啊!”

    安其罗上前一步道“王欢,你放开彼得教士,之前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我也可以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安其罗显然要比贝蒂冷静的多,他能看出,我并不是真想杀人。

    如果,这里只有我在,我肯定会跟骑士团拼个鱼死网破。但是,我现在还要顾及叶寻和任天晴,所以,我最想要结果是跟对方达成协议,而不是一起毁灭。

    安其罗手扶剑柄看向我道“王欢,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应该知道收敛,这个世上从没有什么利益最大化,一再试探下去的结果,恐怕你承受不起。”

    安其罗的说法,我十分认同,这个世上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利益最大,所谓的利益最大化,只不过是在即将触及对方底限的时候,及时收手而已。

    一旦触及对方底限,很可能就是鱼死网破的结果!

    我一直用“恶鬼睁眼”吊住对方的目光,却不肯再下杀手的原因就是在试探安其罗的底限,我要看看,他究竟会为这个监军付出多大的代价。

    安其罗正想再次开口,我身后雪山之上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紧接着,滚雷般轰鸣声响,就从山顶往我们这边俯冲而来。

    雪崩了!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发生雪崩!

    安其罗也失去了冷静“王欢,雪山上轮船冲下来了,你还不放人?”

    “我接受你的条件!让你的人把剑拿开!”我冷笑之间挥手挡开压在我的脖子上长剑,眼中血光也随之消散。

    我侧眼看向雪山时,原本停在山顶的巨轮已经冲到了山腰,船身两侧的积雪就像是被船破开的海水,波涛狂涌,白浪飞溅,放眼看去方圆百米一片银白,只有被雪花笼罩的乌黑船影,尽显狰狞。

    我们虽然远隔几百米外,却仍旧能感到地面的震颤。

    安其罗伸手拉起黑袍教士“彼得,我们快走。”

    “不!”彼得愤怒之下猛然甩开了安其罗的手掌“那是幻影,是幻影!”

    我的嘴角上不由得掀起了一丝邪笑彼得中计了。

    从彼得在我眼前跪下来的一刻,他的一切威风都已丧尽。如果,他不重新树立威信,那么,他这个监军就成了有名无实的摆设,哪怕回到教廷也只能当一辈子的笑柄。

    彼得唯一能挽回颜面的办法,就是证实那艘破船只是一道幻影。就算是孤注一掷,他也得试试结果。

    况且,我还给了他希望!

    我一直背对巨轮,站立不动,足够让他认为,从山上冲下来的东西是个假货。因为,他不相信,我会拿命去赌一场看似没有意义的名誉之争。

    安其罗大声道“那不是幻影,你没感觉到地面的震动么?”

    彼得飞快的在我脸上看了一眼才怒吼道“那是恶魔故意给我们造成错觉,这附近肯定有恶魔的陷阱,我们不能乱跑!”

    彼得不等安其罗多少说什么,便大声喊道“我以教廷中枢主教的身份,命令你们站在原地,谁也不要乱动。这是信仰与意志的比拼!你们一定要相信……”

    彼得正在慷慨激昂之间,被船身带起雪粒已经像是形同风雪向我们身上怒卷而来。眨眼之后,我身上便给盖上了一层混着土腥的雪花。

    我却仍旧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彼得也在喊话之间,连续看了我三次,也越发肯定,从山上冲下来的巨轮只是幻影而已。

    短短片刻之后,我就赶到被船身推开的积雪,排山倒海似的涌向了身后。

    “跑——”我纵声怒吼之间,双脚发力凭空向外跃出几米侧身躺在了雪里。

    我在贴近地面的瞬间,正好看见叶寻和任天晴同时发力跃起,往我相同的方向快步撤离。

    我这才松了口起,他们两个双手被制,但是轻功还在,想要在瞬息之间撤出二三十米不成问题,这段距离虽短,但是足够逃生。

    从身后疯狂冲进的巨轮,也在叶寻他们起身那一瞬之间,从我原先站立的地方碾压而过。

    船身带起的气流,犹如狂风卷雪,呼啸疾行,几个圣剑骑士只是稍慢一步就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更多的人却来不及躲避飞速而来巨轮,被生生卷进了船下。

    钢铁巨轮擦地疾行,神圣铠甲被碾压变形,人体骨骼生生暴烈的怪响,骑士临死之前凄惨尖叫……混合一处,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种种声响灌入我耳膜的瞬间,被巨轮推开的雪浪也往我身上覆盖而来。

    我赶紧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任由着狂涌的雪堆把我埋进了地底。

    我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却能听见圣剑骑士撕心裂肺的惨叫,还在不断延续,直到树木折断的声响隔空传来,骑士的惨叫才算稍有停歇。

    等我拼命扒开积雪探出头时,巨轮已经在雪地上留下一道血肉交杂印记,直奔远处森林冲击而去,连续压倒大片树木之后才停在森林边缘。

    我在的雪地当中转了两圈,才算把叶寻和任天晴从雪里拽了出来“你们都没事儿吧?”

    我刚想去取叶寻身上的锁骨钩,就听见对方喊道“小心身后。”

    我还没来得及回头,肩膀上就多出一把宽刃长剑。安其罗的声音也随之而来“王欢,你在找死?”

    我不知道怎么评定骑士功力的高低,但是安其罗能在无声无息之间靠近我身后,用一把一米多长的双手阔剑,不带风声的按住我的肩头,足见其功力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

    我来不及去分析那是他本身的修为,还是来自于神圣武装的力量,就被对方用押着站起了身来,走向了跪在远处的彼得教士。

    像是傻子一样跪在地上不住颤抖的彼得见我过来,猛然起身双眼通红冲到了我的面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