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一章 耳畔低语

第一章 耳畔低语

 热门推荐:
    炽阳悬空,炎炎烈日。

    如今正值夏季,草木生长的特别茂盛,树叶油亮,榆树枝繁叶茂。撑起了一片浓浓的绿阴。

    魔都,天虹科技公司大厦内,一个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手中握着名牌大学的毕业证书,焦虑地站在长廊里,等待着接下来的面试。

    “下一位。”

    平淡的女声从挂着面试室三个大字的房间内传出,一位神情落寞的青年与另一位容光焕发的西服青年擦肩而过,朝着大厦外走去。

    青年大概有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身严肃地黑色西服,身材高大,皮肤白皙样貌颇为俊朗,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萎靡的气息。

    他叫虞苏,是魔都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在学院里可以说是天之骄子,毕业前意气风发,想要在魔都闯下一片属于自己的辉煌。

    却没想到,毕业之后困难重重,工作难找,而最为关键的是自己也经常听到莫名的幻听。

    那幻听,如同恶魔的呓语,时而在白日,时而在夜晚,让虞苏辗转难眠,精神失常。

    在面试时,那种声音也是经常响起,让他头疼难忍、难以自拔。

    这也是他出身名校却一直没有工作的原因:没有老板会愿意接受一位疑似有病的员工。

    医院的大夫检查了数次,最后告知虞苏紧张所致,只要放宽心态,一切自会无碍,头疼的毛病也自然会消失。

    虞苏将信将疑,带着这股疑问,游走在街道上。

    那股源自灵魂深处的疲倦不停地冲击着虞苏的大脑,行走在大街上,虞苏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离自己远去,现在行走在大街上的,仿佛只是一道没有灵魂的躯壳。

    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莫名从虞苏脑海中爆发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不断加剧的低语!

    “额啊”

    他瞬间跌倒在地上,用力地蜷缩着身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疼痛不断加剧,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让虞苏难以抵挡,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甚至都抓掉了一大把也无济于事!

    他甚至想一刀结束自己的生命,只可惜手中无刀,根本就没有办法自我了断。

    而此时此刻,正在大街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看着虞苏的惨状,指指点点。

    “这人怎么了,发病了?”

    “谁知道,真是倒霉,出门竟然遇到这种事儿!”

    “我就知道今天不应该出门,晦气!”

    “少说两句,我刚刚打电话叫救护车了,来两个小伙子帮帮忙吧。”

    外界的声音并没有被虞苏所得知,他现在还沉浸在那恶魔般的低语之中,无法自拔。

    “什么究竟是什么东西!”

    即使这呓语已经持续了数个星期,但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彻心扉。

    “快,快来按住他!”

    附近的好心人已经上前来,两人按住虞苏的胳膊,两人按住虞苏的腿,而一个年岁似乎很大的老者则是迅速掐着虞苏的人中,想要让虞苏回过神来。

    虞苏猛烈的挣扎着,那恶魔的呓语越来越近,他仿佛听到了狞笑之声,笑声中带着得意与自己听不懂的言语。

    剧烈的疼痛与陌生的狞笑让虞苏感到无尽的恐惧,他仿佛被置身在一道暗黑囚笼之中,无法挣扎。

    “伟大的虞”

    “您是”

    “您执掌”

    “请庇佑”

    在恶魔般的呓语之外,突然间,一道令虞苏半知半解的声音出现,那道声音仿佛黑夜中的阳光,又仿佛落水者的稻草。

    “请您接受祭品”

    虽然虞苏不知道那道声音用的什么语言,但在一知半解与愈发愈加剧的痛处之下,虞苏连忙大声喊着:“接受!我接受!”

    正在平复虞苏的老者与围观人群为之一愣,就在这一瞬间,虞苏身体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瞬间挣脱了附近好心人的掣肘。

    虞苏只感觉自己的头疼仿佛开始消退,不由大喜,刚刚站起身来,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随即眼前一黑,飘散到了上空。

    老者见虞苏挣脱了众人的束缚,站起身来后又突然瘫倒在地上,连忙上前为虞苏把脉,不料脸色一变。

    紧接着,老者迅速探了探鼻息,却不见半分,当即就是有些发愣,久久不能平静:“死死了”

    围观群众一阵哗然,闪光灯接连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讨论声在围观群众中产生,各大论坛纷纷出现了魔都街头青年发病死亡的消息。

    但不知为何,新闻越来越偏,最终竟然被报道成了“工作压力太大,魔都青年当街猝死”的新闻。

    整个网络上也引此产生了一股青年压力大的风潮,至于那位猝死的魔都青年已经被人下意识的忘却了。

    虞苏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感觉附近很暗,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自己脑海中的低语声在这里也短暂的消失,仿佛一切都不复存在,让虞苏感到一阵舒服。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终于解脱了。

    在虞苏感叹之后,紧随其后的便是无趣。

    附近的一切感觉虞苏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自己只能在心中遐想,自己甚至连手指头都无法驱动半分。

    一连几天,虞苏都是在这种状态下渡过的。

    他可以感受的到微风拂过自己的身体,他连一根手指动都动弹不得,只能感受着附近的动静,眼前一片黑暗。

    寂寞能够把人逼疯,这几天的功夫已经让虞苏恨不得回到头疼欲裂的状态了。

    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下,一道明亮的光突然传到了虞苏双眸之中,让虞苏迎来了久违的明亮。

    “伟大的渔,您忠实的部族逃过了这次的危机,终有一日,您的旗帜将在青南飘扬,有渔部落的火光将昂扬不灭!”

    身体逐渐轻盈起来,力量的感觉渐渐出现在颜齐的身上,双眸中的那股明亮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直到,他看见了高高悬挂在天上的太阳。

    以及

    那几十个疲惫不堪、满身伤痕却跪倒在一块破损泥土雕像前的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