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弃官(六更)

第三百八十四章 弃官(六更)

 热门推荐:
    “有什么可惜,来日待我开国,再将他请回来就是了。”

    “这话你也敢说?”

    “有什么不敢,”云衣笑了笑,看了看四周,“反正也没人会听到。”

    早在进门之前,云衣便知道她今天要说的事情皆是一些大逆不道之事,于是早早地以精神力封锁了四周,这时候就算是有人将趴在门上听,只怕也只会一无所获。

    皇甫老祖又看了云衣一眼,而后长长地吐了口气,“老咯老咯,现在当真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咯。”

    “老祖也还年轻啊。”

    “行了,不用奉承我了,”皇甫老祖摆摆手,“这话我当初还在东齐国的时候就听腻了。”

    提起东齐国,皇甫老祖又是好一番感慨,末了叹了口气,“这算起来明明也才出来了两三年的工夫,可再想想东齐国的日子,却是恍若隔世啊。”

    “对老祖恍若隔世,于我而言,却宛如昨日啊。”

    “你,还会再回去吗?”

    “当然,”出乎皇甫老祖的意料,云衣回答地毫不犹豫,而且目光真诚,“当年求老祖带我出来时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答应老祖的事情,又怎么能反悔呢?”

    皇甫老祖看着云衣,一时竟分不出这话的真假,许久之后,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便走吧,我也要收拾收拾准备去这个黑市了。”

    “老祖不急,”云衣突然想起一事,赶忙将皇甫老祖拦下,“这件事情倒是不急,还有另外一件事,还要麻烦一下老祖。”

    “什么?”

    “还请老祖注意一下,最近永安城附近,是否有人打斗。”

    云衣总还是在意侠隐的不告而别的,她这几天总在琢磨这件事,她就算跟侠隐没有多少交情,但他在五皇子府待了那么久,就算要走,于情于理,打声招呼总是应该的吧,又没有人会强留他。

    而且想一想最后一次和侠隐对话时的场景,那个和暮沧国使臣一起入京的、据说是揍了柔安公主一顿的少年,云衣总觉得他和侠隐有些关系。

    “打斗?”皇甫老祖不解地皱了皱眉,“这永安城郊的打斗日日都有,你要我怎么注意?”

    “嗯”云衣思虑了片刻,“可能不会是寻常打斗,更像是生死决战那种?”

    皇甫老祖看着欲言又止的云衣,眉头皱得更深了,“你也别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吧,谁和谁打起来了?”

    “我也说不准,就是当初在暮沧国的那个人您还记得吗?前几天这人不告而别,我总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

    皇甫老祖看样子是将那人忘了,皱眉思索了许久,才将将有些印象,“就是当时酒馆打架那个?”

    “对,就是他,”见皇甫老祖想起来了,云衣也便放心了,“那便麻烦老祖了。”

    “唉,老头儿一把年纪了,还要替你操心这操心那,命苦哟!”

    云衣知晓皇甫老祖这是故意抱怨,也不在意,只是笑笑,又多捧了几句“劳苦功高”云云,而后便起身告辞了。

    艳姬的办事效率当真是不容小觑的,又或者说凌钺若是想让谁倒霉,总是能想到办法,反正不出十天,云衣便从艳姬那里得知了岑文柏弃官的消息。

    “这其中,也有护国公的手笔吧?”云衣听着艳姬给她汇报岑文柏弃官的始末,不经意地开口。

    “想来是有的,毕竟当初岑文柏入宫弹劾护国公一事,在朝中也传了些日子了。”

    云衣勾了勾唇角,没有做声。

    这大约就是护国公的反击,借着凌钺的名义,不然,云衣是不相信凌钺那脑子能想出这般弹劾的由头的。

    其实若是想给读书人安些罪名,最容易的便是从那些诗文入手,自古就是再忠心的读书人,也总是喜欢发发牢骚的,那些个清高自诩的人,才不在乎什么明哲保身,他们坚信只要自己忠心可鉴,偶尔发发牢骚算不得什么大不敬。

    可很明显,皇帝从来不这么想。

    岑文柏其实已经够谨慎了,况且在这时局之下,好像处处都堪称一句滑天下之大稽,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便也见怪不怪了,所以岑文柏一直告诫自己谨言慎行,冷静且超脱地看待这些事情,或许陛下有自己的想法。

    而先前刑部出事、礼部出事的时候,弈风帝痛快地将有关官员下狱,无疑也让他更肯定自己的想法,可在护国公一事之后,这种信念崩塌了。

    岑文柏实在想不明白,这般无法无天的做法,而且铁证如山,弈风帝竟然还能当做没看见,甚至于连一句话都没有。

    那一天,他大约经历了他这一生最深的失望,后来,他又听闻二皇子与四皇子曾联手进宫告状,最终换来的结果却只是护国公将暮沧国使臣暴揍了一顿。

    那一瞬间,岑文柏突然觉得这世道不会变得更好了,堂堂仙国,原来护国公才是一手遮天的存在。

    也正因为这种失望,将他的所有理智与谨慎尽数击溃,那天晚上,他洋洋洒洒写了三千字,字字都在痛骂这昏暗的世道,不是隐喻,而是痛骂,指名道姓地骂。

    那文章被护国公使了点小手段拿到了手,又略施小计,将那几张纸烧得只剩下最容易让人误会的只言片语,而后将这自言片语作为证据,交给了凌钺安排的弹劾岑文柏的御史。

    于是弈风帝看见的奏折上,岑文柏的罪名清清楚楚写的是大不敬,弈风帝大怒,召来岑文柏解释,可已然对这个朝廷绝望的岑文柏又怎屑于解释,于是当即弃官归乡。

    “陛下竟然也没治他的罪,”艳姬跟云衣说着,还在不住感慨,“我还以为此番这位状元郎就要身首异处了呢。”

    “毕竟也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云衣叹了口气,虽说这件事是她一手策划,但发展到这一步,还是让人不免唏嘘,“而且,陛下也是惜才吧。”

    艳姬不服,“惜才就不会让他走了。”

    “因为陛下也明白啊,这一朝已然没有他大展拳脚的余地了,放他还乡,大概是希望他能好好活着,等到新帝登基,再出来好好实现他济天下的理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