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斗法(八更)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斗法(八更)

 热门推荐:
    “怎么?国师大人不敢了?”看着云浔犹豫,那仙师更是嚣张,场上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就是弈风帝也默默替云浔捏了一把冷汗。

    云浔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倒是对着弈风帝一抱拳,“臣请陛下给臣些时间,让臣能去准备一个罗盘。”

    “准了。”这个要求无可厚非,毕竟这个命题是对方当场提出来的,弈风帝自以为看出了云浔的几分茫然,还贴心地补充了一句,“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朕都会满足。”

    “谢陛下。”

    云浔说完便走下了擂台,留下仙师一人独自得意。他现在已经几乎确信云浔对于阵法一窍不通了,因为这罗盘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准备出来的,虽然算风水的那个东西也叫罗盘,但却和演阵法的罗盘是实实在在两个东西,这是他当初研究了好几十年才弄明白的道理。

    云浔去准备了,那仙师想了想又重新盘腿坐了下来,兀自闭目养神。

    云衣看着云浔离开,想了想,随便找了个借口也离了作为。

    “你那里有没有寻常一点的罗盘?”点星楼后面一个无人的角落,云浔和云衣碰了头。

    “这东西我怎么会有?”

    “你端了那么多古遗迹,找找嘛。”

    云衣看了眼云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还以为你的办法是把那个演天盘弄得平凡一点,让人看不出特别之处。”

    “那怎么可以!”云浔想都没想便反驳道,“那是神器!任何一点加工都有辱神器之名的!”

    “好好好,”云衣无奈地掏出储物袋,遍翻遍给云浔打预防针,“先说好,有或没有全靠运气,如果真的没有,你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云浔一摊手,“我总不能认输吧?不过你放心,我的运气一向不错。”

    或许是云浔的运气当真不错,云衣竟真的在巫月族那为数众多的遗物中翻出了一件罗盘,大抵真的是因为巫月族没落得厉害,那罗盘虽然是上古之物,却看不出什么灵蕴。

    云浔拿在手里比划了一下,又用手指随意在罗盘上划了两下,看样子很是满意,“就它了。”

    “用完记得还回来。”云衣最后嘱咐了一句,而后便绕路回了点星楼。

    云衣坐下后有段时间云浔才回到擂台,他手中的那罗盘已然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了,他大概是做了一些处理,云衣远远看着,觉得好像是多了几分灵气。

    仙师没想到云浔真的能拿回一个罗盘,但转念一想,又颇为不屑地开口,“国师大人不会以为随便一个罗盘就可以吧?阵法可不是算风水。”

    “可不可以,待会儿不就见分晓了吗?”

    云浔说完便走回自己的位置,低头摆弄着罗盘,仙师“切”了一声,心道待会儿有你哭的。

    按照规矩,仙师是挑战者,自然应该先出招,那仙师煞有介事地将罗盘拿在手上,而后环顾四周,向云浔鞠了一躬,“既然如此,那在下便献丑了。”

    云浔看着仙师将罗盘平举,而后咬破手指,滴在罗盘之上,原本平静的罗盘霎时大放光芒。

    就在看客皆是为这光芒所震撼的时候,仙师开始以血为引画阵,片刻之后,在罗盘的光芒之中渐渐形成一个阵法。

    仙师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国师大人不好意思了,在下方才忘了说,以阵法相斗,可从来没有先后一说!”

    话音未落,那阵法便被仙师推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阵在空气中闪着微弱的金光却以一种极快地速度向着云浔而去。

    在场诸人皆是一惊,弈风帝更是拍案而起,云衣看着一脸淡然的云浔,心里想的是如若云浔被这么个小破阵击中,那天虚子恐怕会被他气得亲自下界揪他回去。

    早在仙师以鲜血为引时,云衣便知道他境界不高,在仙界,就算是初出茅庐的风水师,也早就不屑于以血来引阵了。

    那方小阵当然没有击中云浔,非但没有击中,它甚至还没近云浔的身就自行消散了,云浔似笑非笑地看着仙师,“方才,你说什么?”

    刚才仙师的动静可谓是不小,云浔不可能没听到,这句话只是为了羞辱对手,其实根本不必他开口,点星楼前已然满座嘘声了。

    “这不可能啊!”仙师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罗盘,他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就算他修为不够,但这么点距离,应该还是能够撑住的啊。

    “方、方才是为了让国师知晓规则,接下来,在下可要拿出真本事了!”

    “哦?”云浔挑了挑眉,“那,拭目以待。”

    那仙师犹疑地看了云浔一眼,在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拼命告诉自己刚刚不过是个小小意外,只要自己踏下心来,赢这么一个外行一定不成问题。

    还是刚刚那一套动作,不过此番那巴掌大小的阵看上去似乎更凝视了一点,云衣在楼上看着,突然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气把旁边的凌铭吓了一跳,“你、你叹什么气?”

    “啊?”云衣被他的紧张弄得莫名其妙,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台上的仙师,“我在想,再如此反复几次,恐怕都不用国师出手,那人自己便会因失血过多晕厥。”

    云衣此言似乎是点醒了凌铭,他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怀着这种心态再看擂台之上的对决,他也终于是看出些乐趣了。

    尽管较之上次凝视了些许,但那小阵依旧不足以近云浔的身,这一次,甚至消散得更快。

    看仙师的表情,他面子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但事实如此,他又确实无可奈何。

    云浔看着对面目瞪口呆的仙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我已经知晓规则了,仙师不必这么三番两次地示范。”

    云浔在仙界时是从来不屑于欺负那些初出茅庐的小风水师的,但今日这一番,竟让他感受到了几分虐菜的趣味,尤其是这初出茅庐的菜鸟一刻钟之前还在不知天高地厚地挑衅他。

    “时间拖得如此之久,陛下都要乏了,仙师若还是如此相让,那我可就要出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