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四十二章 战统学院

第四十二章 战统学院

 热门推荐:
    你真的以为,无私的帮助他人,就能得到善意的感恩?

    “咳咳,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就在何姓男子握着利剑、指挥着奇异生物,另一边多头灵狼前蹄刨地,两边即将短兵相接的千钧一发之际,从一旁的树后传出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何姓男子急忙伸出手臂,制止了准备拼命的奇异生物。同时,对面的所有灵狼皆止住前冲的趋势。两方不约而同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随着声音落下,从树后走出来一个面相稚嫩、满脸污血,手握约半米长的匕首的少年。

    他笑吟吟的朝六个人打了个招呼,随后仿佛未看到对面的灵狼一般,直接走到了两方中间。这才转过身,面朝灵狼,将背影留给了不知所以的六人。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才苏醒不久的陶梓。

    原来,当陶梓在奇点内苏醒后,就感受到了令他极其不适的重力,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他似乎已经记不得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奇点内。倒是绯月早已心知肚明,并没有直接点破其中的奥秘。

    当他看到耸立在奇点中间位置的石板后,本能的选择了躲避它。

    绯月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直接一个念头将他送出了奇点,没有在石板上多做解释。

    陶梓心系兽潮,遂让绯月利用精神力帮忙探查洞穴外的情况。也就是这个举动,让他们发现了处于困境的六人。

    当一人一念灵赶到现场时,两方的战斗已经一触即发。陶梓有心解救他们,在得到绯月愿意协助的情况下,就以这种装逼的形式出现在现场。至于绯月,自然是知趣的躲进了奇点内,准备伺机而动。

    看着陶梓单薄的背影,六人同时浮现了一个荒唐的想法这小子怕不是一个神经病吧!

    也不怪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做这种自杀式的事情。

    在场的都是修炼有成的人,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两名成年男子,他们无一不是踏入“苦海”多年的高手。所以他们的眼力劲还是有的,不论怎么看,眼前的少年,也不过是初步踏入修炼之路的雏鸟。

    更过分的是,因为之前在对付灵鹿时摔了个底朝天,此时陶梓背后满是灰尘,甚至有个地方已经被树杈刮破。

    唯一值得他们关注的,便是他手中那把加长版的匕首。随着陶梓故意使用了精气激发,正散发着令人汗毛倒立的寒意。

    所以这个背影并没有给六人留下伟岸的形象,反而将他划入了“神经病”的行列。若是陶梓知道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必定会疯狂吐槽老子这么大公无私的救你们,可你们居然把我当神经病!

    何姓男子在这时开口道“小友,我等非常感谢你能出面帮助我们,可是你的”

    他没有把话说完,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陶梓在哪都知道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可是你的实力太低了,就算你帮忙,也不过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陶梓似乎装逼装上瘾了,只见他用匕首耍了个漂亮的剑花,随后简短的回答道“无妨,一切有我!”

    得,真是个神经病!

    所有人撇了撇嘴,脑海里不约而同想到这么一句话。

    对面的灵狼因为突如其来出现的陶梓,都选择了静观其变。不过当发现此人不过只是一个菜鸟后,它们又开始暴躁起来,随时准备扑过来将这个程咬金分食掉!

    眼看着灵狼即将失去耐性,陶梓也有些把持不住高深莫测的形象,脑海里疯狂的催促绯月“我的老师哟,该动手啦,要不然我就要变成一坨狼粪啦!”

    绯月不合时宜的娇笑道“你继续装啊,不是挺能装么!?”

    不过她也只审时度势,取笑了陶梓一阵后说道“放开心神,让我来主导你的身体!”

    陶梓哪里还敢还嘴,非常配合的闭上眼睛,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

    一瞬间,一股恐怖的精神力夹杂着最为纯净的负面情绪,如潮水般涌入了陶梓的大脑内。而属于陶梓的精神力,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好像是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可怜虫,只能呆呆的蜷缩在头部的某个角落。

    也就是在这时候,陶梓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宛若是一个第三者一般,只能在在角落观察后续的事态。

    一股股犹如实质的精神力在陶梓身体周围环绕,虽然实力仍只有“蛇蜕”,可气势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此的变化,也让身后的六人后退了好几步。陶梓的形象在他们心中有了极大的变化,虽然出场方式不敢苟同,可谁叫人家有这个装逼的实力呢!?

    原本闭上的眼睛也在这时候陡然睁开!

    虚妄之眼!

    灰白、恐怖、宛若深渊!

    虚妄之眼的大恐怖隐而不发,因此并没有被身后的六人发觉。可面对陶梓的灵狼却一下子炸了毛!

    只见它们浑身上下的体毛根根倒立,尾巴如同焉儿了一般,紧紧的夹在股沟之间。它们不安的来回踱步,甚至疯狂的眼神里,都开始流露出恐惧。

    绯月控制着陶梓的身体,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口吻开口道

    “滚,或者死!”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对灵狼而言却化成了最锋利的利剑,直击它们的心灵。终于,几头三阶灵狼眼神里恢复了一丝清明,朝着身后的狼群嘶吼一声后,灰溜溜的撤退了。

    待狼群消失在森林之后,陶梓的眼睛恢复了清明,同时身上的恐怖精神力也如潮水般退去。

    重新掌控身体的陶梓,在绯月的示意下故意双腿一软,朝着地面倒去。

    身后的何姓男子眼疾手快,在陶梓倒地之前急忙扶住了他,并把他扶到了树边,好让他靠着不至于倒地。

    陶梓的脸色微白,像极了使用某种禁术的后遗症。他的这个现象并不是装出来的因为绯月的短暂控制,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主导权。再次接管身体后,脑部有些供血不足,这才出现了这个现象。

    他罢罢手,带着一丝颤音开口道“灵兽应该已经走远了,你们赶紧离开吧。我现在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眼前的这位小兄弟这才把我们从灵狼爪下解救下来,我们怎么可以不辞而别呢!?

    何姓男子急忙开口“这怎么行!?我们肯定要等小兄弟你恢复之后才能离开啊!”

    “这样吧。”陶梓似思索了一番“你先扶着我,我们先撤离到森林外围。那里相对比较安全,之后再做打算!”

    经历了死劫的几个少年,恨不得立马离开森林。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同意了陶梓的建议,其中名为石辉的少年主动担任起了搀扶“伤者”的工作。

    一段时间后,他们终于退回了森林外围。

    众人将陶梓围在中间,防止他被突如其来的野兽打扰。至于当事人,表面上正闭着眼睛修养,实则正在脑海里与绯月对话。

    “救了他们之后,我们可以选择直接离开啊。为何还要让我假装虚弱,还说那些奇怪的话?”

    绯月则是满脑子的坏主意“哪能那么便宜了他们!刚好我有一些问题,你这个文盲又答不上来,所以就套套他们的话呗。”

    过了一阵,陶梓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他便适当的睁开眼睛,活动了一番筋骨,以表明已经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

    何姓男子见到如此情景,严肃的向他道了一声谢,并开始自报家门“小友,我叫何善,我身边这位则叫周剑天,我们都是大理国战统学院的在职教师。”

    他取出挂在腰间,刻有“战统”两字的腰牌以示身份。随后他继续介绍“他们四位分别叫石辉、徐海骄、田碧以及杨云秀,他们都是我的学生。”

    “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片森林里,主要还是完成战统学院的进修课程。学院规定,每三个月都需要猎杀相应的灵兽。而我们两名教师,则是起到保护学生的作用。说来惭愧,这次要不是有小友出手,我们几人怕是都要成为灵狼的食物了。”

    “因为学院已经开始了上百年,所以对于森林的掌控度还是很高的。按照以往的惯例,是不可能在中围出现那么多的三阶灵兽的。”

    何善话锋一转“我也是糊涂了,净说些没用的东西。不知小友能否告知你的名讳,师承何处?”

    果然会问这些问题,绯月果然料事如神啊!

    陶梓如实把情况说了出来“我叫陶梓,家就住在森林边缘的小狼村里。至于师承的话,我不过是我们村里学院的一个一年级新生罢了。”

    嗯,小狼村?

    一旁的周剑天接口道“可是与渔村紧挨着的小狼村?”

    得到陶梓肯定的答复后,周剑天笑着回答道“自己人啊!小狼村学院里的几位驻点教师便是从我们战统学院里安排过去的!”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小狼村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优秀的学生了。前些时间学院里还在说这个事情,讨论要不要放弃继续驻点小狼村。”

    得,还真是自己人。

    何善又抢过话语权,斟酌再三之后说道“小友,刚才你是用了什么办法,惊退了狼群?”

    此话一出,原本都在修养的四名学生一同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陶梓。

    该来的还是会来啊,也不知道绯月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