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欲妙体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喜得天子

第九百二十六章 喜得天子

 热门推荐:
    李顽皱了皱眉,满面鄙视,吼道:“滚,别再我面前碍眼。”

    付冰冰美丽面容似堆了冰碴子,恨怒看李顽一眼,飞走。

    望着她飞走,李顽冷笑一声,若说柯小凝心机重,尚还没有害人之心,这付冰冰不仅心机深,还阴冷无情,看出她的真面目后,李顽也是极为不喜这类的人。放她走,只是因为念着她曾跟着自己几月时间,一向念旧的他,一时不忍心这么杀了她,也对她拥有幽灵琴完全不放在心。

    方才,琴声并没有迷惑他,差点迷惑住他的是沾染幽灵劫气息的贝英才幻影。

    李顽又是把狂风大地余下资源和宝物都收了,那已是呈弱态的外围风刀也都吸了,还为搜刮收走不少乾坤袋,这是曾死在幻境中的一些婴圣遗留的。

    这次他的收获不算小,炼体第六重小境界完成度为百分之三十六,这是近来修炼,在狂风大地吸取许多资源灵气,还有吸了黑暗意志力修炼的进度。虽然修炼的是防御力,攻击力增强有限,但是玉芙成为他最强大的,可以助力的战斗宝物,以他现有综合力量,已是能击杀原道境高阶资深界尊,一定时间里抗衡升仙境初阶界尊。

    李顽在狂风界转圈子,找到几个宝藏之地,可惜都已被大盗们取走,落得两手空空。向着大风宗而去,是时候向其宗讨债了,对于此宗,李顽还是决定区别对待,毕竟那山武青,还有另一界尊很可能只是单方面所为,不能因此打翻一船人。

    谁错,那就针对谁,你宗门内有人犯错,我会杀了谁,若是你宗门的错,我会灭了你宗你门。

    现在,我只是去你宗讨些债,补偿我一些就行,并不想去灭你宗。

    我有着绝对力量,那就要行使霸权主义,索要些赔偿不算过份吧!

    “砰砰砰……”一连串火光在遥远的寂夜里升起,灿烂成一行行大字——恭祝吴长学和许青珊喜得天子。

    闪耀着光芒的大字布满星空,倾泻亿里之遥,花费不菲。

    李顽从修炼中醒来,遥望前方,这里已是无风宗的宗地附近,没有一丝风。

    这无风宗可谓是狂风界独树一帜的大势力,在别的宗门大多修炼与风属性有关的力量,其宗偏偏反其道而行,修炼的很是庞杂,其强者们主修的竟然是驱风**。这驱风**是以奇异之力驱风,名头是这个,其实就是一类力量,可以很好起到隔绝风力的奇效而已。

    无风宗之所以起名无风,是因为开创其宗的老祖宗得到一件名为无风的资源性极品灵宝,此灵宝还拥有一个奇异力量,可以超大范围隔绝风力,致使其宗的宗地几十亿里方圆内都是毫无风力。

    无风宗在狂风界比较另类,也因此与大风宗和疾风宗关系并不好,却是其宗与别的一些大界一些宗门关系很好,致使大风宗和疾风宗也是无可奈何。

    李顽曾经操控船辇经过无风宗的宗地附近,这是返程去大风宗,也就需要穿越这宗地了

    这喜得天子是修炼界孩子出生的叫法,就如人间界说喜得贵子一般,是喜庆的说法。李顽不知这吴长学和许青珊是谁,既然能如此大张旗鼓祝贺,想必这二位在其宗位高权重。

    李顽只是望了一眼,便欲继续修炼中,这喜得天子与自己无关。却是这周边船辇已是多了起来,以他的船辇之速超越一座又一座,眼睛一瞥,不由得放慢船辇的速度。

    其中有座船辇,有个女道者言笑晏晏地说着话,周围有两个女婴圣,还有一个世界境高阶资深境界女界尊。

    这女道者晃眼间很熟悉,这慢下来定目一瞧,竟然是与他有过数面之缘的老相识,曾经南辰域难忘宗的美曲真者宋美曲。

    当年她在华琼谷的山阴之地收集华琼露水,自己还误会她想毒害自己,后来经过几次相逢后,对她印象很不错,便赠送了琉璃玉莲。她当初可是对自己颇有情意,只是自己无心再有一段情缘,最终离开了她。

    竟是在这里得遇她,观她已是后道境高阶境界,要知道当初她身在中等宗门,就能修至意丹境高阶,本身也是绝顶之资。当初在破开天地时,她已是快要升至意道境界,想必也是顿悟出六个道意,现在外来拥有更好的资源,能现在修至此等境界,极为正常。

    李顽操控船辇与那座船辇并排飞行,致使其女界尊凝目望来,宋美曲也有所感,停止交谈望来。

    宋美曲立时呆滞,那熟悉的面孔,可不就是她一直以来思念的心人吗!

    还未待宋美曲有所反应,其那个女界尊威声道:“那婴圣,你意欲何为?”

    李顽没理睬这女界尊,望向宋美曲,笑道:“宋美曲,好久不见了啊!”

    宋美曲这才惊喜地叫出声:“李顽……”

    随后,宋美曲直接飞出船辇,李顽也是收了船辇,与她飞个面对面,笑道:“真不错,已是修至后道境高阶境界了。”

    宋美曲想扑入他的怀中,却是都没被他接受,此时再冲动,也只能忍着,美目中泛着喜悦的泪水,只是痴痴看着他。

    此时,那船辇已停下来,女界尊飞了过来,怨怪道:“美曲,你怎么擅离辇外呢!”

    又是打量着李顽,道:“李顽,你乘坐的是五十万倍速船辇,是何宗何门弟子?”

    李顽微微一笑,这附近十几个大界的强者岂能没听过自己的煞名,看来此界尊是来自遥远的外界,道:“我无宗无门,是流浪修者。”

    女界尊蹙了蹙娥眉,怀疑地道:“流浪修者?你怎么会拥有五十万倍速船辇?”

    李顽道:“机缘巧合得到而已。”

    女界尊还是疑心,又下打量他一眼,问宋美曲:“美曲,你与他认识?”

    宋美曲点头,道:“师父,他是我……极要好的朋友,我们同为众域天下出来。”

    女界尊沉声道:“美曲,他只是一个流浪修者,以后还是不要与他过多

    交往吧!”

    李顽听了奇怪,流浪修者就不能过多交往,这该有多么歧视散修,此时也是面容一沉,冷声道:“虽然她是你的徒弟,只是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女界尊闻听,娇面一沉,道:“大胆,一个区区小散修,也敢对我杨妍妍无礼?”

    宋美曲一见不妙,连忙道:“师父,他就这脾气,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我……他是我爱的人,我也不可能不与他交往的。”

    杨妍妍蹙着娥眉,道:“美曲,你是我赤焰宗第一天才,便是在缘生界也是三大妖孽天才之一,日后你必然是能升至升仙境,岂能爱一个小散修。”

    李顽听说过缘生界,是在极为遥远之处的一个大界,在所有大界中的实力也是名列前几位,据说这类的大界已是有升仙境界尊存在,只不过一般都是升仙境初阶界尊,难得有更强大存在。这赤焰宗倒是没听说过,想必是缘生界的大势力,不然不会有世界境高阶资深境界的界尊。

    宋美曲眼珠一转,道:“师父,他的天资比我好万倍,您不如也收他为徒吧!”

    杨妍妍再看向李顽,仔细打量一下,美目一亮,道:“果然是妖孽之资……李顽,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李顽摇头道:“我自由自在惯了,不会拜任何人为师。”

    心里话,别说我不会拜任何人为师,我现在的身体力量都已是能杀你如宰鸡屠狗般容易,又岂会拜你为师啊!

    杨妍妍娇面一冷,却是没发怒,只是道:“你们这些妖孽天才也是心高气傲……这样吧!你就跟随我们去无风宗,若是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来找我。”

    杨妍妍向宋美曲使了个眼色,转身飞走。

    宋美曲脉脉含情地道:“李顽,与我一起去聚聚,说说话好吗?”

    李顽是有与她叙一叙的意思,便随她来至那船辇,在好奇和威严的眼光中,盘坐一处。

    宋美曲问道:“你的妻子们呢?”

    李顽道:“说来话长,我与她们都分散开了,她们……去了神界,也因为特殊的原因失去对我的记忆。不过,近来神界大乱,火舞,醉蓝和嫦月都是落下凡尘,来至下界了。”

    宋美曲对李顽有着莫名信任,自是相信他所说的神界是存在的,震讶地道:“在众域天下就听说你的妻子们大多是神转世投胎,没想到竟是去了神界……我听闻霓虹界有两个横空出世的极为妖孽天才,霓霞宗的神火舞拥有火情小屋,天星宗的醉蓝拥有深爱小屋,一直心存疑惑,到底是不是她们啊?”

    李顽知晓缘生界与霓虹界很近,宋美曲才会知晓神火舞和醉蓝的存在,而夏嫦月却是在天之界的先天宗修炼。

    李顽点头道:“是,火舞和醉蓝都在霓虹界。”

    宋美曲感慨地道:“果然是她们,传闻中她们已是升仙境初阶的境界,这神就是不凡,虽然是被打落下来,也是能这么强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