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妹妹是idol > 182章 我和他成为朋友了

182章 我和他成为朋友了

 热门推荐:
    

    “阿爸”

    

    而后她向着坐在侧边席位上的中年男人喊着。

    

    “哦,智秀啊,之前一直没找到你,是去了什么地方了吗?”

    

    金父正在与平井弘明就事业上的问题相互交谈,偶然也会和旁边的另外两人搭话。

    

    另外两人在看到那两人的相貌时,金智秀瞪大了眼睛。

    

    这个屋里存在了太多令她感到震惊的人。

    

    木村拓哉,工藤静香,秋元康,还有jyp。

    

    每一尊皆是让她感受到万分压力的人。

    

    为什么她不能像那些正在玩不知名花牌的女生这样淡然。

    

    “初次见面,你们好。”

    

    用生涩的日语向着这些令她心生敬畏的人打着招呼。

    

    金智秀屈膝移步到金父的面前,父亲正在一口一口的喝着大麦茶。

    

    脸上独有的沉醉之色,隐隐让她觉得这不是酒,却能够喝出酒的画面感。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儿,智秀,目前在y是一名练习生。”

    

    金父放下杯子轻声说道。

    

    “很漂亮呢~~”

    

    工藤静香瞪大眼眸看着她“气质特别像心美呢~~”

    

    “心美?”金智秀很是茫然,她回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僵硬。

    

    可能是太紧张了,面前坐着这样两位传奇的人物,不应该是三位。

    

    “心美是我们的大女儿,和你一样的漂亮。”

    

    木村拓哉古井不波的脸上浮现一抹淡然的笑意,好似在某些时刻渐渐的和一个人重合。

    

    “谢谢。”金智秀开心的应答着。

    

    “刚刚是跑去哪里了,害得我在这里可是跟她们夸了你好久。”

    

    金父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少许的责备。

    

    虽然这样的地方不算陌生,但身处夜晚总是会担心女儿到处乱跑,如果出现意外的话

    

    “如果我早点来这里的话,说不定阿爸你都会开始坐在这里喝酒了。”

    

    她开始毫不客气的戳破父亲嘴上的“谎言”。

    

    每当喝醉的时候总是喜欢大着舌头说话,而且似是很久没能看到他这样开心的样子。

    

    可能是在韩国,人们都不会习惯独自饮酒吧。

    

    所以来到这里之后,那种挤压许久的郁闷就这样得到了释放。

    

    “你啊,我们虽然是客人,但是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这一点你要学学你妈妈才好。”

    

    金父斜过身躯低声道。

    

    金智秀想着,父亲这样多次念叨她母亲的好。

    

    年轻时代的两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的?

    

    因为工作上的交集?因为像现代人一样的自由恋爱?还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似乎从未听父母说过有关于他们以前时候的事情。

    

    “oh-a?”她惊讶的睁大眼睛,突然那里多了几分兴趣的神采。

    

    “阿爸以前跟oh-a出去约会的时候,是阿爸你付钱还是oh-a付钱的?”

    

    “嗯?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金父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跳跃,而他现在的表情也证明了他很吃惊会听到这样的问题。

    

    “说嘛~~就是很好奇。”

    

    之所以这样问是源于刚才那瞬间的时候。

    

    她想到了在与泷一交谈的时候,从对方的话语里曾经听到。

    

    在与异性出门,女生主动帮他付钱的概率,甚至快过他掏钱包找纸钞的速度。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甚至成为了他不能想象的事情。

    

    “我刚和你妈妈认识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她付的钱,那个时候我的薪水并不是很多。”

    

    金父这样回答着,有些不好意思。

    

    的确,作为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女人帮自己掏钱,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在事后或者未来总是会想办法去补救回来。

    

    “不过,后来你妈妈跟我交往的时候,无论是吃饭还是去逛街,所有的都是由我全额买单。

    

    一方面你妈妈当时还是大学生,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比较爱面子。”

    

    “好吧”

    

    话题就这样结束了,金智秀托着香腮,漂亮的眼眸一眨一眨的。

    

    爱面子大概是人类的天性。

    

    无关男生女生,尤其是在优秀到让他们想要表现的异性面前,帮忙付钱这是最基本的做法。

    

    如果是她和泷一去逛街,或是点些吃的喝的,在买单的时候应该也会帮忙掏钱吧。

    

    至于理由那个困扰着泷一曾经一段时间没能明白的东西,只有她清楚的知道。

    

    绝对是因为那些与她在一起的女生,都对他抱有不同程度的好感。

    

    换句话说,他的的确确是一个深受女生欢迎和喜欢的男生,自己也不例外。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金父抿着一口茶水“是不是你”

    

    “不是”金智秀摇着头,以金父对她的了解,足以猜测的到什么。

    

    譬如提前问这样的问题,是在为话题里相似的事情做着准备。

    

    “我都还没说完,你就开始否认了。”

    

    还未说出口的东西一下子被堵回去,金父带着更加玩味的心情,喝光了瓷杯里的茶水。

    

    “当初,就是因为你妈妈帮我一直付钱,所以我才决定要和她那样的女人结婚。”

    

    金父放下茶杯说道。

    

    “因为,她是知道那个时候我经济方面的困难,虽然请她吃饭,买些东西并不是很难。

    

    不过能够一直不介意钱财这种物质替你做着什么事情的。

    

    你妈妈当时一定是认可我而不是可怜我的。”

    

    “的确是这样。”她点了点头,再这样想着之前有过的想法。

    

    能够无条件的替某个人付钱,一定是认可他而不是可怜他了。

    

    可怜只会出现一次,而断然不会出现二次三次。

    

    甩掉那些想法之后,金智秀悄然凑上去。

    

    嘴唇距离金父的耳朵近两三公分“说起来,阿爸,我见到他了。”

    

    “嗯?谁啊?”金父惊愕的挑着眉毛。

    

    “他”这个词,似乎在提前告知那个人的不平凡。

    

    以自己女儿认生的属性,似乎只有“这里有认识的人”这样的解释可以满足。

    

    “就是他啊,平井泷一

    

    是个很不错的男生呢阿爸,我和他成为朋友了。”

    

    金智秀的脸蛋上存在着那宛如情窦初开的女生,所拥有的一切羞怯颜色。

    

    对于她来说,与泷一从最初相识的陌生,再到无话不谈。

    

    与几度产生亲密接触,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此,只是单纯的用一些言语,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概括出来的。

    

    泷一是平井家社长的长子的名字。

    

    金父没有见过他真人,却知道他,也在平井弘明的ttr上看到过照片。

    

    似乎从刚刚谈论起这个人的时候,女儿的表情就宛如变幻了一个模样。

    

    其实她的年纪是已经到了可以谈论男女之情,或是对男生产生好奇的时候。

    

    就金父所知,在军浦龙湖中学(初中)与果川中央中学(高中)的校园生活时期。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过,过多的用女生专属的羞涩,来表达自己对一个异性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