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五十章 鬼婴

第五十章 鬼婴

 热门推荐:
    水!

    我需要水!

    鲁伊斯浑浑噩噩地从昏迷种清醒过来,如同潮水般涌来的,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渴望。

    迷迷糊糊之间,他想要站起身来,却无法挪动手脚,仿佛自己失去了对四肢的控制。

    挣扎着却无能为力,经历了许久,鲁伊斯才睁开了眼睛,摆脱了先前那种被压制的难受状态。

    他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的墙面,以及身旁数位军人打扮的白人。

    为首的一个军人见鲁伊斯幽幽醒来,立马微笑行军礼道:“鲁伊斯先生你好,欢迎您来到欧盟,欧盟将会给您最好的待遇,绝对比白鹰要好很多倍。”

    还没等鲁伊斯反应过来,一个接着一个的体面人来跟他握手。

    什么高卢、不列颠、意呆利等国的代表都来与鲁伊斯握手,让鲁伊斯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鲁伊斯开始缓缓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还没等回忆多少,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沙哑地开口道:“有水嘛?”

    “当然。”

    一个军人立马拿起身旁的杯子,将杯子交给鲁伊斯,鲁伊斯立马一饮而尽,甚至还打了个饱嗝。

    喝完后,鲁伊斯意犹未尽的对着他们道:“谢谢。”

    “不客气。”

    那军人笑了笑,接着对鲁伊斯道:“不知鲁伊斯先生可否和我们详细的谈一下,当初在大西洋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鲁伊斯闻言,顿了顿,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沉默片刻后,他叹了口气,开始重复当初面对某位记者与白鹰官员时的说法。

    消息时代,任何的事情都是飞快的。

    上午枪声响,下午世界知。

    就连窝在杭州偷偷吸取气运的虞苏都在这条偏僻的街道中了解到了“白鹰华盛顿被恐怖分子袭击”的消息。

    虽然白鹰官方放出的是恐怖分子的消息,但世界各地都在议论其实是和海神波塞冬的代行者有关。

    虞苏表示莫名其妙。

    自己什么时候有代行者了?

    就算那个叫鲁伊斯的小伙子对我无比虔诚,你们也没必要这么搞吧,我真的没有联系过鲁伊斯啊!

    虞苏在心里吐槽几声,同时不是很满意在这里吸取气运的效率。

    但没办法,生活还是要继续,虞苏也需要用这效率转化为信仰之力。

    “嗯?”

    突然间,虞苏见一浓妆艳抹的女子坐在自己面前,她看起来十分疲惫,似乎很多天没有睡好。

    而在她的肩膀上,一个虚虚实实的小孩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正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大师,我最近两天感觉肩膀很酸,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去了医院也没什么用,您您能给我看看嘛?”

    虞苏看着那个婴儿,有些好奇。

    这婴儿并没有实体,他的能量体质有点类似于图腾神灵,但却又有些不一样。

    难道是传说中的鬼?

    虞苏有些奇怪,他又看了一眼那浓妆艳抹女子的气运,却有些惊讶。

    这女子没有气运?

    气运估摸着被鬼给吞了,鬼也能吞气运?

    现在虞苏只知道那个名为韩韵妍的姑娘没有了气运的束缚,但却没想到这个女子也没有气运的束缚。

    虞苏陷入了沉思。

    那浓妆艳抹的女子见虞苏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左肩膀,不说话,当即有些不满,开口道:“大师,你在听吗?”

    虞苏见状,回头看向那浓妆艳抹的女子,缓缓开口道:“你前几天是不是打过胎,或者杀过什么婴儿?”

    “啊?”

    那浓妆艳抹的女子吓得站起身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虞苏。

    真杀人了?

    虞苏见状,正欲接着询问,却见那浓妆艳抹的女子接着道:“大师您怎么知道,我我七天前刚打了胎。”

    “果然如此。”

    虞苏点了点头,在心中却道了一声猜的没错。

    虞苏随手运转起了灵气,湛蓝的灵气在虞苏右手蓬勃蜂蛹,直接把趴在浓妆艳抹女子左肩的婴儿抓了起来,对着女子道:“好了你没事儿了,回去睡觉吧。”

    说罢,虞苏便不再搭理那浓妆艳抹的女子,开始研究这个鬼婴。

    那女子见虞苏覆手之间就是一阵特殊能力,当即惊了合不拢嘴,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后,激动地对着虞苏喊道:“大师果真是神人,我我今晚想请大师吃个”

    “别烦我!”

    虞苏随手将那女子推出数十米外,带着那鬼婴冲天而起,消失在天边。

    那女子望着天边,神情激动地指着天上,语无伦次的大喊着:“神仙,有神仙,有神仙!”

    周围的人纷纷避开这女子,有些好事之人还拍了几张照片。

    他们并没有相信女子的话语,只道这女子不只是那家跑出来的精神病,在这里胡言乱语罢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看着眼前这个不哭不闹的透明婴儿,虞苏百思不得其解,就想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有点羡慕那些小说里的主角了,有一个系统,有什么问题就能直接问,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瞎琢磨。

    “它吃了那女子的气运嗯,它能吃气运?”

    虞苏沉默片刻,将那“红颜祸水”气运拿出,那婴儿登时动了起来,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朝着那“红颜祸水”气运走来,开始吸食气运。

    虞苏望着吃的正嗨的婴儿,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啊。”

    虞苏就这么目视婴儿将“红颜祸水”气运吞噬完毕,也不见婴儿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透明度减轻了一些而已。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还以为这小家伙吃饱之后能够跟电影里演的那一样,瞬间暴动呢。”

    虞苏发现就算把婴儿喂饱了也没什么作用,只是让婴儿的身躯更加雄厚罢了。

    “吃吃吃,我就想看看你能变成什么样子。”

    虞苏将自己收集的还没来得及转化为灵气的气运全部拿了出来,让婴儿吞噬。

    渐渐,婴儿将所有气运吞噬完毕后,变得更加浑厚了。

    与此同时,虞苏体内的玻璃门突然颤动起来,他心领神会,将玻璃门放出。

    虞苏看了看玻璃门,又看了看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婴儿,犹豫地自我判断:“这意思是让我把这婴儿带到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