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隐 > 第七四零章金簪

第七四零章金簪

 热门推荐:
    鲨鱼礁并不难找,当地向导没用多久就把我们带到了一座海边悬崖上“这就是鲨鱼礁,以前下面经常能看见鲨鱼出没,现在没有了。”

    我探头往海里看了一眼,下面除了涌动的海水,就是几块漆黑的礁石。这种地方在沿海地区并不少见,下面会有孙恩的密藏?

    叶寻低声道“留书里没提供别的线索么?”

    “没有!只提了鲨鱼礁。我下去看看。”我和叶寻一前一后顺着山崖外壁滑进了海里,我们潜入海中五六米处,崖壁上明显呈现出了人工开凿过的痕迹。

    我向叶寻比了一个手势,同时往下沉落数米,鲨鱼礁根底的山势开始向里凹进,顺势向前,我们能看到的就是一座漆黑的山洞。

    我试探着往洞里游出一段距离之后,山洞中出现了上升的阶梯。

    “那是道观?”叶寻抬头之间指向了石门上的牌匾,那上面写着三个字“水仙观”

    “水仙观?”我微微一皱眉头顺着阶梯走了上去。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大门左侧的七个方孔。

    我抬手在方孔上摸了两下“我明白了。退出去!”

    叶寻诧异道“退出去?可我们都已经到门口了。”

    “先走!”我不由分说拉起叶寻返回了崖顶,连看都不看鲨鱼礁一眼便打道回府了。

    叶寻直到我坐下才说道“你搞什么鬼?”

    我拿出那只从探神手驻地搜出的秘匣,左右翻看了几回才指着上面的一个锁孔道“这个秘匣,其实是一把钥匙。这个锁孔不是用来开启秘匣的东西,而是让秘匣中的铅块掉出来。把秘匣里的铅块插进水仙观大门左侧的方孔,才是打开水仙观的办法。当然,那里需要一句七言诗的配合才行。”

    我声音一顿道“如果,我没猜错,当年王直被处斩时,交给他儿子的那只金簪就是秘匣的钥匙。”

    叶寻道“王直死了,金簪下落不明,这不是说我们没法打开秘匣了么?”

    “那把钥匙肯定还在。”我说道“我们一开始的思路是对的。继续找张子硕和张蔷,出动所有人去找。直到找到对方为止。”

    七星团中的李莎看我在不断向外派人不由得说道“你既然已经看见石门了,为什么不直接把门炸开。我们这里有设备,如果需要,我们马上回去动手。”

    “不行!”我摇头道“想要炸门容易,想要保住里面的东西就难了。我们是探神手,不是冒险者。”

    “你……”李莎气得狠狠一跺脚转身出了房间,临走时扔下一句话来“你会后悔的。”

    我没有理会李莎的愤然离去。在西方社会,下属与老板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东方那样等级分明。下属顶撞上司的事情,几乎是家常便饭,况且,我也没把七星给当成下属。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十多分钟之后,老沙就跑了进来“王欢,不好了,李莎带着人走了。”

    “你说什么?”我猛地站了起来“走了多长时间。”

    “不知道。”老沙道“我刚刚在门上看见她们留下的纸条。”

    “糟了!”我抓起装备就往出走“铃儿,通知李莎,让她赶紧给我回来。”

    铃儿拨通李莎电话才白着脸道“她们关机了。”

    “再联系!叶寻,上车追!”我带人抢上了汽车,往鲨鱼礁的方向追了过去。

    铃儿也在车里一遍遍的拨打着李莎的电话,可是那边却毫无反应。

    等我们赶到鲨鱼礁时,正好看见海里冲起了一道高达几米的水柱,李莎她们还是炸了大门。

    “下水,快!”我来不及去考虑什么,赶紧带上装备纵身跳进水里,往水仙观的方向飞快游去。

    等我赶到水仙观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被炸得四分五裂的石门,超过四十套的潜水装备被人扔在了大门附近,其中三十套装备摆放相对整齐,剩下的却全部随手扔在了门口。

    “探神手!快追!”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我早就知道,我和叶寻找错了地方。

    孙恩,是死后才被信徒尊为水仙。他生前也没自封为水仙。这座水仙观自然是后人建造的东西。况且,开启大门的钥匙藏在了王直的秘匣当中。只能说明,水仙观来自于王直,而不是孙恩。

    王直能造出一个锁龙池,就能再造出一座水仙观。

    我不去动水仙观,无非是想让跟在我们后面的探神手去打头阵。这下倒好,探神手打了头阵,我们的人却跟着一块儿钻进了王直的陷阱。

    我虽然被气得七窍生烟,但是陷进水仙观里的人,又不能不救。

    我提枪冲向大门之间,却听见水仙观里枪声大作,有人还在不断用英语招呼同伴。

    “快!”我来不及考虑其他,纵身一步从大门跳进了水仙观,可是等我双脚落地的瞬间,水仙观里的声音却又归于了死寂。

    等我转头看向四周时,却发现所谓的水仙观竟然会是一座环形的建筑,除了我冲进来的大门,整个水仙观里除了一道道的立柱,就是封在两根柱子之间的石板。

    我还没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叶寻就带着老刀组冲了进来“人呢?”

    “不知道!”我敢肯定,我刚才听到的枪声不是回音,水仙观里却连弹痕都没留下。

    “散开找!”我挥手之间,老刀组立刻散向了四周,我却直奔着立在水仙观中心的那口大鼎走了过去。

    我在大鼎跟前蹲下身来,看向了大鼎上面的花纹,鼎身上画着的那条似蟒非蟒,似龙非龙的怪物。从两座山峰之间探出半截身子,将头埋进了水里,看样子是要由山入水。

    我微微一皱眉头,双眼便扫到了大鼎下面弹痕。

    刚才有人在打这个鼎?

    我站起身来,顺着弹痕的方向往后连退了几步,才转身指向大鼎一侧墙壁“把那面墙炸开!”

    几个老刀连炸药都没用,只是快速并做一排,一齐挥刀往墙面上砍了过去。五把太平刀同时劈上墙面之间,墙上石板轰然崩碎,巴掌大的石块崩裂满地,他们几个却在惊呼之间一齐抽身暴退。

    等我看清了墙里的情景,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石板背后竟然会是一条黑鳞巨蟒,庞大的蟒身只是叠起两层就塞满了墙面。如果真让它破墙而出,岂不是等于蛟龙出海?

    “准备……”我正举手发令之间,却看见一道人影的轮廓从前往后的,在蟒皮的下面浮动而来,一寸寸向蟒身的位置上推动过去。

    巨蟒把人吞了?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拔刀出鞘,无论被吞下去的那人是谁,我都得试试,能不能把人救活。

    我双手横握蔑天,瞄向蟒身之间,蟒皮上的那道人影也变得越发清晰了起来,我也在飞快估算出刀力道。

    我这一刀如果太轻,不但划不穿蟒皮,反而会让巨蟒在重伤之下,骤然发狂,那个时候别说救人,就算我们自己也要费上一番手脚才能自救。

    可我那一刀又不能太重,出刀太重说不定连蟒腹中的那个人,都得跟着一块儿被开膛破肚。

    我在不断估算着力道之间,蟒腹中的人影好像也在逐渐膨胀,只是短短片刻当中,就让蟒皮更为透明了几分,盖在身上的蛇鳞也跟着一片片的倒竖而起。

    蛇肚子里的人要出来?

    这个念头在我脑中飞快闪过的瞬间,一把尖刀蓦然从蛇腹当中透体而出,顺着蛇鳞之间的缝隙猛然划过,已经几近透明的蟒皮瞬间裂开了一道过米长的口子。

    一个满身披挂着尖刀的人影,也从蟒腹当中翻滚而出,摔在了地上。

    我还没看清对方全貌,那人就自己推开了盖在脸上面罩“我是李猬……救……快……”

    那人早已在蟒蛇胃液的腐蚀之下面目全非,就连双眼都蒙上了一层像是玻璃花似的苍白,李猬应该是看不见我们究竟是谁,只是知道对面有人。

    “人在哪儿?”我还没把话问完,李猬的嘴里就喷出一口鲜血,人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们斜后方也炸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被巨力从里向外炸飞的碎石,犹如出膛的炮弹,横空飞掠之间,老刀组纷纷抬刀向碎石拨打而去。

    他们几个还没来得及挡尽眼前的石块,一颗黑鳞蟒头就从炸开的石块当中疯狂冲出,紧贴在地上直奔一个老刀冲进而来。

    “躲开!”我从后面抓住对方肩膀将人甩向了身后,自己正对蛇头迎击而出。

    巨蟒也在一瞬之间猛然张口,两颗獠牙在我眼前簌然划过之间,我手中蔑天也改劈为刺,直奔着巨蟒口中刺去。

    我手中带着刮骨似的声响,从巨蟒上颚刺入半尺之间,蟒蛇的巨口随之闭合,蟒蛇下颚上两颗獠牙顺势向我小腹的位置上反撩了过来。

    我干脆狠狠把刀往下一压,才松开手掌抽身飞退,原本斜插在蟒蛇上颚的蔑天,瞬间变成了倒竖状态,被巨蟒闭合的下颚生生推进了自己的脑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