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红楼大贵族 > 第323章 蓉儿媳妇也死了?

第323章 蓉儿媳妇也死了?

 热门推荐:
    贾宝玉并未在怡红院待多久,就再次来到天香楼下,询问了一下概况。

    待听闻搜寻了这半日,只找到一根秦氏的簪子,贾宝玉也不意外。

    首先昨夜的大火烧的太久了,贾珍的尸骨肯定已经烧成了焦炭,又是在楼上,垮塌下来,肯定被打压成了粉碎。其次,就算有幸保留了一些残骸,有后来宁国府的奴才们翻找废墟,他们又非专业的侦查人员,这么一番折腾,便是最精锐的侦查和仵作进来,也不可能找得出什么别的证据了。

    不过,能证明贾珍和秦氏被烧死在楼上的证据还是很容易找到的。他们身上的金银首饰,轻易烧不坏。

    所以,他已经知道不可能留下什么隐患,才会安心回去睡了一觉。

    睡一觉,不但可以精神好好的处理接下来的事,而且,显得坦荡。

    带着晴雯和香菱两个美丫鬟在宁国府逛着,到了尤氏的屋里,听说他去了正厅,便也寻踪而去。

    贾珍一死,贾蓉又有害死生父的嫌疑,宁国府的主心骨算是被拆了。这个时候,尤氏一个人怕是不好应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不管怎么说,昨夜的事因他而起,他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来到宁安堂,贾宝玉让晴雯两人留在后头,自己从后廊进去,还没跨入正厅,就听里面一个高声道“珍哥儿媳妇,既然这蓉哥儿有弑父的嫌疑,依我说,就该交送顺天府,让朝廷秉公办理。珍儿是我们贾家的族长,绝对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尤氏看着面前这个神情激昂,一派正义凛然的长辈,心中冷笑一声,却也只得温言软语道“蓉儿再怎么说也是我宁国府的嫡派玄孙,若是他父亲真的没了,他就是宁国府唯一的继承人,也是贾家未来的族长。就这么交给官府,怕是不妥当。”

    贾蓉再怎么不争气,也是她名义上的儿子。贾蓉来继承宁国府,她将来还是宁国府的老夫人,若是贾蓉被官府抓去了,后果就不可预测了。

    这些鼠目寸光,一味自私自利的人,只想着贾蓉若是被废了,他们才有机会过继到宁国府来继承家业。

    说话人,是三房的二老爷贾敄,也是宁国府的近派一支。他家孙子有些出息,如今外地做了州县副官,只怕他还想着让他孙子回来继承宁国府呢,说的那么大义凛然!

    殊不知,要真是给贾蓉定了一个弑父的罪名,宁国府还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

    “先祖九死一生才挣下来的这份家业,怎么能交到一个有弑父嫌疑的不肖子手中?若他是清白,我自然无话可说,可是我听说,昨夜是珍哥媳妇你亲自让人把他看押起来的。

    若他真的是清白的,你又为何如此做?我说把他交给官府,也不过是为了让真相大白而已。”

    尤氏沉默了。正好看见贾宝玉从后门进来,她立马起身迎贾宝玉进厅。

    贾宝玉对她笑着点点头,看向厅内。

    呵,贾家不愧是百年豪门,这人丁当真可观。一眼看去,二三十个锦衣华服的中老年人,还有许多年轻的,都站在门外和各家长辈身后。

    贾宝玉却没有晚辈的自觉,直接到贾政身后一个位置坐了。

    见众人看着他,他便道“昨夜天香楼大火,晚辈也只是好奇过来瞧瞧,主宾有次,就不一一给各位长辈见礼了,请众长辈见谅。”

    众人自然没说什么,好些还客气的回应一句。也是,以贾宝玉如今的身份,还真没几个长辈有胆量寻他的麻烦。

    “珍儿媳妇,刚才我说的话,你可有不认同的?若是同意,就把蓉儿带出来吧。”

    贾敄继续逼问尤氏。

    其他人也默许了这种情况,没有人说别的话。

    虽然贾珍以往对族中之人还不错,但是以他们父子两的为人,就不会受人敬重,加上又有巨大的利益关系,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出面给贾蓉说话。

    他们巴不得贾蓉不能继承宁国府,如此,他们也才有机会谋取更大的好处。

    尤氏无奈,只得命人把贾蓉带出来,以期让他自辩。

    可惜,贾蓉不愧是贾蓉,一晚上的功夫,还是没想出一个头绪来,出来之后,也只是哭诉,说不是他干的

    他这般脓包,便是连正人君子,有心帮他一把的贾政都不好说话了。

    贾政虽然不愿意多生事端,但是贾蓉这副模样,属实不能洗清嫌疑。

    最终他也只能道“我们在这里说这么些,其实对敬大哥颇为不敬,他虽然出家了,但是如今宁国府出了这么大的事,算起来只是他的家事而已。

    蓉儿是他的孙子,该怎么处置,还该他来做个了结才对。”

    经过贾政这么提醒,众人幡然醒悟。是呀,怎么把贾敬给忘了?

    人家贾敬在,贾蓉再不孝,也没有他们来处置的份。

    于是贾政命人去请贾敬。贾敄等人心中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玄真观在城外,一处宁国府出资建造的道观,里面的道士,也是宁国府请来的,目的只是为了陪贾敬修行而已。

    说起来也算是一个笑话了,权贵人物就是不一样,出个家,也另有风采。

    不过,近来贾敬修仙问道之心愈发浓烈,道士们从各地寻来了许多仙方,炼制了诸般仙丹,贾敬服用之后,果然精气神大为振奋,这不,就快要羽化登仙了。

    听闻贾家来人请他回去,贾敬自不愿意。

    管家无法,只得把府里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贾敬,以求他回去主持大局。

    贾敬果然立马坐不住了,连连道“你,你们说什么,蓉儿媳妇儿死了,怎么死的?”

    他确实老迈虚弱了,一句话都说的不大清。

    管家们立马恭声回说“具体的奴才们也不清楚,昨夜天香楼突然起了大火,根本救不了。大奶奶她们本来就疑惑这火怎么烧起来的,突然小蓉大爷跑过来,哭着说大爷和蓉儿媳妇都在楼上。

    然后大奶奶就让我们上去救人,只是火实在太大了,最后也没能扑灭,整个天香楼正楼都毁了。直到现在大爷和小蓉大奶奶都都没见踪影,倒是在废墟里发现了一些小蓉大奶奶和大爷的随身饰物,大奶奶和族中的老爷们都断定,大爷和小蓉大奶奶都被大火烧死了。

    如今各房里的老爷们都聚集在宁安堂,就等着老爷回去主持大局呢”

    “当、当真?”

    贾敬惊得起身,不防腿发软,竟是一下子栽倒在蒲团之前。

    “老爷!!”

    众人大吃一惊。

    荣国府,王夫人收拾了一下,来到贾母的屋里。

    贾母昨晚没休息好,现在有些精神恹恹,被丫鬟们伺候着吃一些安神养气的汤药。

    王夫人上前请安,然后到下手规规矩矩的站着。

    贾母抬头看了一眼,道“你来了,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回老太太,事情差不多清楚了,珍哥儿,和蓉儿媳妇,怕是真的都死在天香楼里了。”

    贾母沉默了一下,忽然哼一声,道“好好的富贵日子不安生的过,总是要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来,便是死了,也不值当什么。

    以前珍哥儿在东府里为非作歹,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听说,只是我到底不是他的亲祖母,要是管着他了,怕是还怨我老婆子多管闲事。

    依我说,这件事我们也不用管,横竖是他们那边的事。”

    王夫人自然是点头称是,然后却犹犹豫豫,语言又止的样子。

    贾母便知道她有话说,就问了一声。

    王夫人这才细声道“听说各房里的老爷们都聚集在宁安堂,说是要送蓉哥儿去顺天府,让官府来查这件案子。

    我就怕,若是万一真的查出什么来,把蓉儿也填进去了,以后宁国府怕就没有人了。

    那三房里的二老爷,他们家有个有些出息的小子。刚才我听林之孝说,就是他主张要送蓉儿去顺天府。”

    贾母一听便知端倪,斥道“胡说八道,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蓉哥儿再怎么说也是宁国府的继承人,这一点谁还能翻过去不成?

    他们不过就是看着东府遭了难,一个个的眼睛都红了。

    传我的话下去,谁要是再敢说送蓉哥儿去官府,我先让人打瘸了他的腿!”

    见贾母生怒,王夫人也不敢违逆,只得应是,然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侧面说道“如今宝玉越发出息了,才这个年纪就在朝廷做了三品官,虽说在朝廷里有二殿下等人扶持,到底也太遭人眼了,之前还得罪了大皇子

    只是可惜,他没琏儿那般福气,琏儿将来还可以继承大老爷身上的爵位,万事不愁。

    只是宝玉将来万一他丢了官职,身上就一点护持也没有了。”

    王夫人话说的很轻,似乎就像是简单的闲叙一般。

    贾母瞅了她一眼,对鸳鸯等人道“你们先下去,我有话与你们太太说。”

    鸳鸯自然不敢有异议,悄眼看了王夫人一下,就领着其他丫鬟出去了。

    等到她们一走,贾母看着有些紧张的王夫人,忽摆正姿态,淡淡的道“跪下。”

    王夫人面色一变,却不敢违逆,只得抚着桌几,慢慢跪在贾母面前。

    hongloudaguiz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