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五章 绝望中的光芒

第五章 绝望中的光芒

 热门推荐:
    望着对面那个与自己只有一线之隔的世界,虞苏陷入了沉默。

    自己该怎么过去,这三十厘米的玻璃门又能干些什么?

    他盯着这个玻璃门,想要从玻璃门的另一边看着属于自己的故乡。

    虽然那一边是白鹰国,自己的故乡在白鹰国的大洋彼岸,但白鹰国也是地球的一个国度,免不得有些触景生情。

    虞苏本以为,自己只能通过玻璃门观察白鹰国这个不知名的街道,但却突然发现,这个玻璃门竟然可以随着自己的神念来移动!

    只不过移动的速度极其缓慢,缓慢到虞苏一个小时只能移动几百米的距离!

    街头上来来往往都是各种肤色的人群,街边繁华无比,虞苏只能猜测这里是哪儿。

    “估计是白鹰国哪个在国际上知名的大城市吧。”

    虞苏自嘲的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纽约?洛杉矶?旧金山?”

    无所谓了,反正他都没去过,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这几个城市的名字。

    他继续操控着玻璃门移动了一段距离后,他的神念突然捕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波动!

    就像是电台突然接通的某个无线信号,虞苏带着好奇捕捉了那个信号,开始朝着那个信号的方向缓慢的移动着玻璃门。

    他现在很确定,所有人都看不见那道玻璃门,否则自己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移动了好几个小时。

    玻璃门被他缓缓移动到了一家比较奢华的医院内,虞苏也没有在意医院的名字,还没等他移动多久,一道充满着绝望以讽刺的言语传到了他的耳畔: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玉皇大帝不管是谁,只要能救我一命,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侍奉在您的左右,永不背叛。”

    虞苏先是一愣,随后顺着捕捉的这道波动,猛然间瞬移了起来,玻璃门几乎在一瞬间就移动到了这道声音主人的专属病房内。

    刺鼻的消毒水味随处可闻,一阵阵阴冷的风随着来往的人员频繁将至,华裔青年蜷缩着身子,无力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仿佛宣告了自己的死期。

    虞苏并没有第一时间联络,而是简单的观察了起来。

    通过神念,他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个青年体内有一股黑色的杂质,大体是在肺腑之中,若是任由下去不出几个月就会殃及心脏,暴毙而亡。

    “绝症?小伙子年纪轻轻有点惨啊。”

    虞苏也没有想太多,下意识的将一丝丝信仰之力拨动了过去,将信仰之力透入青年体内。

    然而令虞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股信仰之力迅速吞噬了三分之一的黑色杂质才消散,这就让虞苏有些茫然。

    刚才的这点信仰之力,还不足虞苏半天所得的五分之一呢。

    无意间发现自己可以治愈疾病后,虞苏登时透过神念对着青年道:“信仰我,你的病痛自然会消失。”

    无形的声音从苏子安脑海中响起,苏子安当即吓了一跳,疑神疑鬼的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便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只得苦笑一声:“没想到病入膏肓,都已经产生了幻听时也,命也。”

    虞苏有些尴尬,只能重复一遍:“信仰我,你的病痛自然会无形消失。”

    “您您是哪位?!”

    当声音再度从苏子安的脑海中响起时,苏子安瞬间就相信了刚才并不是什么幻听,便颤抖的询问着。

    他又不是什么傻子,现代科技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入侵大脑,如果第一次他以为是幻听,那么出现第二次必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幻听了。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漫天神佛是存在的,而自己恰巧遇到了这么一位!

    “虞,你称呼我为虞神就可以了。”

    在听到虞苏的回应后,苏子安的双手更加颤抖了,他激动地差点跳起来,虔诚的说道:“我愿意信奉您,虞神冕下,我愿意成为您忠诚的信徒,愿意成为您在人间的行走者,我愿意花光我每一分钱为您铸造金色神像!”

    而与此同时,虞苏也开始感觉得到,苏子安身体内的一道浅浅的线已经与自己相连,开始源源不断的为自己提供十分微弱的信仰之力。

    这股信仰之力十分微弱,大概苏子安这样没日没夜不停地提供,持续半年才能让虞苏获得相当于献祭一头野猪的信仰之力。

    这样也可以获得信仰之力?那么为什么有渔部落的近百个原始人不能给我这样提供,他们对我的虔诚程度可比眼前的这个苏子安要高多了。

    “咏我之名,万世太平。”

    虞苏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学习神棍般的随口说了一句不相干的废话,开始驱动信仰之力为苏子安彻底去除体内的那股杂质。

    消耗不是很大,苏子安体内的那股黑色杂质被成功褪去,虞苏也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继续站在玻璃门前,观察着苏子安的举动。

    虽然获得与消耗不成正比,但用这些信仰之力研究研究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也是可以接受的。

    在虞苏治疗完的不久后,苏子安与虞苏连接的那根淡淡的、只有在刻意观察下才会呈现出的线条似乎又粗了一圈,提供给虞苏的信仰之力又稍微多了一点。

    虞苏也不知道这是因为苏子安身体恢复健康而导致的还是信仰更加虔诚而导致的,或者两者皆有。

    “虞神冕下,我感觉我的身体轻盈了很多,是您帮助我恢复了身体吗?”苏子安忍不住询问道。

    然而,虞苏现在还在研究线条与信仰之力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空闲时间搭理这位刚刚成为自己信徒的苏子安。

    苏子安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复,又张口询问:“冕冕下,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嘛?”

    迟迟没有得到回复的苏子安只能请医院的教授来检查一遍身体,令教授们称奇的是,苏子安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似乎昨天那个被确诊为绝症的华裔企业家不是他一般。

    白鹰国的医学教授用着英文惊叹道:“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天神居住在九霄之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们所注视。”苏子安微微一笑,用着英文回复了一句看起来不是很相关的话:“维利尔教授,我现在可以出院了吗?”

    “当然可以苏,你现在已经健康了,随时都可以出院。”

    那位被称为维利尔教授的白人点头道:“不过我建议你住院在检查一段时间,如果复发我们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控制你的病情。”

    “不必。”

    苏子安摇了摇头,接着道:“况且,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什么事情?”

    “买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