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七章 血药

第七章 血药

 热门推荐:
    陶梓终于想起来目前最紧迫的事情配制血药,浸泡身体!

    想要配制血药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血药分为很多种等级以及功能。

    等级的标准主要取决于获取血液的灵兽的等级,比如陶梓之前遇到的那只灵狼,它的血液就可以配制出二阶的血药。

    当然,也不是等级越高的血药效果就越好,主要还是取决于使用血药的人的适应力。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陶梓如果使用灵狼鲜血配制而成的血药,其危险程度不亚于把他投进高浓度硫酸里。

    至于血药的功效,一般都是用于低阶修炼者强化、修复肉身的。当然也有例外,一些特殊灵兽血液配制而成的血药,可以使使用者继承灵兽的某个特点或者传承。

    现在陶梓需要配制的是适合普通人的、用于刺激皮肤肌肉发育的血药。

    主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还需要一个可以容纳他整个身体的药鼎、把药鼎架起来的架子,柴火。

    药鼎他是肯定没有的,没有办法,在与夜魔商量之后,决定使用盛放清水的大缸代替。

    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难倒了他既然需要生火熬煮血药,那么在他的木房里肯定是不能进行的。

    难道要去野外?

    “何必舍近求远,就在我的绯红世界进行吧。”夜魔插嘴说道。

    “嗯,有道理”

    “什么!?”陶梓才转过弯来“你是说,我可以把这些东西带进那充满暗红雾霭的世界!?”

    夜魔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然呢?你以为你是怎么进入到绯红世界的?思维,还是梦境?”

    神特么的梦境!哪个正常人会往那方面想!?

    陶梓突然咬牙切齿“既然能把实物放进去,为什么你还要让我扛着山鹿回来!?”

    “你又没说。”

    好吧,你赢了。

    “我该怎么做?”陶梓不再计较,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你我同体,你自然也有使用绯红世界的权利。你只需要将精神集中到那片世界,然后就能自由进出了。”

    “至于世界的入口,就在我的本体上。我的本体,便是你的影子。”

    “”陶梓还能说什么,现在不仅与夜魔公用一个身体,连影子都归别人了。

    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在昏暗的油灯下,陶梓的影子在那里不规则的晃动着。他甚至有一点不敢直视自己的影子,深怕从影子里突然蹦出一张脸来!

    他拿起自己的一只鞋子,心中默念着“绯红世界”,随后把鞋子丢到了影子的位置。

    “吧嗒”,鞋子落在了地上。

    “不行,精神不够集中!再来!”夜魔的声音适时传出。

    整整尝试了一个时辰,陶梓终于成功了。

    他望着如同深渊一般漆黑的影子,将木材首先丢了进去,随后是架子、盛放血液的大缸。

    “我自己该怎么进去?”等轮到自己时,陶梓又有一些犯难。

    “跳进去。”回答的如此简洁易概。

    陶梓双眼一闭,抱着最多摔个狗吃屎的心态,朝着自己的影子纵身跃下。

    “嘭!”

    一语成诽,他果然是脸部朝下,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陶梓摸着发酸的鼻子,不停的在那里抱怨。

    “哈哈哈,简直笑死人了!”明明只是一张脸,却表现出了捧腹大笑的样子。

    “在跃进来的时候,你只要想象出现的位置,就不至于这样了。”

    故意的,明显是故意的!

    “你怎么不早说!?”

    “你又没问。”夜魔再一次理所当然的回答。

    “好了,你赶快脱了衣服进去吧。”夜魔指了指大缸。

    不知道在何时,大缸已经被架在了木夹子上,大缸下面的火柴也已经点燃,正在煮着血药。

    “那么快!!”

    “自然,要真像你这么随意的扔进来,不全撒了?还是老办法,只要想好丢进来的位置,就可以了。”

    “等等!”陶梓突然叫停了夜魔“你是要我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去?你特么是想活煮了我?”

    夜魔点点头“这样效果最佳,你放心,我会控制好火候,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特么的,难怪自称夜魔啊!

    如此想法当然逃不过夜魔的眼神“修炼之路,你以为是平坦大道么?没有相应的付出,哪会有收获?”

    陶梓爆了句粗口,抱着“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的想法,脱下了衣裤,只留下了一块遮羞布,毅然决然跳进了大缸里。

    缸里血药的温度没有他想象中的高,大概只有三十度的样子。这样的温度不仅没有让他感到难受,反而非常舒服。

    同时,血药没有原先血液独有的血腥味。因为有草药的加入,散发出一股宁神的味道。

    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下,陶梓忘记了大缸下熊熊燃烧的火焰,居然差点睡着。

    “注意收心,全身放松,让身体吸收血药里的精气。”夜魔出现在陶梓身边,适时的提醒他。

    陶梓急忙甩甩自己的脑袋,正襟危坐。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异样的感觉。

    自己的腹部散发出阵阵的热气,照他的理解,此时自己正在疯狂吸收食物里的精气。

    而浸泡在血药里的身体,感受到一股苏麻的异样感,说不上舒服,也说不上难受。

    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正用一根羽毛疯狂的给他挠痒痒。

    在这奇怪的感受下,他又感受到一丝丝清凉的东西钻进了他的毛孔,使自己的肌肉有一种饱腹感。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血药里的温度逐渐提高。

    原本舒服的酥麻感被灼痛感代替,陶梓忍不住紧绷肌肉,以此抵抗。

    “放松,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夜魔的声音再次想起。

    陶梓不得不放松全身,也是这一放松,灼痛感瞬间被放大!他实在忍不住了,疯狂的大叫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周身毛孔处传来的清凉感也越发变得明显,让他忍不住呻吟起来!

    陶梓就在这痛并快乐的感受中昏死过去。

    从外表来看,前后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皮肤变得肿胀且通红,活像一只煮熟的鸭子。

    “小子,怎么能光便宜了你?”

    陶梓昏死之后,夜魔默默的看着他,随后张开嘴巴,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

    “虽然只有因为痛苦而产生的不适情绪,这样的味道略显单调。但是终究聊胜于无吧,也算是给我的报酬。”

    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陶梓在从昏死的状态苏醒。

    他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充沛的精力,仿佛是有用不完的力气。看了看四周,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并不是身处绯红世界里。

    “看来应该是在我晕过去之后,夜魔把我弄出了出来。”

    他刚起床准备穿衣服,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桃子,你总算是醒了。再不醒的话,我可就要来掀你的被子了。”

    陶花站在门口,一边打量着陶梓,一边打趣道“桃子,怎么感觉你壮了一些,难道一顿饭的效果就那么好?”

    “对了,放在厨房的那坛鹿血呢?”

    糟了,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

    陶梓想了想,第一次修炼就能带来那么大的变化,之后时间久了,肯定变化更大,想要隐瞒肯定是不行的。

    他只好实话实话“姐,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作主拿鹿血当作血药用掉了。”

    “可能就是血药效果好吧,才能让我一晚上就有了点变化。”

    果然,听到这个消息后,陶花的颜色阴沉了下来“桃子,以后这种事情不允许瞒着我!”

    “万一你在浸泡血药的时候,出了问题怎么办!所以若是有下次,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这个做姐姐的陪你在身边!”

    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如此暖心!陶梓不仅有一些自责,姐姐如此关心自己,可他却还要欺骗她。

    他赶紧扯开话题“对了,母亲的病情怎么样?吃了专门配的药,有效果吗?”

    说到这里,陶花叹了一口气“效果并不明显,这也正是我要找你商量的事情。”

    “原本以为我留下的银两足够母亲看病了,剩下的还能给你置办点学院需要的工具。没有想到,母亲的病那么难缠”

    陶梓宽慰了几句“最近山里老是有莫名死掉的野兽,我就再去撞撞运气,说不定还能捡到一些。”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先把学费拿出来,顶多我晚读一年。”

    实则,他心里早就做好了跪舔夜魔的准备。死乞白咧让她在多杀几只野兽,好补贴母亲的医药费。

    说完这一些,陶梓就拿出了自制的小工具,向着山里出发。

    幸运的是,今天天气不好,太阳完全被乌云遮蔽了,这样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