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妹妹是idol > 112章 拜见父母及客人

112章 拜见父母及客人

 热门推荐:
    这里的鞋柜里,放置着样式传统的褐色穆勒鞋,白色的校园风格女生皮鞋。

    还有表面擦拭了亮丽鞋油,看起来精致的名贵皮鞋,以及时髦到有两颗小绒球的短款棉靴。

    最上层是父亲的,第二层是母亲的,第三层是和波奈的,而第四层则是自己的。

    至于客人们的,则是被放在其他的区域。

    不仅如此,在一般客人注意不到的角落处还摆放着一些成堆的鞋盒,里面的鞋子数量,起码是鞋柜子里的三四倍。

    那些其实都是工藤静香买来的鞋子,对时尚敏感的她而言,鞋子似乎成为了她的一大爱好,尽管买来了太多的最终却都被丢在这里。

    虽然她很喜欢鞋子,但却不懂得怎么去保养鞋子。

    所以渐渐的,这项任务后来成为了泷一闲暇之余所做的事情。

    “这个”

    打开鞋柜,从里面抽出一双粉色的儿童款,nak的身体很娇小,而她的脚掌也是一样,甚至泷一可以用自己的一只手完全握住。

    “又是粉色的呢,不过很可爱呢。”

    nak接过鞋子,一手搭在泷一的胳膊上,将脚上的学生皮鞋脱掉,兴许是走了太久的路加上站立,她脚上的棉袜有些皱巴巴的。

    因为被释放出来之后,少女半张开的嘴唇里发出一阵舒适的叹息。

    以此同时,泷一接过鞋子,手指偶然碰到鞋内,那种温热的感觉迫使他又不由自主的将视线,在nak的双脚上停留几秒钟。

    “麻烦稍微等我一下。”

    冲着对方淡淡笑了笑,泷一从鞋柜里拿出鞋撑一点点的塞进nak的鞋子里,另一只手里的鞋刷,开始反复掸去鞋子表面的灰尘。

    nak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一眨一眨的眼眸里,逐渐跟随着酒窝的弧度而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很神奇的画面,就只是看着他细心的擦拭鞋子的时候,挤出一点的鞋油在上面小心的擦拭着,少女从未意识到原来他还有过这样的一面。

    但擦鞋时候的沙沙声,真的听起来很好听呢。

    “没想到泷一酱还会做这个呢。”

    某个时刻,当看到他的手上并没有因为擦拭鞋子,而沾带一点的油污之后,nak一脸神奇的咧开嘴巴。

    如若喜欢一个人,那么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值得欣赏的画面。

    “没什么,小时候经常这样,鞋子是用来行走的工具,是用来保护好脚的,没有它,nak的脚可是会受伤的,所以它也是需要被爱护的。”

    泷一柔声的说道,眼眸不停的在鞋子的各个位置进行查看。

    帮助家人整理鞋子,对于以前的自而而言,就像是同年龄的小孩喜欢玩具车一样。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个小学生,除去画画,看书,或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外。

    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玄关处将凌乱的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尽管那个时候,父母对他的看法是不吝啬嘴中的称赞。

    不过,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到今日还未被他舍去。

    不管是鞋子也好,还是写生,写歌,阅读书籍,专注于某件事才能够让他心无旁骛。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泷一酱是最棒的。”

    趁着他小心的将鞋子放下理齐,nak跟了上来,两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房间里,而是来到了泷一父亲找点客人的厢房。

    伫立在门口的时候,依稀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聊天声。

    父亲爽朗的笑声,还有夹在着木村拓哉惊讶的感叹,以及秋元康颇有标志性的哼唧。

    将耳朵贴在门上的时候,泷一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还有一个人,尤其是那个“哦呵呵呵”的笑声太熟悉了,像是在哪里听到一般。

    虽然是招待客人的房间,但很多时候,父母都是在这里休息的,只需要打个地铺,在乡下,人们终究是不习惯睡在床上的。

    低头看了一眼nak正扑闪的眨着眼睛望着自己,泷一深吸一口气,曲着两根手指在门上轻轻敲了下。

    “咚咚咚~~”

    “嗨咦~~”

    母亲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的柔和,泷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以往小的时候,每当因为梦到鬼怪,受到惊吓跑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在牵着她的小手来到父母的房间门外,总是能够听到这样的一句应答。

    那是无论心中多么惧怕的时候,在听到就像是被吹了一口气一样,令不安的心迅速平和下来。

    得到母亲的准许之后,泷一垂下眼帘,缓缓拉开了眼前的这扇门。

    里面铺着榻榻米,中间姑且用小屏风隔开,木村拓哉,秋元康,父亲,工藤静香,除去起身迎上前的母亲,都是席地而坐。

    “我回来了。”

    泷一用这样温和带着一点谦逊的口吻说道。

    与其他房间布置并无太大区别的厢房里,秋元康与木村拓哉坐在相同的位置。

    正对着自己的一方是母亲与工藤静香,父亲则是单独坐在东边的方向。

    与父亲邻近的位置,还坐着一个长相古怪的男人,黝黑的皮肤,普通的西装,异于常人的双臂,零碎绕城了棕黄色的碎发,这个人

    在与对方进行第一次视线上的接触时,泷一平静的双瞳微微一凝。

    “哦斗桑,欧卡桑,还有老师,师母,我回来了。”

    “辛苦了~~一路上应该很累吧。”

    木村拓哉缓缓抬起头注视着他,似乎以为泷一是刚刚抵达家中,因此十分的关切。

    “光希还一直在跟我说,要等到你回来,但因为太久所以我先让她去泡澡了。”

    “是吗?非常抱歉了,我会想办法补偿她的。”

    脑海中模拟出那个,有着一双纤细长腿的小女生,每隔几分钟就跑到加贺屋的门外翘首以盼的画面,泷一渐渐生出几分愧疚的心理。

    “光希还有心美这些年在东京的时候,也时常在我和静香的面前说着很多对你的思念,这次她特地向学校请了假,你可以好好的陪她玩耍。”

    “没问题老师,我义不容辞。”

    泷一平静的笑着,他身上这种谦逊的气质自然到深入骨骸,让木村拓哉十分的喜爱。

    师徒二人在目光碰撞到的那一刻,一种莫名的默契油然而生,似乎不需要过多的交流。

    “哎~就是这样的,taki桑现在的语气,和木村你年轻时候真的超像呢。”

    工藤静香挽着木村拓哉的肩膀,灵动的双眼频频闪过挪俞的神采。

    “不过,为什么taki桑现在才过来拜访,我本来还想给他制造一个惊喜的。”

    惊喜,所谓的惊喜就是像小孩子一样,试图制造惊吓。

    泷一轻抚额头,这个细微的动作致使父母,还有木村拓哉轻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