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谢天 > 15 白胡子老头儿

15 白胡子老头儿

 热门推荐:
    田里一片绿油油的,幼苗已经茁壮成长,蔓藤顺着竹竿架子不停的往上长。看这长势,要不了月把时间,至少在初冬来临之际,应该就能有所收获了。

    谢天伸手捉去一片叶子上的青虫,又翻翻叶子,注意到了叶子上的点点白斑。嫁接的作物,虽然抗病能力有所提高,但还是难免会有各种病症。白斑病不算个大事儿,打上农药就好。可在这个世界里,可没有农药这种东西。谢天正琢磨着要不要配制一些农药的时候,马婶儿乐呵呵的走了过来。

    “天儿,你这青瓜咋长的这么快。”

    谢天笑着看看马婶儿,道,“不要学我哈。”

    “嘁!熊孩子!婶儿学你咋了?你还能吃了婶儿?”马婶儿哈哈大笑。

    谢天也跟着笑,“学我也要下一年了。”

    马婶儿有些羡慕的说道,“你这青瓜下的早,要卖个好价钱了。”

    谢天道,“不仅如此,你家的青瓜,产量不会低了,却有点儿发苦,味道不会太好。我家的青瓜,产量比你家的更多,个头儿更大,还有甜味儿。你买一文钱一斤,我这个,要卖十文钱一斤。”

    马婶儿听了,狐疑的看着谢天,撇嘴道,“真的假的?”

    谢天摊摊手,“爱信不信。”

    若是之前,谢天这么说,马婶儿肯定不会信。但眼看着谢天的非常规操作成效不错,她的态度和看法自然也会有所改变。盯着谢天家的青瓜秧子瞅了一会儿,马婶儿忽然问道,“这几天咋没见你那俩媳妇下地干活啊?”

    “她们啊……忙。”

    马婶儿乐呵呵的瞅着谢天,道,“你小子可以啊,咱柳家庄子,又娶妻又纳妾的,除了庄主,就只有你了。”

    “呵呵……”

    “加把劲儿,庄主可是有俩妾呢,你争取再娶一个。哈哈哈!”

    谢天干笑,在田埂上坐下来,看着田垄间又露头的青草,琢磨着再过七八天,锄一次草,就差不多静等着收获了。这些青瓜,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换来的钱,去买些材料,帮着周景衣和陈煜把她们的兵器稍稍改良一下。

    “小子,咋不说话?想啥呢?”马婶儿拿膝盖撞了谢天一下,蹲下来,笑道,“跟婶子说,你这青瓜,真的那么好?”

    “当然,再等上月把时间,你就知道了。”谢天笑道。

    “行,婶儿就等着。”马婶儿起身,抬手在谢天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着“傻小子能耐了”,踩着田埂回家。

    谢天一个人又在田埂上枯坐了半天,看看时间不早,起身回家。岳母王氏已经开始做饭,周景衣还在练习她的枪法。看那手法,已经十分纯属,只是一些精妙招数,还是没能彻底使出来。不过想来也差不多足够了。过了乡试考核,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

    周景衣又练了一阵儿,收了枪法,来到堂屋里,在谢天对面坐下来,一双妙目,盯着谢天,不言不语。

    谢天被她瞅的不自在,挤出一丝笑容,问,“咋了?”

    周景衣眼珠动了动,问道,“你家祖传的奇书上,还有别的什么方子吗?”

    “啊……方子可多了,但我不能告诉你啊。”谢天道,“祖上交代,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媳。”

    周景衣哼了一声,便不说话。

    陈煜从房间里出来,亲热的喊一声“夫君”,在谢天身边坐下来。

    谢天看看周景衣,再看看陈煜,注意到两人的眼神儿有些不对劲儿,干咳一声,“我去厨房帮忙。”说罢,起身出去。

    看着谢天的背影,陈煜嘴角微微上扬,又看向周景衣,“你确定咱们能修炼,跟夫君有关系?”

    周景衣道,“你不觉得他莫名其妙的给我们吃那些野草,很有些奇怪吗?”

    陈煜点头道,“是。起初,我无法修炼,嫁来之后,夫君开始给我吃那些奇怪的糖豆,后来又是地草黄之类的东西,过了不久,我便突然可以修炼了。你也是吃过那些奇怪糖豆的。等你能够修炼了,夫君便不再给你吃。”

    周景衣想了想,忽然喊道,“谢天!你过来!”

    不消多时,谢天走过来。

    “坐下!”周景衣冷着脸,瞪了谢天一眼,又指了指身边的板凳。

    谢天迟疑了一下,小心的坐下。

    周景衣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我们能重新修炼,是否跟你有关?”

    “啊?怎么可能。”谢天知道自己的嫌疑很大,但还是矢口否认,“我哪有那本事……哎哎哎……”话未说完,耳朵就被周景衣揪住了。“放手啊!疼!”

    “姐姐。”陈煜喊了一声。

    周景衣却依旧冷着脸,使劲拧着谢天的耳朵,“说实话!”

    “真是实话……嘶……停停!我说我说!”谢天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被揪掉了,赶紧道,“其实啊,跟你们吃的那些东西有关。那些东西,是那个白胡子老头儿教给我的。他说你们吃了这些东西,就能重新修炼了。”

    又是白胡子老头儿?

    周景衣狐疑的看了谢天一眼,放开手,又看向陈煜。

    这个时候,王氏做好了饭,端来饭菜。看到谢天耳朵通红,王氏的脸色很难看,恶狠狠的瞪了周景衣一眼。

    周景衣避开母亲的视线,低头吃饭。

    谢天匆匆吃完了饭,说一声“下地干活”就跑了。

    待谢天走了,王氏才瞪着周景衣,骂道,“兔崽子!懂不懂规矩?那是你丈夫!你再动不动就欺负他,我跟你没完!”

    陈煜赶紧给周景衣解围,道,“姐姐就是跟夫君闹着玩儿的。”

    王氏自是不信,又训斥了周景衣一顿,这才罢休。

    周景衣没了心情练枪,回到西间卧室。陈煜跟着进来,在一旁坐下。两人低声细语的商量分析了许久,最终还是觉得相较于谢天是个神秘高手,又或者有祖传奇书之类的可能,还是“白胡子老头儿”比较靠谱。

    不过这所谓“靠谱”,也不过是相对而言。毕竟,一个来路不明的高手,原因不明的帮着周景衣和陈煜修炼,这很奇怪。

    两人又聊了一阵,陈煜修炼真气,周景衣又去了院落里准备练枪。还没开始练,大妞却来了。大妞背上背着满满一袋儿地瓜,看到周景衣,笑着说,“嫂子,我娘让我送来点儿地瓜。地窖里存的,可甜了。”

    看到大妞瘦弱的身子背着一袋儿地瓜,周景衣赶紧上前,接过麻袋,道,“谢谢二婶了。”

    大妞问,“我哥呢?”

    “下地干活去了。”周景衣道,“进屋歇会儿,肯定累坏了吧。”

    “我不累。”大妞笑了笑,“我走啦,还要去割猪草呢。”

    周景衣答应了一声,待大妞转身离开,她忽然一怔,提了提手中的满袋儿地瓜,心下十分狐疑:这可是满满一袋儿地瓜,成年男子背着,也不会很轻松了。可大妞这么一个干瘦的小丫头,从家里背到这里,竟然一点儿也不累。

    这不正常!

    除非……

    想到此,周景衣放下地瓜,追了出去。“大妞。”

    刚跨过院门的大妞停下来,回头看着周景衣,问道,“咋了嫂子?”

    周景衣一把抓住了大妞的手腕,探了一下脉门,脸上惊异。“你……习武了?”

    大妞吓了一跳,做贼似的四下里张望,之后压低了声音,对周景衣道,“嫂子,可不要告诉别人哦,我师尊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周景衣眉头一簇,问,“你师尊是?”

    “唉,我也不知道师尊叫什么。”大妞道,“早前在山上割猪草的时候遇到的,胡子头发都白了,年纪好像也很大了。他教我习武,前些时候还来看过我几次。”说着,大妞嘟起了嘴巴,有些不满似的。“师尊交代说要我保密的。嫂子,我只告诉你了,你可别乱说哦。”

    胡子头发都白了?前些时候又来过柳家庄子……

    周景衣心中一动,默默点头,又笑着对大妞说道,“好的,嫂子给你保密。”

    “谢谢嫂子。”大妞喜笑颜开,“我得走了,不然猪草来不及割了。”

    “去吧。”

    大妞应一声,欢快的跑了。一直跑出村子,远远的看到了谢天家的青瓜地,一溜烟儿的跑过来,钻了进去。“大哥。”

    “哎。”谢天应了一声。

    大妞来到近前,嘿嘿笑道,“哥,嫂子真的发现我习武了呢。”

    谢天道,“嗯,她是个细心之人,发现你的力气过大,自会怀疑。你没乱说吧?”

    “没啦,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的。”大妞有些不解,又道,“哥,为啥故意要让嫂子知道我习武的事情呢?”

    “嘁,小孩子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去割草吧。”

    “好吧。”

    大妞离开,谢天也松了一口气。

    故意背着一袋儿地瓜去露馅儿,台词上也有明显刻意的“交代”痕迹,严格说来,这是一场拙劣的表演。

    但这并不重要。

    周景衣虽然心细,但她应该会把心思放在“白胡子老头儿”上,而不会意识到大妞的表演太拙劣。更何况她大概也想不到大妞是在故意表演。

    能“洗脱”自己身上的高手嫌疑,也就足够了。

    至于白胡子老头儿……

    想来还是需要再来一次柳家庄子。

    毕竟,陈煜还需要一套刀法。

    ——唉。

    时间过得真慢啊。

    武举怎么还不开始!

    俩人都去考试,自己也好清净几天嘛。

    【昨天喝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