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九章 殊途

第九章 殊途

 热门推荐:
    从灵砚的里世界中脱身后,秦若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拽下绑在脑后的皮筋,然后重新将头发整理了一通。

    陈怀笙心有所感,也睁开了眼,不解地望着这一幕。

    若若师父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疯狂地揪自己的头发?

    陈怀笙有点心疼,也有点委屈,头发多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小光…陈怀笙,你有没有法子可以把这刘郎唤醒?”秦若若整理好仪容仪表,甩了甩头发,站起身来。

    陈怀笙也不在意秦若若言语间的纰漏,仔细思索着学过的经咒,“我可以。”

    秦若若拍拍手上的灰,“那好说,我们先将小仙儿…这小狐狸安葬了。”

    李萌还在地上躺着,对周围发生的事浑然不知。

    秦若若知道陈怀笙刚刚下山,不方便也不习惯触碰女孩子。她弯下腰,轻喝一声,憋了口气将李萌公主抱了起来,挪到了外面院子里的藤椅上。

    日已上三竿,而树林在茂密的树叶遮挡下却显得幽静阴凉。

    秦若若抱着小仙儿已经微微发凉的尸体,站在它和刘郎第一次相遇的那棵树下,安静地看着正拿着药铲刨坑的陈怀笙。

    陈怀笙在山上寺院里就经常被师父指派做一些苦修,挖坑这种事对他来讲再轻松不过。

    不多时,一个半米见方的深坑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秦若若托着小仙儿,轻轻将它小小的身子放进坑底。

    它双目紧闭,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一捧接一捧的黄土慢慢盖住它的皮毛,整只狐很快就淹没不见。

    一阵风吹过林间,哗啦啦地响成一片。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轻轻晃着,像哄人入睡般轻柔。

    秦若若在这小小的土包面前站了一会儿,“我们走吧。刘郎,该醒了。”

    陈怀笙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在砚台中到底看到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

    他不懂该说什么让若若师父开心起来,能做的,也只有这样陪在她身边,给她一些支撑。

    刘郎躺在地上悠悠转醒,睁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一张长相清秀的女人的脸在诡异地冲他笑。

    “你是哪个?”他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戒备地盯着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却让他感觉莫名危险的陌生女孩。

    往旁边一看,这才发现还有一个正盘腿坐着的和尚,闭着双目,似乎周围的事都与他无关。

    这个组合怎么这么奇怪呢?

    刘郎心里有点没底,他的记忆像是被谁挖掉了一块,对于晕倒前遇到的事情已经完全记不清楚。

    “刘郎”,秦若若蹲在他面前努力做出含情脉脉的表情,并不知晓这在刘郎眼中颇为诡异,“我是小仙儿。”

    “你你你…”刘郎瞪大了眼睛,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下文。

    秦若若心里叹气,站起身来,声音哀怨如泣,“刘郎你不要怕我,我本是这山中灵狐,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才日日陪伴,带你去寻那些药材。

    这些年,我也确实对你情根深种。你曾说过,如果我是个女人,便会娶我。不知现在可还作数?”

    地上的男人抖的筛糠,“仙儿?你…你是我的小仙儿?”

    “我是。”秦若若眸中划过一丝黯淡,这种事注定是一个悲剧。

    毕竟,哪有正常人会真的爱上自己宠物的?又有谁能想到自己救下的狐狸开了灵智,有自己的思维呢?

    “仙儿…”,刘郎痴痴地望着秦若若,开口悲戚,“我快成亲了…”

    “刘郎,你只说,作数还是不作数?”秦若若咬了咬牙,她想为小仙儿要一句交代。

    眼前的男人低下头,最初的惊吓过后他便镇定下来。

    是妖怪又如何?那是和他朝夕相处了多年的小仙儿啊。

    对他来说,这只陪他度过最困难时期的狐狸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小仙儿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知己,是他心里的第一位,可单单不是他爱的女人。

    他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作为男人的担当也不允许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去退婚给人家姑娘没脸。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刘郎不知道他除了道歉还能做什么,是自己的一句话耽误了小仙儿的一辈子。

    这个身高七尺肌肉结实的汉子,就这样在秦若若面前不能自抑地抹开了眼泪。

    她看不得这样的情形,赶紧捏着嗓子悲悲切切地开口,“刘郎,那我们就此别过了,保重。”

    说罢,秦若若转身欲走,陈怀笙也跟着站了起来。

    可正当他们要走出门外时,瘫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刘郎却突然扑向陈怀笙,一把拉扯住他的袖子。

    “大师!我家小仙儿莫得做过啥子坏事,连肉都不高兴吃一口。您放她走咯吧…”

    秦若若哭笑不得,原来这刘郎以为陈怀笙是要将自己收走。

    “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大师,也永远不会对这位姑娘做什么不利的事。”陈怀笙垂下眼帘,软语相劝。

    秦若若在一旁听着,心里虽知晓这是在安抚刘郎,却也不可遏制地悸动了一下。

    果然顶着这样一张禁欲的脸,说一些这样的话,杀伤力还真是事半功倍。

    她咂了咂嘴,有些期盼,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一个也这么温柔的。

    刘郎已经被安抚下来,即便陈怀笙说了多次自己不是什么大师,他却笃定这个一脸出尘的光头少年是个有本事的。

    既然他说会护小仙儿周全,那刘郎也便渐渐真的放下了心,含着泪送二人出门去了。

    秦若若背着李萌,看着身前脚步轻快的陈怀笙,心中惆怅。

    人妖殊途,两条垂直的线因着这偶然的一个交点都偏离了自己原来的轨道。

    她很想问问小仙儿,这真的值得吗?

    秦若若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站在这个砚台为她打开的新世界面前,她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脆弱无力。

    她救不了小仙儿,找不回自己的记忆,甚至连这些所谓法术的原理都弄不清楚。

    秦若若感到孤独,就像几年前她大病初愈那样。

    一睁开眼就是一对陌生的夫妻,说是她的父母。

    可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记得自己叫“若若”。

    她慢慢地学说话,学走路,努力让自己和周围的人变得一样。

    四年了,她以为她终于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可是随着这砚台的到来,一切又都不再相同。

    秦若若眼底落寞,这种心里没底,天天做噩梦的生活又要开始了吗?

    正在她胡思乱想时,陈怀笙突然停住了脚步。

    她将后背上的李萌往上颠了颠,抬眸疑惑地看着小光头,“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