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落三千 > 19章 筑基

19章 筑基

 热门推荐:
    等到能看见“烂桃山”房屋的时候,小离才放了木怪,它一个土遁就不见的踪影。

    两人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大家关注,众人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他两没有什么朋友,自然无人理会这些。

    而最惦记他俩的可能要属生天今莫属了。 两天没看到小离两,感觉自己拳头都生锈了。

    这是后话,两人回到“烂桃山”,先到厨房处随便找了点吃的填饱肚子,随后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走到屋外,小离突然问了一句:  “三千姑娘,不知你筑基心法练得怎样了?”

    “筑基心法,我没有习得啊。”三千一呆。

    “啊,不会吧。”小离讶异。他看着三千倒是不像说假话的样子,想了想,随即掏出一方手帕递给三千,道,“这样啊,那你把这个先拿着。”

    三千接过来一看正是筑基心法。

    “我认得字不多,这心法也看不懂,你先学习,完了再还我。”小离微笑道。

    “你真的给我,不怕我弄丢了。”没想到三千也会说出半开玩笑的话。

    小离一滞,这自己还没想过,小离摸摸脸,一时不知说什么了。

    三千看着小离说不出话,把手帕递过去,意思是让其收回之意。

    小离连连摆手,说自己相信三千,而后跑回了自己房间。

    三千默默的看着他,伸出的手不知何时抱在胸前,像似捧着心爱的东西,生怕被春风偷走。她想,没有父母相伴的岁月,有一个相互携手的同伴,也许也是好的。

    第二日,小离出的门来,看到三千等在门外。

    “小,小离。”这是三千第一次叫小离的名字。

    小离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啊”了一声。

    三千停顿了一下,看向小离说道,“今天我起的早,看到好多人都向教习堂而去了。”

    “这很正常啊,有什么不妥啊?”小离看向教习堂方向问道。

    三千对小离的反应看在眼里,继续说道,“今天是门内派人教大家研习筑基心法的日子,会有…”

    “什么?”三千话没说完,小离大叫一声,“研习筑基心法,怎么不早说呢!我们也赶紧走吧。”

    小离拉着三千就走,走了两步,一跺脚停了下来,叹口气气馁道“我急什么,心法都看不懂,去了能干什么。”

    三千平静而道:“毕竟是教内高人讲习,就算现在还没什么用,将来肯定是有裨益的。”

    小离看看三千,放开拉着她的手,道:“你说的也对,不知你昨晚看没看那心法。”

    三千看看身旁急急而去同门,脸上平淡,伸手拉出昨天小离给自己的手帕递给小离。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离停下脚步不解其意的问道。

    “昨晚我连夜就读完了,已经牢记在心了。”三千难得的脸色一红。

    小离听的呆了,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三千,“你确定?”

    “嗯。”三千小声应道。

    “好吧,你真厉害。”小离接过手帕,里外翻看,虽然认识几个字,可惜理不通半句话来。

    “真的谢谢你,要不然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接触到这些。”三千感激。

    “你说什么话,我们都是苦命的孩子,就应该互相帮助嘛。”小离神情有些暗淡,小离自从看到三千被人欺负,总会想到小舞,小时候经历的苦难,忍不住让人唏嘘。

    三千把小离的神情看在眼里,拉了他一把,“你说的很对,你也加油。”

    小离对三千的安慰,有些感动,心情也好了些,咧嘴一笑,“嘿嘿,你是怪物,我看我怎么努力也比不过你。”

    桃林飘香,一声鸟鸣传来,为这不一样的清晨的装点了几分灵气。

    今天教习堂这里不同往日。

    平日大家都是在堂内研学,而今天所有人都坐在外边,也不管地上脏与不脏。

    堂外本来很大的一块空地,此刻坐满了人群,人群最前端简易搭建了一个小台,上置一素色蒲团,文先生苍老的身影早早的立在一旁。

    虽然今天的人数比往常多上好些,然而异常安静,就算生天今这个爱惹事的主也是正经危坐于人群之中。

    小离两人来得有些迟,在最后边随便找了块空地坐下,等待着门中的高人前来。

    这一等,就是许多时候,小离等的快睡着的时候,听得众人一声惊呼。

    他精神一震,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东方一道赤光急射而来,到来众人跟前一个盘旋,落于小台边上。

    文先生连忙向来人行礼,道:“原来是古南子首座,真是太失敬了。”

    “文先生哪里话。”来人身着八卦道袍,年逾古稀,仙风道骨,后边跟一小男孩,白衣秀发,面相极其俊丽,看着就与小离年纪相仿,如不是着衣男服,任谁也要看作是女孩了。

    古南子缓身坐于蒲团,文先生与白衣男孩立于左右。

    “无量天尊。”突然一声如洪钟大吕,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众人还在惊讶于古南子的到来,突然听到洪钟大声,全安静了下来。

    大家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就算以前有人过来传道,也不过是派一长老而已,这次居然来得是一峰的首座,而且是白云峰首座古南子仙长。古南子被人冠以怪才俊杰,善于教授法术,白云峰实在是高手如云的地方,峰上天才如云,个个修为精湛。

    小离自然不知道这些,只觉自己耳朵嗡嗡作响,脑中突然炸响,前方沉浑之声不断传来。

    “天地之始,运无而生,万物已降,临势生息…”

    小离听得迷迷糊糊,一句也听不懂。转眼看向三千,只见她两眼圆睁,专神凝息。在座的其他人有人听得手舞足蹈,有人听得两眼发懵,不知所以。

    小离虽然听不大懂,但是每个字清清楚楚的印在了脑海,今天感觉自己记忆力变好了,每个字都能清晰的记住。

    “…应心收息,归藏外流,神在窈溟,本府相交,元精云布,阴阳为度…”

    高深莫测的声音不停传来,整个世界仿佛沉浸在道法的海洋,每个人神色不同,挺胸伸耳,不放过一个音符。

    整整一个上午就这样在学习筑基心法的时光里悄然度过,中午大家用了半个时辰吃饭,而后都自觉之极的来的原来的地方坐好。每月也就这么一次难得的机会,任何人只要不是傻,决然是不可能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和机会的。

    下午的时间最是难熬,烈日当头,困意上涌,但是大家都不想失去这么难得的机会,都极力振作精神,洗耳恭听。

    小离差一点没睡着,全靠旁边三千不时提醒,倒是三千一直屏息凝神,全神贯注的听着。

    正在这时小离只觉背后被人挠了一下,伸手到背后一抓,触手坚硬,小离看向背后。

    只见桃木精头在外,下半截还在土里,伸出一只树干一样的手臂挠自己。

    小离大惊讶,这货胆子够大,竟然混在人群之中,要不是大家都在静神听讲,肯定要抓起来研究一番。不过小离转念又想,这货土遁极佳,还真不怕几人能抓住。

    小离摆摆手,拔开树精的手臂,准确来说更应该叫做触手,示意树精赶紧滚蛋。

    桃木精不但没离开,反而到了小离更近的身旁,整个身体爬出土外,伸长了脖子,竟然是专心听古南子讲道了。

    小离为之气结。他抬头看了看前方,古南子还在口吐神音,并没有注意此处。

    眼角余光扫过古南子身旁的小男孩,心中一突,小男孩不知何时饶有兴趣的盯着此处,眼有精光。

    小离大惊,伸手戳了一下树妖,示意它台上有人看呢。

    木怪竟然不做理会,小离大怒,不过并没做什么,想想自己竟然为一只妖精担惊受怕,很是心塞。

    小离别过头不看树妖,却看到三千有些不对劲。

    此时的三千双眼紧闭,双手自然紧握,然而整个身子抖的厉害,身上衣服无风自鼓,显得整个人胖了一圈。

    “三千,你怎么了?”小离伸出手想要推她一下,但手碰到衣服上居然再不能向前了,三千整个人感觉像块棉花,但触手处又极有韧性。

    “啊…”三千突然大叫一声,整个身体又膨胀一圈,要不是平日里穿的都是宽松的衣服,这会可能已经全身赤裸了。

    倒霉的却是小离,因为小离离得最近,三千大叫的时候,一股极强的气息从三千身体里散发出来,小离和木怪顿时就抱作一团,滚到一边去了。

    离三千近的一些人也是被这气息吹离了原地。

    “诶呀,怎么了。”

    “魔人来袭了吗?”

    “哪个杀千刀的?”

    “他**的,好好的天要下雨吗?”

    众人乱作一团,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出声骂道。

    “无量天尊。”古南子浑厚的声音传来,“大家不要慌乱。”

    话还没说完,赤光闪处,已然是来到了三千近处。

    众人随着古南子的身影看向动乱的源头处,皆是惊讶不已。

    滚到一边的小离头晕目眩的站起身,而木怪整个树身都缠在小离身上。小离回了回神,见木怪缠在身上不下来,大怒,手脚并用,甚至连嘴也用上,将此怪从身上剥离下来。

    木怪晕眩着眼看向三千处,发现古南子也在,一个激灵,一个土遁就不见了。

    小离懒得理会,赶紧跑到众人跟前。

    这么一会,三千就被众人围在中心,古南子站在内圈,文先生和白衣男孩也来到身旁。

    “古南子仙长,这是怎么回事啊?”众人七嘴八舌的问道。

    古南子摆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此时的三千周围气息凌乱,五彩光芒时隐时现,阵阵的狂风围着三千旋转,头顶之上黑云密布,更有雷鸣之声不时传来,周围的人被大风吹的又扩大了整整好几圈。

    “仙长,这是?”文先生小声问道。

    古南子目光如电一直盯着三千并不作声。

    旁边白衣男孩看了文先生一眼,出声道,“先生,莫要惊慌,这是道法上筑基的征兆,看这情况,筑基的可能性很大,师傅他老人家可能怕出什么状况,守护在这位姑娘身旁,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男孩声音清脆,让人生出好感。

    听了白衣男孩介绍,文先生很是惊讶。 他和众人并不是没见过筑基的情形,以往有人筑基都是平淡无奇的,不似有这般大的动静。

    “烂桃山”上众人沉静无声,只有风声吹的成片的桃林像海浪般阵阵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