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强国快递 > 002 假传圣旨

002 假传圣旨

 热门推荐:
    “师父,您老就不能安慰我一下?我这刚受打击啊!年轻人,需要安慰……何况,这设计,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

    刘跃一脸不高兴。

    矮胖师父好像根本就没瞧着他的不高兴。

    “你小子那脸皮比城墙道拐还要厚,需要我安慰?再说了,老子是会安慰人的人么?要求安慰,晚上跟我回家吃饭,让冬梅安慰你……明天咱车间公休呢。”

    “别啊,师父,师妹才上高中呢!”刘跃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从被丢到车间的第一天开始,老头子就没放弃把最小的闺女介绍给刘跃。

    “都十七了,明年要考不上大学,先在咱们厂弄个临时工干着,以后接我班,有对象,也踏实不是?”

    老头子毫不在意。

    “我都不嫌你比我家冬梅大八岁呢!”

    “师父啊,我自己嫌弃!真的!”

    刘跃觉得,没法愉快聊天了。

    “这可不符合国家《婚姻法》。”

    “先处着,培养感情不是?等明年冬梅满18了,你们就可以结婚了。后年老子就能抱上大胖小子不是?到时候冬梅接我的班,老子专门给你们带娃,如何?要知道,其他几个闺女,老子就没帮着带过娃!”

    老头子一副我对你很好的表情。

    “你们年轻人,不是说感情是婚姻的基础嘛。你都25了,看看基地里其他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娃都快小学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都是你这种,国家航天事业怎么发展?”

    刘跃觉得,自己要死了。

    论这些,他掰扯不过这些车间的老油子。

    为什么这么早就回基地呢?

    为什么非要拒绝在研究所,跑到一线车间来历练呢?

    1950年国家制定的《婚姻法》还没修改,其中第四条规定:男20,女18,始得结婚。

    刘跃俨然已经成了大龄单身青年。

    甚至算是待业?

    “老王头,又忽悠小刘给你当女婿呢!”

    正在刘跃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一名穿着四个兜蓝灰色干部服的干瘦眼镜走了过来,听到两人对话,不由打趣着。

    “啥叫忽悠?我说你这当干部的,也不考虑会影响同志关系。我这是关心徒弟,25岁的大龄单身青年,不解决后顾之忧,怎么更好地为国防做贡献?”

    老王头根本不在乎车间主任的颜面,直接甩了个白眼。

    “你们这些干部,也不关心车间年轻同志……”

    刘跃看到车间主任,心中狂喜。

    救命稻草来了。

    “赵主任,您找我?”

    “没有啊。我到车间看看!”赵德明一脸笑意,见老王头不高兴,说道,“你师父说得不错,是该成家了。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嘛!”

    “别啊,您昨天不是说今天跟我讨论便携式单兵107火箭炮设计嘛。”

    刘跃一听,这哪里能行。

    “再说了,革命尚未成功,怎敢先谈婚论嫁!”

    明天是公休日,现在基地生产计划少了很多,机关,学校,车间等单位统一在公休日休息。

    老头子一直想拉郎配,加上小闺女王冬梅对刘跃也中意,唯独就是还在上高中,没满18岁……

    刘跃不跑,晚上非得被师父拉回家去。

    这要不得!

    “个人问题确实该解决了。没后顾之忧,才能更好为国防做贡献嘛。你师父这样的老同志,就是觉悟高,这也是我们的失职啊……”

    赵德明见刘跃吃瘪,如同那六月天里吃了根冰棍般舒坦。

    “老王头啊,你考虑周道,不亏是咱9车间最优秀的车工,思想觉悟高,技术过硬,关心同志……”

    “那是,我这也是为了国防事业,帮他解决了后顾之忧,才能让他为国防做更大贡献嘛!”

    老王头一点都不见外,对车间主任的马屁很受用。

    赵德明转身就走,刘跃可不放弃。

    再跟老头子待在这里,要疯。

    “赵主任,刚才我去机关找厂长了,他说总部机关批准了,让我回来跟您商量商量,先弄几门样炮出来……”刘跃一把拉住赵德明的手臂,大声地说道。

    “不是上面没同意?”

    老王头一愣。

    等他回过神来,刘跃已经拉着赵德明走了好几米远。

    “厂长真这样说?为什么我没接到通知?”赵德明停下,怀疑地看着刘跃,“你小子是为了躲你师父才说的吧?”

    “我哪敢骗您!真的!”刘跃撒谎,面不红,气不喘,胸膛更不起伏。

    赵德明依然不信,“你的那个设计,可是被技术部给毙了。技术部门不是专门找你谈过?”

    “厂长被我缠烦了,再加上2109厂那边时不时来嘚瑟,瞧不起咱们搞火箭炮的,厂长就让我滚来找您……”

    刘跃编的理由,如同是真的一样。

    “厂长也说了,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我军战略意图,先用咱车间小金库,等看到样品,厂里再给。经费不准超过五千,让我一个月弄出来,不然永远别在他面前出现……”

    刘跃说这话,让赵德明有些相信了。

    作为9车间的负责人,对上面的直属领导脾性还是了解的。

    他也被刘跃缠烦了,昨天还找厂秘办的张振抱怨,希望张振给郑建国吹吹风,把这小子弄回技术部。

    整天瞎折腾,要想修理他吧,人家组织关系在机关总部,就连厂长郑建国都没办法。

    而且还是基地为数不多,最年轻的研究生,没有之一。

    2186厂是专门搞火箭炮的,而2109厂则是搞导弹的。

    火箭炮跟导弹,区别就在于一个制导舱。

    2109厂骂2186厂只会搞数量,野蛮,粗暴;2186厂骂2109厂败家,一枚导弹可以生产多少枚火箭弹了……

    现在部队订单少了,上级给的计划少了,搞导弹的开始往火箭炮延伸;搞火箭炮的也开始往导弹领域伸手。

    要不然,刘跃这种学的专业大多数都是导弹相关的人,也不会被郑建国给弄到2186厂。

    “五千?你那玩意儿就一个铁皮筒子,加个铁架子,敢张口说五千?你确定不是在厂长说的五百后面添了个零?”

    赵德明跳了起来。

    开玩笑,要从自己小金库里面掏钱,如同要他的老命。

    心中更是埋怨厂长郑建国不已。

    厂里不给经费,让9车间动用小金库,一动就是这么多。

    整个车间一百多号人,多少年省吃俭用才攒下不足两万,郑建国为了不被烦,居然一下子就给抹掉三分之一。

    不行!

    “还有火箭弹呢!没火箭弹,这玩意儿就是个摆设啊。”

    刘跃一看有戏,开始烧猛火,“领导,咱厂长可说了,看成果再补钱。要是没炮弹,随便焊接个架子,他那样的性格,能认账?至少,咱们得拉着他听个响不是?”

    找德明不疑有他。

    一直以来,刘跃虽然喜欢胡搅蛮缠,倒没干过假传命令的事。

    他不知道,刘跃不假传命令,根本没可能让设计从图纸走向成品。

    “图纸是你设计的,咱厂各个车间你也熟悉,自己去弄,别来烦我。没成果,不准来见我!”

    赵德明也不想见到刘跃,学习厂长,下了命令。

    厂长发话了,不给钱也不行。

    要不然到时候问起来,小金库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