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六十五章 残留气息

第六十五章 残留气息

 热门推荐:
    听着略微熟悉的声音,秦若若心里一滞。

    “放心,换物的符纸已经布置好,和尚也在底下埋伏好以备不测。”杨戬贴着秦若若的耳根低声道。

    秦若若不喜和还没那么熟悉的人有这么近的身体接触,一时十分别扭,只觉得哪里都不对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们一直待在暗处吗?”

    杨戬有些失落,揽住秦若若的腰,带她顺着藤蔓往谷底坠去,“若若,我是天界的战神,有能力保护你。我,不放心你。”

    秦若若恨不能将眼前的人拍晕过去,他是怎么想的大摇大摆混进黑袍人中的?这男人未免也太自信了,他怎么就那么确信不会被发现呢?

    害怕被周围的人瞧出破绽,她不再说话,只拿眼睛瞪着杨戬。

    可搂着她腰的男人似乎没有这种觉悟,“若若你放心,那个墨镜是玄武给我量身定做的,绝对不会有人能感受到我的气息。。。”

    秦若若一阵头大,她现在只能祈祷着这些人之间没有什么劳什子父辈子辈间的生死心灵感应,不然她真是哭都不知道用什么调!要是自己费力出演的这一整晚都毁在了杨戬手里,她才不管什么战神不战神,先让她打一顿解气再说!

    其实她的想法猜对了一半,黑袍人之间确乎是有他们之间的心灵联系。

    可是在下到火山口中后,这种联系不知为何也随着灵力的阻滞而变得几乎不见。

    所以尽管有百分之五十的手下都与他失去了联系,萧万也只觉得是这里环境特殊的影响。

    “。。。那两个押着你的人被我偷偷收进时间静止的异界空间里了。放心吧,一会儿再把他们放出来,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杨戬终于结束了他的低声絮叨,因为他们已经跟着大部队的节奏行至了谷底。

    萧万冲着队尾的位置挥挥手,秦若若会意,悄悄动了动胳膊示意杨戬放人。

    刚刚在左右押着她的小哥就这样代替了杨戬的位置出现在秦若若身后,两人心里都暗自惊奇,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下面?

    眼看着萧万不耐烦地再次冲他们挥了挥手,两人不敢再耽搁,一左一右地押着秦若若上前去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呢?”萧万一只手看似悠闲地搭在秦若若的肩膀上,实则蓄势待发。他歪着头看向秦家夫妇的方向,一脸好奇与期待。

    谷底的幽潭散发着莹莹的散碎水光,能让秦家夫妇很清楚地看到秦若若的样子。

    秦父淡淡地扫了眼萧万,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奢望着这些人在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后可以保住女儿的性命。

    “你们不是有本事吗?开湖,取珠。”秦父的声音沙哑又疲惫。

    四年的照料让秦家夫妇渐渐忽略了秦若若是妖的事实,即使到了现在他们也在习惯性地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她,而从未想过让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女儿来救他们。

    萧万将按住秦若若肩膀的力道紧了紧,吩咐下去,让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开湖。

    秦若若压下心里淡淡的熟悉感,她总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

    难道离魂珠已经被之前的自己采走了?

    她悄悄打量着这谷底的景色,静谧幽冷,毫无生气,倒也算是个不被打扰的好去处。

    岩壁上有大大小小的坑洞,有的甚至可以容纳足足十数人。秦若若心里有数,那是个藏人的好地方,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陈怀笙应该就藏在其中的某一个洞中。

    说来也巧,陈怀笙藏身的山洞正是秦若若当年将自己记忆修为封印后的容身之处。

    他也是藏了进来才发现这里的奇特,与其他岩洞不同的是,这里居然有一方石榻。石榻上长满了青苔,可那深深浅浅的痕迹却勾勒出来一个成年人身体的形状。

    弯腰仔细看去,在这石榻的侧面有一规整的圆形缝隙。

    陈怀笙忍不住伸出手去,沿着那缝隙缓缓摩挲,那经历过漫长时间的沧桑印记仿佛就印在他的心头。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圆形的图案轻颤,覆于其上的土块扑簌簌地掉落,渐渐显出它本来的样子。

    竟一个古朴的钵多罗,似是有灵性一般嗡的一声落入陈怀笙手中。

    钵多罗乃是佛教用语,俗称就叫做钵,亦被称作钵和兰,是他们僧人吃饭用的工具,按道理讲是须得随身携带的。

    他细细端详着,这钵看上去像是用黄铜所制,质感有些粗糙看上去颇有些年头。

    陈怀笙研究半晌,不明所以,只得默默朝着石榻拜了两拜,“弟子莲安谢前辈馈赠。”

    钵对于出家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他的师父却从没有给他分发过属于他的钵。陈怀笙吃饭从来都是用寺里的一只木碗,为了这个有一阵他着实很眼红其他师兄弟的钵来着。

    方丈同他讲,佛法讲究缘分和因果,现在想来,这石洞中的铜钵应该就是他的缘分了吧。

    陈怀笙将铜钵收回万象袈裟内,走到洞口继续观察着下面的动静。

    洞口旁有一些结界的残留能量散落,他刚进来时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奇怪的是,这残余的气息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你这边怎么样了?”杨戬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他身边,若无其事地问。

    陈怀笙瞥了他一眼,“神君刚刚是去找若若师傅了?”

    杨戬眉头一皱,心里暗自不爽,他很不喜欢这种好像被人看穿了一样的感觉。

    “是又怎样?”

    陈怀笙将目光收回,继续放到下面被萧万紧紧扣住的少女身上,“不怎样,只是想提醒神君一句,两人之间的相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杨戬刚想反驳,却猛然一顿,诧异道,“青龙?”

    “孟章神君此时怕是还在天庭开会。”

    杨戬摇摇头,“不会错,这气息是他的没错。只是太过淡薄,我险些都没辨别出来。”

    陈怀笙想了想,“那便奇怪了,难不成是他多年之前在此设计了一个结界?还不是普通的结界,而是那种穷尽毕生所学的阵法。”

    “青龙用这等阵法想要困住的人或者东西,一定非同寻常!”杨戬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跟着陈怀笙一道分析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