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摘星七重楼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大派系、十大雷子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大派系、十大雷子

 热门推荐:
    《五雷正法》之中说得很清楚,世间雷霆分为阴阳二类。《五雷正法》之中的五道雷法,必须要按照规定的顺序来修炼,即阳、阴、阳、阴、阳。九天仙都雷、九幽镇渊雷、瑶池琼霄雷、九冥摄地雷、弥罗玉皇雷,阴阳交错,第一个就是九天仙都雷。仙都雷是阳雷,所以要修炼仙都雷,冷风流就需要找寻几种寻常的阳雷来体悟一番,循序渐进才能去修习仙都雷。

    至于如何区分阴雷、阳雷,《五雷正法》之中有详细的指导。阴雷与阳雷所蕴藏的雷霆之力有本质上的区别。

    冷风流的灵力裹挟这神魄进入一颗白色兽核之中,只三息时间,就听得轻轻“嘭”了一声,这颗兽核就粉碎成了一小撮粉末。冷风流的掌控力还不够,导致这兽核承载不了这样的力量而爆裂。这一次的感悟,以失败告终,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过冷风流早就做好了准备。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冷风流很少有轻易就修成某个武技的。想要修习成一门武技,总是需要花上一些时间的。

    失败了十来次之后,冷风流已经可以灵活地操纵灵力与神魄的力量。花了一番功夫感知下来,冷风流发现这五六种颜色的兽核,有三种是阳雷,分别是白色、黄色和青色这三种。三种都是比较普通的雷霆,甚至连冷风流最初遭受的小淬灵雷都比这三种雷要强上不少。但是冷风流知道此时,需要的不是多么强大的雷霆,而是需要去感悟阳雷的精髓,对阳雷的理解似乎是修炼仙都雷的关键。

    冷风流把其他几种阴雷兽核全部收了起来,余下的全是青白黄三色阳雷兽核。冷风流利用神魄与灵力,慢慢找寻着阳雷产生、运行、消亡的轨迹。一级灵兽的兽核很难承载灵力和神魄的压力,所以最多半柱香的时间,兽核就会裂成碎石或者粉末。冷风流就这样一颗一颗的消耗着面前五六百颗兽核。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白色的兽核几乎要被耗尽了。冷风流终于摸到了一丝玄奥,这丝玄奥让冷风流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具体的形象,但是却如何也想不起来。冷风流无奈只能放弃思考,继续尝试另一种颜色的兽核。

    ……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日时间,田纪伯他们都已经出去溜达了几遍,摸了摸听雷阁中的情况。而冷风流又是修炼起来忘记了时间,但是这三天冷风流的收获可是不小,他对阳雷的感悟可以说已经上升了一个档次。几百颗兽核,基本都裂成了碎石和粉末,只剩下了最后三颗青色的兽核。

    冷风流舒了一口气,又开始了修炼。但是这一次的修炼和之前有了不同。冷风流一边体悟这兽核之内雷霆之力的变化,手上一边像是在画符一般,在面前那堆碎石粉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只剩下了最后一颗兽核,冷风流二话没说又把灵力与神魄侵入其中。

    “嘭”,这一声的声音比之前面几百颗的兽核爆裂得都要响上许多,而且这颗兽核碎裂的粉末极为细腻,就像是青色药粉一般。

    二层楼上,并没有什么风,但是此时这一小撮青色粉末却是像是被风吹起一般,在冷风流的面前打转。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是冷风流的灵力正裹挟这一小撮青色粉末。忽然之间,冷风流抽去了灵力,那一撮青色粉末失去了依托的力量,沉到了地板之上。在地板之上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符号,看得出来和冷风流之前手上不停挥动的轨迹极为相似。

    冷风流睁开眼睛,盯着面前这个符号。忽然眼睛一瞪,似乎想到了什么,刹那之间手上出现了一本书册。上面赫然是《雷煞指法》是个大字。这是冷风流前期一直拿来保命的招数,只是因为仅仅是黄级上品,品级实在太低,威力有限,所以用的就越来越少了。如今又拿出它来作何呢?

    冷风流飞快的翻开《雷煞指法》,一个黑色符号出现在其中一页之上。冷风流把这个符号和地上青色粉末形成的符号,对比了一番,几乎完全相同。

    “哈哈哈,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我自己悟出这个雷符啊!”冷风流哈哈大笑,对阳雷的感悟,冷风流已经有了小成。

    所谓的雷符,也就是一种悟出了一定的雷霆轨迹,也算是天地之间的一种玄奥轨迹。这种轨迹存在于世间万物之中,但是往往很难感知,这需要极大的天赋和运气,更要适当的修炼法门。其实天师的修炼就有一丝这种味道,尤其是在法兵之上铭刻法痕,还有勾勒阵纹形成法阵之时,都是一种对天地轨迹的模仿。

    冷风流收起《雷煞指法》,虽然雷煞指已经无法再为冷风流提供什么帮助,但是冷风流对它还是充满感情的。冷风流随手挥散了面前的符号。继而双眼闭合,与此同时灵府之内灵力一番流转,慢慢形成了一个符号,这个符号一周缠着淡淡雷光。忽然间冷风流正身直坐,双眼一瞪,眼中隐现雷光。灵力从眼睛射出,刹那之间就射穿了墙壁。就这一道灵力,已经远比雷煞指要厉害许多了。因为冷风流已经具备模拟雷霆之力的基础。那个雷符就是法门。

    但是冷风流不知道的是,即使是《五雷正法》的创始者,也没有通过雷符来施展武技。冷风流这样的修炼方式,似乎很难解释。

    不过,冷风流十分满足,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把破烂的法袍丢弃了,将法徽放入了指环之中,冷风流不喜欢戴着法徽,总觉得把实力展现在别人面前十分奇怪。但是刚准备去开门。这时候,“咚咚咚”一阵极为仓促的敲门声响起。

    “何事?”冷风流开门问道,这是一个胖头胖脑,长相憨实的一个年轻人,也是自愿跟随冷风流的一个人,姓魏,众人都喊他作魏大胖。

    “冷师兄,你快下楼看看吧。田师兄和大姐大正顶着呢!”魏大胖瓮声瓮气,但是语调之中露出急切。冷风流也不再细问,飞速下了楼。

    ……

    “甄臻小妞,别以为你是宗主捡来的野孩子,你就能横行跋扈。现在你只是一个新弟子而已!”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带着十来个人挡在五木楼的院门口,这些人其中就有一些是和冷风流他们一起入宗的新人。甄臻带着自己这边的六七个人和这十几个人在对峙着。

    甄臻不以为意,还是笑嘻嘻道“我是新弟子不假,可是本姑娘就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牙尖嘴利!待会裘师兄来了,看你还如何蹦跶!”这尖嘴猴腮的男子一副小人嘴脸。相由心生这个词,在这个男子身上得到了最好体现。

    冷风流踱步过来,到了田纪伯身边。对面的那个领头的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到冷风流靠近,并没有把冷风流当回事。直到他身边有个新人似乎提醒了他什么,他才打量了冷风流几眼,嗤笑一声,不怀好意看着冷风流。

    冷风流悄声问道“什么情况?”田纪伯把冷风流拉到一边,跟他讲了一下情况。

    这三天,田纪伯已经把听雷阁的情况摸了个大概。原来,听雷阁的所有弟子之中,有三大派系、十大雷子的说法。此时堵在院门口的就是三大派系之一——武功会的成员。武功会的正副会长都是十大雷子之中的人物,虽然是十大雷子中比较靠后的两位,但是实力不容小视。

    另外两个派系一个叫做雷罚堂,雷罚堂的堂主被称为大罚头,目前这位大罚头是十大雷子中前三的存在。雷罚堂另有三位雷罚使,虽然没有位列十大雷子,但是能力也极为强大。而且据说这个雷罚堂有不少长老作为后盾。因为他们承担着一部分职责就是巡护宗门。所以得到宗门长老的青睐。

    最后一个派系叫做湖畔小筑,这个派系的掌舵人自称是雷湖小白龙,为人风骚,尤其喜好结交美女。也喜欢结交朋友,为人仗义,在弟子中,有口皆碑,是个性情中人。愿意加入这个派系的都是雷湖小白龙的好友,而且是要小白龙认可了实力的才可以加入其中。这个派系是最令人不敢招惹的,虽然雷湖小白龙虽然不在十大雷子之列,但是在听雷阁中,十大雷子没有一个敢不给雷湖小白龙面子的。冷风流听得饶有趣味,对这个雷湖小白龙倒是非常有兴趣。

    而这三个派系之中,武功会是比较下作的。他们成员最多,却是欺软怕硬。尤其是对待新人,不论入不入会,都必须每月上交保护费,加入武功会可以少交一半保护费。这尖嘴猴腮的男子堵着院门就是要逼五木楼这群人来上交保护费的。田纪伯等人本不想与他们争执,抱着破财消灾的想法,交点保护费也就罢了。但是,因为五木楼地理位置优越,灵气更加充盈,武功会竟然要求他们交两倍的保护费。两帮人发生了摩擦,甄臻把这群人教训了一遍。结果他们还不肯罢休,说是要去搬救兵,这救兵也就是那尖嘴猴腮男子口中的裘师兄了。

    而这个裘师兄在听雷阁也是恶名昭著,这人名曰裘赤番,是一名天武士,而且似乎已经触摸到了武尊境界的门槛。在天武士之内,鲜有敌手。又因为武功会人多势众的缘故,更是横行无忌。尤其喜欢欺辱新人,偏偏这一届招收得新人又多,更是激起他的变态。所以关于新人弟子方面一有什么不顺从,他就主动请缨。新人之中那十来个天武士,有五六个都已经被裘赤番收拾过了。其他六组人,有的交了保护费没有加入武功会,有的则是交了一半的保护费,加入了武功会。如今只剩下了五木楼这九个人。

    田纪伯的话方说罢没多久,院门外的十余人就闪开了道路,一个面色枣红的男子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不用说,这就是那个裘赤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