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十九章 烈山氏

第十九章 烈山氏

 热门推荐:
    青南,有虞氏部落势力范围。

    经过一夜的赶路,战士们还是提着两头鳞牛,光荣回归,他们每个人都挺胸抬头,仿佛这鳞牛真的是他们狩猎的一般。

    “意!意!意!意!”

    有虞氏部落的人开始欢呼,不停地喊着意的名字,这让意满意极了,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意抬起手中的石矛,部落的声音立马停下,他们尊崇地看着意,意犹豫一下,开口喊道:“来,杀鳞牛,吃!”

    “吼吼吼,吼吼!”

    有虞氏部落的人更加兴奋起来,他们快速跑了过去帮战士们把鳞牛卸下,开始准备抽筋扒皮,而意则是看了一眼后,立马吩咐两位战士带着那半路冒出来的老头去见巫祝婴。

    老头麻木的被架到了山洞里,瑟瑟发抖,而意一见坐在角落里的巫祝婴,立马尊敬道:“巫,我们在狩猎的途中遇见了这个人,应该是外来部落之人,他的语言不属于青南和阳野。”

    同时,意又接着道:“在狩猎时,我们发现了一只凶猛的怪兽,它个头很大,一口一个鳞牛,长了很多牙齿”

    意自认为生动形象的描述了当时的场景,然而巫祝婴却听了个迷茫。

    个头很大,有很多牙齿,黑色的,有腿有手

    这样鬼能知道是什么东西啊!

    “嗯这这个应该是棘背兽吧”

    见多识广的巫祝婴磕磕绊绊,说不出什么花样来,只能随便说了个个头大、牙齿多的猛兽了。

    还没等意追问,巫祝婴便主动问道:“这老头就是你们狩猎时抓到的?”

    “嗯。”

    意点了点头:“我听不懂他说的什么,带回来看看您知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巫祝婴闻言点了点头,看着老者,开口道:“你哪儿来的?”

    “咕噜,咕叽咕叽,朋巫特特。”老头七嘴八舌的说着,搞得巫祝婴有些头大。

    但巫祝婴听懂了。

    巫祝婴用着老者相差无几语言说着:“我是有虞氏的巫,你从北方来的嘛?”

    但巫祝婴说出的话十分磕磕绊绊,犹如一个语言初学者一般。

    那老者先是愣了一下,在听到巫祝婴说的话后,疯狂的点了点头,并开口道:“咕叽,咕嘟,咕噜噜”

    巫祝婴:“?”

    巫祝婴知道,这是来自北方地区的一种语言,当初自己跟随在一位伍巫身边学习了一段时间,但并没有深入研究。

    今天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己还是听不太懂这老头说的什么。

    巫祝婴隐隐约约的听懂了,“北方、巫、部落”这么几个单词,但并没有办法给他联系起来是什么意思。

    于是,巫祝婴也开始咕叽了两句,老者也咕嘟咕嘟,让啥都不知道的意一脸懵逼。

    他们说啥呢,我怎么啥都听不懂?

    于是,他向巫祝婴投去疑惑的目光。

    巫祝婴也看到了意的目光,轻咳两声后,对着意说道:“他是从北方来的,被他部落的巫驱逐了。”

    意好奇的询问道:“为什么驱逐他?”

    我也没听懂原因啊!

    巫祝婴在心中吐槽一声后,对着意道:“我不知道,没听懂。”

    意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看向了老者,接着道:“那我们怎么处理他?”

    巫祝婴看了一眼老者,很是为难。

    巫祝婴一眼就看出来这老头不是什么血纹战士也不是什么巫,只是一个年老体衰的普通人而已,似乎什么作用都没有。

    “把他赶走吧,有虞氏部落不能养闲人。”巫祝婴无奈的开口。

    要是换做以前,这老者是会被献祭给伟大的虞的,可惜现在伟大的虞不接受人的献祭。

    那老者似乎听懂了巫祝婴与意的聊天内容,还没等他们二人有所行动,便主动开始做一些事情。

    他捡起周围的一块石头跑了出去,意和巫祝婴见状便跟了上去

    只见他在周围转悠了一圈,选择了一个地方,在地上挖了个小坑,把随身携带的一块种子扔了进去,把土填上,又“咕噜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意和巫祝婴面面相觑,最后意开口道:“他是不是会播种?”

    “看起来好像是。”巫祝婴点了点头。

    但他们并不确定自己听的是不是,于是带着这老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很快,他们来到了那一片豆类前,种见他们三个来,紧张地站了起来,还没说些什么,却见巫祝婴指着这片即将成熟的豆类,开口道:“这是什么,你知道嘛?”

    “菽!”

    那老者说出了一个字,登时引起意和巫祝婴一愣:“你说这是什么?”

    “菽,这是菽!”

    老者断断续续地说着,看起来似乎是刚学不久:“我我会”

    他说的很艰难,一直说不出来什么话,搞得两人干发急:“算了,先留着吧,以后就在这儿看护菽,和种一起。”

    这么看来,这老头也算是特殊性人才,以后管他饭,让他看护菽,也算是可以了。

    巫祝婴不认为这老者能活很多年,顶多一两年就死了,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尽可能的让种在他身上学到更多的知识。

    “我我烈山,我,烈山氏!”

    突然间,那老头似乎是想到了怎么说,大声喊着:“我,菽。”

    “烈山氏?”

    巫祝婴一听,登时有些欣喜:“你是从烈山氏来的?”

    “嗯。”

    老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又比划了两下,说了几声巫祝婴听不懂的语言。

    “种,以后跟着他好好学。”巫祝婴大喜过望,对着种认真的吩咐道。

    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随后,巫祝婴便与意一起去准备鳞牛的事情了。

    鳞牛那么大,而且还是两只,当然要合理的划分一下了。

    鳞牛皮可以割下来,留作下一次交易用。

    在这年头,兽皮、粮食、陶器,可以说是通硬货,兽皮可以御寒、粮食可以饱腹,陶器便利生活。

    有虞氏还处于发展阶段,虽然战士多,但陶器不足始终是个问题。

    巫祝婴前去见那两只鳞牛已经被剥了皮,便开口道:“留下半只,祭祀给伟大的虞,剩下的想办法储藏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