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37、迷人的误会

37、迷人的误会

 热门推荐:
    萧宏远坐在前面的驾驶座上,陈汉升和高嘉良之间的小动作动都被他看在眼里,再联想起那天包子铺的事情,他心里忍不住好笑。

    陈兆军那么厚道一个人,生出的儿子却这么皮。

    萧宏远是干刑侦的出身,下意识的就会观察身边人的一举一动,这几个年轻人的状态都是各不相同。

    王梓博大概是坐在副驾驶的缘故,毕恭毕敬的最老实;

    高嘉良虽然坐在最后一排,时刻没忘记和萧容鱼献殷勤;

    萧容鱼呢,她有时候玩手机,有时候也和高嘉良聊聊学校里的事情,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她的膝盖总是对着陈汉升方向,这种微观动作反应了内心里一些潜意识;

    陈汉升大概是最没有拘束感的,他直接把背倚倾斜到160度,还在加油站买了份报纸,一路上不是看新闻就是睡觉,偶尔还兴致十足的打听警队里的八卦新闻,只是很少参与高嘉良和萧容鱼的话题。

    “这个混小子,居然还嫌小鱼儿幼稚。”

    萧宏远从陈汉升细微举动里捕捉到这个信息。

    关于学校的话题很容易就涉及学生会,因为军训后是社团的招新大潮,高嘉良就自矜说道:“放假前我刚刚通过了宣传部的初试,回校后就进行二面,应该没多大问题。”

    王梓博一脸羡慕:“那不错啊,我去了组织部面试被刷掉了,都没办法进二面。”

    “你们居然都去学生会,我都没想好要不要进呢。”

    萧容鱼有些苦恼,她现在就已经面临班上的同学、学长、甚至其他外校男生的注意,如果再进了学生会,可以想象整天都被各种告白包围着。

    “小陈,你呢?”

    萧容鱼看到陈汉升悠闲的看报纸,就主动问道。

    “我现在是外联部副部长。”

    陈汉升视线都没离开报纸,随口说道。

    “噗”

    听到这句话,高嘉良马上做夸张的喷水状,然后嘲笑道:“汉升你当了班长尾巴都翘上天了,说话一点都不切实际,你要是副部长,我就把港城体育馆厕所的屎全吃光!”

    萧容鱼和王梓博也不信,哪有大一的副部长,不过萧宏远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他发现陈汉升说话时肢体动作的波动很小,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于是问道:“大一当副部长很少见吗?”

    “基本不可能的。”

    高嘉良大声说道:“谁会让大一新生当副部长,真当他是拯救世界的超人啊,陈汉升你说是不是?”

    “我不想和骗吃骗喝的人说话。”

    陈汉升不搭理高嘉良,把头向后一仰,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切。”

    高嘉良不屑的撇撇嘴。

    萧宏远心里有数,基本不可能,那也就是还有一点可能。

    ······

    建邺到港城私家车也要4个小时,不过快到家的时候,萧宏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说道:“局里临时有任务,前面四岔路口我把你们放下来。”

    “我还有挺多行李呢。”

    萧容鱼指了指后备箱,她报到时候有五六个箱子,回来时候也有两三个,真不知道女生哪里这么多东西可装的。

    “没关系,萧叔叔,我可以帮容鱼搬一下。”

    高嘉良马上举手说道。

    “我也可以帮下忙的。”

    王梓博觉得坐了别人的车,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的,尤其还能接触到萧容鱼。

    只有陈汉升假装没听见,反正又不是没劳动力。

    “那就让陈汉升帮我搬一下吧。”

    偏偏萧容鱼不让他如愿,点将似的点到了陈汉升。

    陈汉升没办法,心想早知道我昨天就回来了,都怪狗日的王梓博,非要省这100块钱车费。

    现在正是下午四点左右,港城这个时候的天气最舒服了。

    初秋扫去了夏末最后一丝燥热,徒留清爽和惬意,阳光温暖而宁静,路边有几个穿着单衣的大爷正在下象棋,自行车缓慢的擦身而过,偶尔带起一片片翻飞的树叶。

    萧容鱼俏生生的走在前面,秀发扎成的马尾辫随着动作在摇摆,将近1米7的个子高挑玲珑,有这样背影的女生肯定不会丑的。

    陈汉升正暗自欣赏,没想到萧容鱼走着走着突然转过身,一张娇艳如花的瓜子脸正对着陈汉升。

    “干嘛?”

    陈汉升吓了一跳。

    “刚才为什么不想帮我搬行李,以前你肯定会第一个冲上去的。”

    萧容鱼黑白分明的眼眸有些不高兴。

    陈汉升心想多大的事,谁帮你搬不都一样,不过张口又变成:“我也想说来着,但是被梓博和高嘉良抢先了。”

    “真的?”

    萧容鱼狐疑的问道。

    “千真万确,我不好意思和他们抢罢了。”

    陈汉升一脸诚恳的说道。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不能再谦让了。”

    萧容鱼皱着细细的柳眉,教给陈汉升做法。

    陈汉升现在只想送完萧容鱼,然后回家躺着,所以萧容鱼有什么奇怪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比如说在路边看到卖糖葫芦的,萧容鱼让陈汉升去买。

    陈汉升摇摇头:“我身上没零钱了。”

    他的确没零钱了,除了整张整张100元的纸币。

    不过那也好办,萧容鱼从兜里掏出一元钱递给陈汉升:“我这里有,你去买吧。”

    陈汉升睁大眼睛,心想女人的脑回路是三角形吗,直路不走偏要拐弯,有钱自己买就行了啊。

    不过为了早回家,陈汉升还是照做,拿到糖葫芦以后,萧容鱼心情这才好起来,眯着长而媚的眼睛吃掉一个裹着糖片的山楂后,嘴唇染得亮晶晶的。

    “你要不要吃一个?”

    萧容鱼问道。

    “不要。”

    陈汉升摇头,他对这些甜食没多大兴趣,不过越是拒绝,萧容鱼偏偏执拗的要陈汉升吃一个。

    “好,好,好,我吃。”

    陈汉升无奈的叹一口气,心里也默默发誓:以后再和萧容鱼一起回家,我就是狗。

    萧容鱼将糖葫芦举到陈汉升嘴边,陈汉升不情不愿刚张开口,突然愣了一下,原来老头子陈兆军和一群人从对面走过来。

    陈兆军也很诧异,没想到在这里碰到陈汉升,更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个女孩子正给他喂糖葫芦。

    不过两父子谁都没主动打招呼,就这样把画面定格在心里。

    陈汉升把萧容鱼安全送达后,拒绝她妈一起吃饭的邀请回到自己家里。

    梁美娟也是刚下班不久,一边抱怨陈汉升不知道提前通知,一边把冰箱里的吃食拿出来解冻,就连陈兆军下班后都受到牵连。

    “陈兆军,你儿子现在本事大了,放假都不知道先打个电话,什么时候悄摸的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看你吃不吃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梁美娟在喋喋不休,陈兆军和陈汉升却默契的对望一眼。

    眼神交汇的一刹那,这对无聊的父子又同时别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