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二章 难道我是神?

第二章 难道我是神?

 热门推荐:
    “总有一天,我们会带着荣耀重返阳野,有渔的旗帜将迎风飘扬,有渔之火亘古永存!”

    土丘大川旁,一位身上涂抹着不知名植物汁液、脸上充满疲倦的苍老老者虔诚的跪拜在小泥土像前,不远处摆着一头硕大的野猪尸体。

    附近的青壮原始人望着野猪尸体忍不住的流口水,但内心的还是被他们压制住了,只能在心中想一想肉质鲜美的野猪。

    毕竟这头野猪是给渔神的祭品,是用来保佑部落未来的。

    随着虔诚老者的祭祀,一股无形的气体缓缓朝着虞苏飘来,被虞苏吸入身体内,登时神清气爽,那种感觉好生美妙。

    老者奇形怪状的跳了一曲舞蹈之后,一道拘谨而又充满尊敬的声音逐渐被虞苏所听到:“伟大的渔,请您告诉您忠诚的仆人,有渔部落将何去何从?”

    伟大的虞?有渔部落?

    这都是什么东西?

    虞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他没有回复这老者,而是认真观察了一下自己能够看到的所有地方。

    映入眼帘的一条宽敞的大河,根据虞苏的估计,河宽大概有二十米,河水较为浑浊。

    在大河畔,有这大约九十左右个原始人在一个疲惫老者的指引下虔诚地对着泥土像祭祀。

    他们的神色无一不是疲惫不堪,在场的人大多都是青壮,近乎有五十左右,剩下的四十余人大多都是女性,唯有七八个孩童与三位老者。

    除了孩童与老者,其他人近乎人人带伤,有的甚至断了一个胳膊,简单的敷了些许草药后,依旧虔诚的跪拜着泥土像。

    虞苏似乎明白,泥土像好像就是自己先前的化身,自己的灵魂在之前仿佛暂时寄身在泥土像里。

    方才他们祭祀给了祭品之后,虞苏便慢慢有了行动能力,这才可以自由行动。

    “我是这九十多个原始人祭祀的神灵?”

    虞苏有些懵,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自己怎么会变成原始人的神灵呢?

    但很快,虞苏心中猛然一变,因为他发现了方才因为祭祀野猪得来的几缕气体已经消耗了一缕,而自己也只不过是略微观察了一下四周而已。

    “有渔部落,拜渔!”

    猛然,那苍老老者突然大喝一声,所有的原始人开始起身,跳起了一种虞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怪异舞蹈,看的他是一愣一愣的。

    但虞苏可以明显的感到,体内的气体开始迅速增加,逐渐壮大,最终安心的在虞苏体内扎根,牢牢存在于那里。

    “伟大的渔,请您告知您最忠诚的仆人,有渔部落将何去何从?”

    那股虔诚而又拘谨的声音再度出现在虞苏的脑海里,虞苏也知道这是那身上涂满不知名植物液体的老者所言,但并不知道说些什么。

    犹豫一下,虞苏回复了一句:“扎根于此,壮大族人。”

    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按兵不动等自己观察好局势在做打算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体内气体再度被迅速消耗,消耗了近乎三分之二的气体才勉强停下,这让虞苏很是难受。

    气体这玩意儿无时无刻不再自行消失,虞苏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来的,但他知道这是维持他自由行走的东西。

    现在,他只知道气体似乎可以通过祭祀、原始人祭拜自己得来,其他的途径虞苏也是两眼黑什么都不清楚,这让虞苏有些无奈了。

    虞苏沮丧了片刻后,很快就拾取了信心,准备开始了解现在自己崭新的人不对,是崭新的神生。

    崭新神生的第一步,那就是先要了解了解供奉自己的这个小部落是什么情况。

    不过不是现在,因为虞苏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困了·

    他感觉那泥土小像仿佛是什么金丝软床,情不自禁的靠近那里,意识逐渐涣散起来,美好的梦境逐渐朝着他袭来。

    “根壮”

    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巫祝耳畔响起,巫祝先是一愣,随后欣喜若狂,开始朝着那泥土小像不停地跪拜着,口中喃喃道:“渔,渔,您您的光辉永垂不朽,您是我们”

    而见到巫祝如此行径,其他的原始人不明所以,但其中聪明的原始人当即就知道了必然是神灵下达了指示,大喊一声:“伟大的渔神显灵了!”

    随后,原始人们开始再一次虔诚的跪拜起来,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一个身上随意披了件兽皮的精壮大汉蹑手蹑脚的来到巫祝身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巫祝,伟大的渔下达了怎样的指示?”

    听到精壮大汉的声音后,巫祝愣了愣,开始琢磨起来。

    根、壮,这是什么意思?

    根,树根?

    壮,强壮?

    “聪明”的巫祝在心中想了想后,立马大声宣告:“伟大的渔让下达了神谕,告知我们树根和强壮!”

    原始人们面面相觑,根本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那精壮大汉再次轻声询问道:“巫祝,这是什么意思?”

    巫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场面一度十分安静,没有丝毫动静传出。

    突然,一个围着兽皮手持石矛的青年战士灵机一动,大声开口道:“伟大的渔的意思是不是让我们消灭树根部落,壮大有渔?!”

    树根部落是附近的一个小部落,人数只有三四十,在几十个太阳落山之前有渔部落都不带正眼看他们的。

    如今有渔部落虎落平阳,这树根部落当然就被他们想起了。

    “一定是!”

    巫祝也恍然大悟,大声喊道:“有渔的战士们,有羊氏霸占了我们的家园,杀害了我们的族人,我们一定要报仇!”

    “伟大的渔神谕指导我们消灭树根部落,吞并他们,壮大有渔,让有渔的火焰重现燃烧在阳野!”

    “吼,吼吼,吼!”

    五十多名青壮战士兴奋地举起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仰天长啸。

    巫祝又神神道道的做了几个动作,随后大喊道:“杀啊,消灭树根部落!”

    “杀!杀!杀!”

    精壮大汉立马作出回应,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声,粗壮的手臂上登时浮现出十七道血纹来,那手臂看起来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血纹战士,部落里的最强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