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149章 这一场感动

第149章 这一场感动

 热门推荐:
    令申文学更想不到的是,卢明凯在天湖山可不止摆了一桌,他还把她班上的十八名一年级小学生都请了过来。

    小别墅里布置成小型party,卢明凯为孩子们准备了各种好玩的玩具,还有好吃的自助餐。

    海岛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新奇的party,一下就玩疯了。小姑陪着奶奶和孩子们玩成一片,好不快乐。

    申文学一旁看着突然就有些伤感这学期一放假她就要告别讲台,告别天真烂漫的孩子……

    一毕业就到了海岛,从教四年整,和海岛和学生发生了许许多多故事,有笑有泪流汗还流血,到了分别的时候,太多依依不舍萦绕在心头了。

    都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一个学生一辈子会遇到很多很多老师,一个老师在自己的教学生涯里也会遇到很多很多学生,彼此在彼此心上能够种下一朵玫瑰,日后忆起能留有馨香,就不枉师生一场。

    唐美静、江新男、杜云舒几个正和卢明凯边吃边说着什么,全欣欣踱步过来,问申文学“我叔叔会不会知道这个钻石王老五的存在?”

    全欣欣一脸不怀好意,申文学戏谑说道“怎么,你要帮他们俩撮合?”

    全欣欣“……”

    喝掉手里的一杯饮料,全欣欣重新调整了自己被申文学打乱的思路,说道“如果我叔叔还不知道这一号人物的存在,我可得好好提醒他,再不耍手段,到嘴的鸭子可就飞了。”

    敢情在全欣欣眼中,她就是那煮熟的鸭子?

    申文学看着全欣欣,又好气又好笑说道“说的好像你华叔叔不耍手段似的,你那姑婆都打入我家做卧底了。”

    全欣欣看向小姑的方向,她正陪着奶奶和学生们愉快地玩耍,全欣欣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卢总这号人物虽然厉害,也只是做些锦上添花的功夫,我叔叔这才叫雪中送炭。”

    申文学要工作,奶奶的病又离不了人,送一个信得过保姆,可比请吃自助餐贴己多了。

    全欣欣正洋洋得意着,申文学问她“卢明凯怎么知道你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的?”

    这话把全欣欣问住。

    自己和卢明凯从来就不认识啊,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申文学的朋友?

    见全欣欣呆住,申文学满意笑道“所以别小瞧人家的段位。”

    全欣欣还想说点什么,申文学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韩科校长。

    “文学,你马上回学校一趟,我被包围了。”韩科校长在电话那头急呼呼说道。

    卢明凯是邀请了韩科校长的,但是他迟迟没有上天湖山,是因为被一群家长包围着。

    这群家长是申文学班上一年级小学生的家长,他们多为学生的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此刻将韩科校长堵在校门口,正义愤填膺地同韩科校长说着什么。

    卢明凯开车将申文学从山上送下来,韩科校长俨然看到了救星“文学,你快来做做家长们的思想工作,我跟他们解释不通。”

    围在韩科校长身边的家长们见申文学到来便纷纷转移矛头,涌向申文学,大家纷纷嚷着“不能让申老师调走!不能让申老师调走!”

    那场面令申文学十分感动。

    海岛的人们质朴得可爱。

    大家涌到申文学跟前,便开始申诉

    “申老师,我家孙子作业做不来,都是你下课后亲自教的,学校里没教完就到我们家里教,我孙子常常考一百,都是因为你教得好啊!”

    “我家也是!我家也是!”

    “申老师,你年轻,书教得好,人又好,我家孙子就只听你一个人的话,你要是走了,我家孙子怎么办呀!”

    老人们忧心忡忡,继而就一齐喊起来“不能让申老师走!不能让申老师走!”

    老人们的热情令韩科校长慨叹道“我在银山当了几十年校长,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

    一旁的卢明凯也非常震撼。

    此时此刻被人们簇拥着的申文学在卢明凯眼中越发光芒万丈。

    只见申文学极力克制着泪水,声音变得磁性沙哑,说道“叔叔阿姨们,我真的很感谢你们,你们今天这样挽留我,让我特别有面子……”

    申文学向老人们深深鞠了一躬,继而说道“我在银山教书四年,银山的孩子和家长给我留下许多美好而温暖的回忆,无论我未来走到哪里,忆起银山的这段生活和工作经历,尤其是今天,你们围着校长,挽留我,我对你们会永远充满感激……”

    “申老师,那你就一辈子留在银山教书好不好?你是个好老师,孩子们不能没有你……”老人们又激动起来。

    还是卢明凯替申文学说道“申老师有申老师的难处,她的奶奶生病了,她回城工作能够方便照顾奶奶,谁家里没有个老人呢?”

    卢明凯的话击中老人们内心,孝道当前,他们再挽留申老师就有些过分了。

    送走家长们,带着韩科校长和申文学重回天湖山小别墅,卢明凯又见证了一场更加感人的挽留。

    就在申文学下山的这段时间,不知是谁说漏了嘴,孩子们得知申文学即将调走的消息,一个个都慌了神,见到申文学回来,孩子们纷纷扑过来抱着申文学不舍地哭泣。

    申文学安抚孩子们,做他们思想工作,给他们讲人生大道理……

    师生温馨的场面让众人看了都很感慨。

    从室内退到阳台上,放眼天湖山的美景,杜云舒对江新男说道“如果是我要离开银山,那些孩子一定无动于衷吧。”

    “何必妄自菲薄?”江新男安抚杜云舒,“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做到的。”

    江新男的话在杜云舒心上漾起一些涟漪申文学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做到吗?让学生对她念念不忘,让卢明凯对她念念不忘……

    杜云舒的目光在阳台上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卢明凯的身影,她心里有些算算的,卢明凯当然是在申文学身边,就像蝴蝶总是围着花儿飞舞一样。

    在卢明凯的配合下,孩子们终于不哭了,大家又开始愉快地嬉戏。

    申文学看着孩子们在室内奔跑的身影,心绪很复杂,感动、不舍夹杂着,只听卢明凯在她耳边幽幽说道“其实,整个银山最想挽留你的人是我……”

    申文学一颤,侧头对上了卢明凯忧郁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