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是人生赢家 > 第864章:你没揍她?

第864章:你没揍她?

 热门推荐:
    本来要留在几个月之后的退婚被生生的提前,总算能够近距离的接触祝云谣的祝云谨简直开心的就要飞起来了,甚至身边开始不停的往下飘李子。

    “……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沈婆婆忍不住嘴角直抽的看着身边噼里啪啦往下砸李子的祝云谨。

    “什么事?”

    符九诛咬了一口李子,头也不抬的说道。

    “为什么阿谨的画风这么奇怪?”

    别欺负她看得少啊,她看过的玛丽苏虽然也会没事飘点啥,但是那都是什么桃花菊花罂粟花,还有开心时候头发变粉色,不开心头发变蓝色,眼睛还会变色偶尔变成什么写轮眼啥的,名字也得是高贵冷艳的马尔代夫斯堪的纳维亚·q·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日不落帝国·百里铁柱·p·张之类的……

    祝云谨,怎么就能这么朴素务实呢?

    “你说的玛丽苏,该是这样的吗?”

    符九诛想了想,刷刷刷的在空中画了几笔,空中就出现了一个图像。

    那是一个眼睛大概占了四分之三的人像,瞳色是七彩的,并且颜色呈扇形图分布,每一根头发都颜色不一样,周身还会往下飘花。

    沈婆婆:“……”

    “别闹。”

    符九诛眨眨眼。

    “我没闹。”

    “你这是个怪物吧?”

    “可是你说的不就是这样么?而且这种可怜孩子写个名字得多费劲啊!”

    沈婆婆还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觉得符九诛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现在突然觉得祝云谨的画风一点都不奇怪了呢。

    甚至还挺好的。

    对祝云谣来说,她好像把自己记忆之中的不快乐都修正了,比如说……

    本来应该被凄凄惨惨退婚的祝云舒。

    祝云舒本来觉得自己重现退婚现场还挺羞耻的,但是在对着白静萱一通买惨成功获得了和谐的夜间生活之后,祝云舒觉得,他可以再来几次!

    看着趾高气昂的少女,祝云舒一瞬间有些恍惚。

    他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多半都不会记起这个场面了,但是如今却发现,这样的场面,还在记忆之中十分深刻。

    他怨恨司马清吗?

    怨恨的。

    但是却不是因为司马清退婚,而是司马清采取如此激烈的,如此让人难以收场的方式。

    五房摇摇欲坠,大厦将倾,而司马清可以不雪中送炭,却何必非要用如此激烈的办法踩上一脚呢?

    他可以接受和司马清退婚,甚至祝云舒也曾辗转反侧的想过,是不是,他其实是在耽误司马小姐的?

    所以说到退婚的时候,尽管心中有些遗憾,他还是痛快的答应了,只等到五房熬过最困难的这段时间,便公之于众。

    这样对谁都好,司马小姐不必把下半辈子绑在他的身上,五房也能够熬过去。

    但是司马清被撺掇着退婚,无疑是直接搅乱了整个局面。

    少女的声音清脆,当年的场面被分毫不差的复述,祝云舒循着记忆之中一点一点复刻。

    然后……

    还没等祝云谨开始怼人呢,祝云谣就已经一拳把“司马清”给打出去了。

    众人:果然不能按照剧本来!

    “你放屁!我大哥还看不上你呢!哼!”

    小团子从祝云诗怀里跳出来,噔噔蹬的跑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秦璐瑶。

    正准备出场的祝云词:???

    她是不是不用出场了?

    秦璐瑶懵逼的看着祝云谣,不对,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啊!

    说好的当年的五房受了委屈呢?

    这谁能给五房委屈啊!

    而且,说好的祝云谣现在是不良于行的时候呢?

    祝云谣跑的比她还快呢!

    而祝云谣似乎是积怨已久了,她一拳不够,还撵着秦璐瑶还想继续补上几拳。

    秦璐瑶吓的嗷了一声,拔腿就跑。

    现在祝云谣也不认识她,她总觉得祝云谣好像是直接奔着弄死她来的!

    可以看出,祝云谣……

    对于司马清到底积怨多深。

    “我还以为阿谣已经不怨恨司马清了呢。”

    祝云舒心有余悸的看着祝云谣撵着秦璐瑶揍。

    当年祝云谣进望乡台,为司马清敛魂,他以为祝云谣已经完全放下了。

    毕竟就连祝云舒都已经不在意了。

    “不是不怨恨。”祝云诗摇头。

    怎么可能不怨恨呢?

    “只是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罢了。”

    祝云谣能看得清黑白,在她眼里,对她好的人,值得她千般好万般好的对待。

    既然司马清为了救她,送了命,那么她自然还司马清一遭。

    这是因果,也是祝云谣的世界观。

    或者换句话说,叫做一码归一码。

    “那么大哥你呢,你是否还怨恨着司马清呢?”

    “没有了吧。”祝云舒说道,“站在司马清的角度,她没有为了家族的荣光就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必要,只是人终归都是不一样的。”

    “立场不同,看到的东西就不同了罢了。”

    “那你呢?”

    祝云舒反问。

    “我?我当然怨恨啊。”

    祝云诗飘飘然一笑。

    “大哥,我是个很记仇的人。”

    所以,她对任何伤害过他们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

    她不是好人,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

    她所想做的,也只是守护好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而已。

    那边祝云谣跑的累了,才停了下来,然后自然的窝到了祝云诗的怀里。

    祝云谣:我真的不良于行。

    差点被祝云谣揍的满头包的秦璐瑶:嘶,这下手也太狠了吧!

    不过她换位思考了一下,要是她大哥被别人嫌弃,这么退婚的话,她也得这么生气的揍人。

    “司马小姐,请回吧。”

    没能怼上人只能当个壁花的祝云谨抱着命书匣子,笑眯眯的说道。

    秦璐瑶咧了咧嘴,忍不住对着祝云谨低声说道:“你们当年真没揍司马清啊?”

    司马清死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呢!

    “没有。”

    祝云谨笑眯眯。

    尽管她确实想揍了。

    但是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司马家已然是庞然大物了。

    “太遗憾了。”

    秦璐瑶咂咂嘴。

    “不遗憾,已经过去了。”

    祝云谨轻松的说道。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如今一切都已经变好了呀。

    他们已经强大到能够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也能够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还有什么遗憾呢?

    若说遗憾,大抵就是还未曾好好的体验过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美好。

    可是世间最美好,已经在她的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