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1684章 血剑门夺剑

第1684章 血剑门夺剑

 热门推荐:
    弱者开始逃跑,强者开始杀戮。

    鲜血渲染天空,轩辕剑吸收了无数气血,终于开始散发出可怕的邪性光辉,表面一层朦胧的金光闪烁,隐隐透露出血色,很快就变成了纯正的鲜血色彩。

    渐渐地,下方修士陨落过半,其中除去给轩辕湖破除封印的,剩下的九成九都献祭给了轩辕剑。

    这把充满魔性的宝剑令无数人头皮发麻。

    但是,大家都还想得到它。

    轩辕帝曾经是用过的绝世宝剑,无论如今是正是邪,它所具备的力量也是非常强悍,凶悍到令人发指的。

    谁能掌握,谁就能在这茫茫乱世拥有更多生存资本。

    即便是因此被无数人追杀,也无所谓了。

    就算没有宝物,就不会被人惦记了吗?

    其实未必。

    但是你拥有宝物,拥有更强悍的战斗力,即便是被人惦记的时候也能有更多生存空间,克敌制胜,斩杀敌人才能成全自己。

    否则,你只能成为敌人的踏脚石。

    一将功成万骨枯。

    别人当将军,而你,只能当枯骨。

    万千枯骨,你是谁?

    连当绿叶的资格都没有,泯灭在滚滚历史长河中,还有谁会记得你?

    恐怕你的子孙后代在三代之后也会把你忘记的干干净净。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社会,这就是人。

    这个世界,从来都这么残酷。

    身为修士,逆天而为,就是想要与世长存,就是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最浓重的一笔,如三皇五帝那般世世代代被后人记住,被后人供奉。

    可只有最强者,才有资格,弱者只能沉沦。

    “差不多了!”

    夜长生死死盯着天空中那把剑,血腥的光芒将其笼罩,渐渐地已经看不清宝剑本体,只能看到一团猩红之光,强大而又邪恶的气息令人窒息。

    即便是像个数百米,数千米,也如同一座山压在胸口,一把剑抵在后心。

    “现在可以争夺这把剑了?”

    断指轩辕也很心动。

    她此行前来,主要目的其实也是这把曾经属于轩辕帝的绝世宝剑,带回去就可以作为青天阁的镇阁之宝,不需要有人使用,放在那就是一种威慑,代表了青天阁的地位。

    毕竟。

    别人都无法得到的,自己得到了,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断指轩辕跃跃欲试。

    夜长生毫不犹豫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如果你不想死,最好别争。”

    “”看到夜长生一本正经的样子,断指轩辕很无语,这不废话嘛,我当然不想死。

    但是这把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落入别人手中吗?

    不甘心啊。

    到嘴边的肥肉,虽然有很多人在争夺,但只要动手未必没有机会,可现在你死活不动手,不动口,肯定一点机会都没有。

    塞进嘴里的肉都可能被人夺走。

    更何况,它只是在嘴边。

    “夜前辈,您可以争夺吗?

    我实力低微,但是您”“我也不想死。”

    夜长生很自然的摇摇头,表情有些凝重,非常认真。

    断指轩辕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简直太无语了,你丫能不能让人开心点?

    你真的是仙人级别吗?

    你到底是怎么渡过涅槃境达到这个层次的?

    胆小如鼠,没有勇往直前的信念之辈,为何也能逆天修行达到强悍的修为?

    但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

    断指轩辕也是有顾虑的。

    且不说能不能斗得过夜长生,单凭夜长生之前的几次指点,无形中阻止了她内心的冲动,这才幸免于难。

    否则,早就像之前的那些修士们,被邪剑吸成干尸了。

    想想就不寒而栗。

    难道以夜长生的修为也无法掌控这把剑?

    可它就这么飘在天空,大家都不能掌控它,有什么意义呢?

    难道非要林前辈,甚至更强大的高手过来,才能得到这把剑?

    “呵呵,咱们事先商量好的,既然宝剑由我们血剑门封印其邪恶力量,破开其封印之力,那么大家都不能和我们争夺,现在宝剑属于我们血剑门的了。”

    血剑门刚才那位涅槃境巅峰高手眼睛里喷着火焰,灼灼目光死死盯紧了天空中那把剑。

    嘴角已经流下哈喇子。

    宝剑对强者的诱惑,无异于财富对普通人的诱惑,它如同毒药,很致命,却又让人欲罢不能。

    但是。

    这位涅槃境巅峰的血剑门高手并未着急亲自动手,反而大手一挥,拍了拍旁边一位尊者级的血剑门老头,冷冰冰道:“你,去把宝剑拿回来。”

    “前辈,我我不敢。”

    “放心,没有人敢动手,否则不仅是背信弃义不讲信用,还将与我们整个血剑门为敌。

    我们这些老家伙会亲自动手惩罚他们。”

    那位涅槃境巅峰高手信誓旦旦。

    殊不知那尊者级心脏都快爆炸了,是害怕别人抢吗?

    当然不是。

    他怕自己也被宝剑吸干,变成一具干巴巴的尸体从高空坠落,本来这条老命还有几十年可以继续享受人生,一旦被邪恶的轩辕剑吸干血肉和生命气息,那就只能嗝儿屁,谁都救不了他。

    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好差事。

    投石问路,自己就是那块被丢出去当诱饵的石子儿,可能运气好完好无损,也可能运气不好化成齑粉。

    然而前进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后退,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血剑门可不比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门派,最起码会在外人面前稍微顾忌一下自己的形象,他们完全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强盗,狠人,一旦你不听话,直接干掉。

    “前辈放心,我马上去!”

    为了防止对方一个不开心把自己拍扁,只能鼓起勇气,咬着牙往前走。

    呼呼!飞上高空,耳边风声呼啸,距离轩辕剑越来越近。

    这把充满邪性的?宝剑周围,猩红色光晕闪耀,恐怖的能量波动压迫得他心里发毛。

    后退吗?

    不可能。

    逃跑吗?

    痴心妄想。

    “没事的,我一定能得到这把剑,我一定能把它掌握在手里,然后交给血剑门的前辈,这样我就不用死了,还能得到一些宝物作为奖励,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老头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

    然而。

    当他逐渐靠近轩辕剑的时候,那一丝丝红光开始缠绕自己,恐怖的吞噬力量令他颤栗,就好像是被一头洪水猛兽盯上,浑身上下都毛茸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