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支配神话 > 第五十一章 重明鸟

第五十一章 重明鸟

 热门推荐:
    随着一道流光划过,虞苏眼睁睁地看着这婴儿化作流光投入一个大肚子孕妇体内,没有说话。

    “投胎转世,这婴儿将会以一个全新的生命体面相世界?”

    虞苏仔细看了看那孕妇,发现应该是有盐氏投降过来的族人,对自己的信仰只有薄薄的一层,而对山蛛的信仰却有一大截。

    有盐氏部落原本被他们的老巫限制了祭拜山蛛,如今有虞氏不在限制这一点,山蛛的信仰自然在有盐氏的族人里有着飞跃。

    “有点意思。”

    虞苏嘴角抹起一缕微笑,认真标记了一下这个孕妇,打算十个月后过来看看。

    正好地球一个月的时间,虞苏就想知道这婴儿到了地球后会有什么名堂。

    望着前方高巍的山,虞夙一阵惊叹。

    “金鹿氏的营地就在这上面嘛?”他对着身旁的原为有盐氏的战士询问道。

    “是的,巫夙。”

    那个原为有盐氏的战士立马开口道:“我曾和盐铎来过这里,这山上确实是金鹿氏的营地。”

    “唔”

    虞夙沉默片刻,还没等他开口,却见一个战士从山上迅速越下,顺着密密麻麻地树林,浑身被红色气焰包裹着。

    “来者何人,为何上我金鹿氏来?”

    搁着老远,那战士的声音便传到了虞夙耳畔,震耳欲聋,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图腾战士”

    虞意的神情凝重,同时大声喊道:“我们是阳野有虞氏,听闻金鹿氏收徒学巫,因此特来求巫的!”

    说罢,虞意示意战士们放下武器,将他们这几十天跋山涉水而来收集的物资给称了上来,同时将一个瓦罐死死地捧住:“这里,就是学巫的物资,请您带我们上去!”

    大约几百个呼吸后,一个肌肉大汉才从狂奔到了山脚下,他望了望虞意,又看了看虞夙,点了点头:“嗯,跟我上来吧。”

    说罢便朝着山上走去,不过速度也变慢了不少,让有虞氏的战士都能够跟上。

    这图腾战士手提一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巨斧,赤脚而行,额头眉心之间有一个火红色印记,引人注目。

    一遍行走着,虞意询问道:“敢问姓名?”

    那图腾战士回头看了虞意一眼,随后说道:“重英。”

    虞意点了点头,郑重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虞意。”

    不过虞意也有此打开了与重英的交谈。

    “我没有听说过你们部落,我只知道阳野的有羊氏。”

    重英一边向上行走着,一边开口说着:“你们部落有图腾战士,应该是个不弱的部落吧?为什么要来我们金鹿氏学巫?”

    “我们从阳野来到了青南,巫说要让夙来你们这儿学巫。”

    虞意“老老实实”地回答:“有羊氏最近一直在清理阳野的部落,我们不想和他们两败俱伤,因此搬迁了,以阳水为界,他们要是敢过来,我们就打他。”

    “哦。”

    重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而虞意见此,看向附近巡逻的战士以及树林中悬挂着的旗帜,主动开口询问着:“我听说金鹿氏的图腾是金鹿神,为什么你们的旗帜是红色的”

    见此,重英敬畏地说着:“鹿神是我们的神,但并不是我们的主神。”

    “那你们的主神是”

    虞意见状,装作好奇的询问着。

    重英见状,立马骄傲地开口:“我们的图腾,是神兽,是来自极西昆仑的神鸟,重明鸟!”

    昆仑是哪儿,重明鸟又是什么?

    只去过阳野、青南两个地区的虞意一脸迷茫,不知道这两者是什么意思,不过见重英如此骄傲,则是露出惊骇的表情:“竟然是来自昆仑的神鸟,重明鸟!”

    见虞意如此神情,重英更加骄傲了,他对有虞氏的态度也比先前稍微好了那么一丝。

    虞意心中有万种疑惑。

    既然金鹿氏的图腾已经是重明鸟,那么为什么还叫着金鹿氏的名字,而不是重明氏等这样的部落名号呢?

    突然,一道声音插入了两人的对话中:“重英,你下山接了什么人?”

    虞意抬头望去,却见一位胸膛有着青色雄鹿标志的图腾战士正笑盈盈地看着重英与他们。

    重英见状,立马拱手道:“鹿鸣大人,这是阳野有虞氏的族人,来我们金鹿氏学巫的。”

    “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带他们去大殿吧,今天有五位巫有空,其中有墨大人和隐大人,或许这个幸运的小子会被某位大人选中了呢。”

    那名被唤作鹿鸣的图腾战士一边说着,一边朝山下慢悠悠地走去,看起来并不是很着急。

    望着鹿鸣离去的身影,虞意奇怪的询问道:“这位是”

    见虞意询问,重英感慨道:“那是鹿鸣大人,是我们部落里最大的图腾战士,今年已经有五十六岁了。”

    “五十六岁”

    虞意喃喃自语,没有说什么其他关于鹿鸣的话,继续与重英攀谈。

    虞夙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没有说话,将虞意与重英的聊天内容全部记在心上。

    虞意是为了探一下金鹿氏的情报,而虞夙则是为了了解未来几年自己生活的环境。

    道布跟随在虞夙身旁,目光坚定不移。

    他没有虞意、虞夙那么复杂的心思,而是全心全意地注视着四周,想要出色的完成自己的使命。

    一个随从的使命。

    夜幕下的纽约,一道人影闪过夜间巡逻的警车,气喘吁吁地翻过贫民窟的栅栏,来到了那家汉堡小店,坐在后厨之中,浑身是血。

    “怎么回事儿?”

    后厨的厨师见状,面不改色的从柜子里掏出止血钳等一系列医用器具,缓缓询问道。

    听见厨师如此说,那浑身是血的人双眼闪过一缕怨恨,咬牙切齿道:“雇主要杀人灭口,我们的兄弟死伤惨重!”

    “雇主杀人灭口?”

    厨师处理伤势的手顿了顿,接着问道:“雇主是什么身份,他们不怕这件事暴露么?”

    “雇主是一个北非黑人,用了数颗价值不菲的钻石做抵押,我们在意呆利做最后交易,最后付完三十亿欧元后,杰诺斯带我们去意呆利的秘密地点集会,顺便商量一下今后组织的发展,结果一大群不知名的武装力量朝我们动手,我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那人嘶鸣一声,咬牙切齿地说着:“各地的联络人死伤惨重,我们却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而且,那张带着尾款的银行卡也不知所踪,似乎被对方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