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富贵锦绣 > 第七二零章

第七二零章

 热门推荐:
    夜阑人静,月朗星稀。

    山林里的夜晚,似乎格外地寂静。偶尔有树叶在夜风中沙沙作响的声音。

    木婉和李婶儿两人吃完饭后,在院子里溜达几圈儿,消食后,便回到屋子里睡下了。

    李婶儿躺在床上,不由得感叹道“这样睡下也好,真是省蜡烛了!”

    木婉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里也没有什么可用消遣的,不睡觉,还能做什么呀?!

    李婶儿见木婉没有搭话,也就转移了话题,“第一次进山采蘑菇,累坏了吧?”

    木婉笑着摇摇头,“还好!”

    李婶儿低笑道“本来以为,那些蘑菇够我们吃上两三顿的,却没有想到,这一顿就将其包圆儿了。”

    虽然是抱怨的口气,可语气中明显透着一丝得意。

    木婉笑着附和道“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因为李婶儿你的厨艺太好,做出来的东西,太好吃了?!”

    李婶儿“咯咯咯”的笑了,那笑声中无处不透着得意。

    木婉也笑着捧场,“若是一直这样吃下去,我恐怕都要胖上十多斤了。”

    李婶儿笑着说道“夫人保养的好。即便是再胖上十斤,也看不出来。”

    “哪有你说的那样夸张?!”女人无论是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年纪,无不愿意听到这样的夸赞的。

    两个人有低声聊了一会儿,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

    单野双手抱臂坐在树杈上,眼睛盯着漆黑的屋子,心思却转到别处去了。

    他不禁将这段时间的事情捋了一遍。

    尤其是自己这段时间情绪上的变化。

    他从小便是一个自律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情绪的管理,更是比同龄人强百倍。

    遇到阿玄后,他更是因为自己的冷静和强硬占了上风,让他对自己俯首称臣。

    可如今·······尤其是今天,自己的情绪上的波动,真的是把自己吓到了。

    他不是一个无知的毛头小子,不明白这种情绪缘何而来。

    正是因为他聪明敏锐,才会对自己这的情绪感到害怕。

    他也曾一度的以为,是木婉做了手脚。可仔细想想,她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倒是自己,一步一步地陷了进去。

    他微眯着眼睛,盯着漆黑的院子发呆。自己似乎忘记了当初掠她过来的初衷了。

    只是,他真的还要坚持当初的决定吗?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子,可却从来没有动过心。

    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他不明白,对方怎么就一下子闯进了他的心里来了。

    他仔细地回忆着自从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寻找着缘由。

    难道是因为将她带出皇宫太艰难了,所以才会对她的印象十分深刻?!

    又或许,是因为她这一路上不哭不闹,十分配合,让自己省去了许多麻烦?

    再或者,是吃了她做的饭的缘故?!以她的身份,平时肯定是没有机会下厨的。

    这样看来,就是连她身边亲近的人,都是无法吃到她亲手做的东西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涌出一股甜蜜,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傻小子。这么多年,他运筹帷幄,心坚如铁。

    突然间,有人可以将其融化了,他舍不得这份温暖。

    “呼!”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心里同时也坚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留住这份温暖。

    他相信,只要他真心要去做一件事情,定然会做成的。

    至于其他的,那根本就不是事儿。

    不过,他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木婉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

    她真的就这样心甘情愿地住在这里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了。

    那她平时的表现,是不是可以说是假象了呢?

    可硬要这样说的话,又找不到什么证据。

    就比如说今天在树林里,本以为她要借机逃跑的,却没有想到,最后和李婶儿一起坐在那里聊天儿。

    还有那蘑菇汤,他本以为会在其中动手脚呢。

    于是自己故意多喝了几碗,想让她放心。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到现在都没事。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他用力地睁着眼,不让自己睡着了。免得真的被她溜走了。

    要知道,这荒山野岭之中,白天都不安全,更何况是夜间呢?

    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自己有点儿傻。

    为了让她觉得她的计谋成功了,故意多喝几碗。

    眼下又担心她所图谋的事情成了现实。

    自己还真是够矛盾的。

    ···················

    黑暗中,木婉睁开了眼睛。透过窗户,正好看到院子里的那棵大树的模糊的影子。

    她知道,这个时辰,单野定然蹲在那里守着的。

    看来,想要离开这里,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还得徐徐图之啊!

    想到这里,木婉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这小院子里,除了她、李婶儿和单野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

    若是没有的话,那她离开的计划,便会更顺利一些。

    想着想着,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后,李婶儿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她侧头看着已经睡熟了的木婉。

    看了一会儿后,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天蒙蒙亮了,一抹瑰丽出现的东方。

    单野微眯着眼睛,看着东方冉冉升起的红日,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他心下一激灵,一纵身便从树上跃了下来。

    这是木婉和李婶儿两人还都没有起身。

    他站在窗外,侧着耳朵仔细倾听着。听到里面是两个人的呼吸声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树枝上,继续抱着胳膊窝在那里。

    第一缕曙光冲破云层,照亮了整个大地。

    早起的鸟儿,飞出鸟巢,唧唧喳喳地出去觅食。

    树叶上的露珠,滚动了几下后,便滴落下来。

    总之,美好的一天,就在这样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木婉睁开眼睛,躺在床上不愿起身。

    可李婶儿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她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服,拢了拢头发。

    趿拉着鞋,洗漱过后,便走到厨房里,去烧水做饭了。

    没有看到木婉出来,单野的心里一紧难道真的出事了,人已经离开了?

    想到这里,他便从树上跳下来,向屋子里冲过去。

    可走到门口是,脚步却顿住了。

    自己真是糊涂了,若是她不在屋子里,李婶儿怎么会如此镇定呢?

    再者,屋子里明明还有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舒了一口气后,便退回到了树上。

    回到树上后,他又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开始疑神疑鬼了?

    还有,刚才怎么就把脚步给停下了呢?

    若是自己脚步不停地冲了进去········

    他的嘴角勾了起来,若是当时冲了进去,那场面一定会很美吧?

    “呵呵·······”单野舒服地靠在树干上,心情愉悦地笑了。

    木婉梳洗过后,便走了出去。和往常一样,到厨房里跟李婶儿一起准备早饭。

    吃过饭后,和李婶儿提着篮子一起去山里采蘑菇。

    和昨天一眼,篮子里同样放了一包点心。

    李婶儿想到昨天的点心,就忍不住将目光在木婉的篮子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单野也还是老样子,不近不远地跟在了后面。

    木婉和李婶儿一边走,一边说笑着。同时,耳朵仔细倾听着,想判断一下,这周围到底有没有其他人。

    虽然,她知道,以她的能力,想要找到可以隐藏暗处的人,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还是想要去试一试,一旦自己的运气好,窥探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呢?

    “扑棱棱”一只鸽子落在了单野的肩头上。

    单野将鸽子抓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

    找到鸽子翅膀下的红点后,便解下绑在鸽子腿上的竹筒,随手便将其给放了。

    他认出了,这是阿玄的鸽子。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要催自己回去呢!

    若是以前,他或许会听话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以做安抚。

    可眼下········

    他的目光落在前面那个纤细的背影上,嘴角扬了扬。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决定让他们再多等上几天。

    将竹筒上下抛了几下,便一甩手丢远了让阿玄去见鬼去吧!

    木婉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落在草丛里的竹筒要不要自己找个机会,将这竹筒捡过来看看,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呢?

    一直注意着单野一举一动的她,知道单野没有去看里面的消息。

    难道你就不怕这是一个陷阱吗?

    心中有另外一个声音反对道这样做太危险了!一旦被发现了,危险可就大了。

    发现就发现呗!

    木婉还是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反正他心里也清楚,自己肯定不会这样心甘情愿地待在这里一辈子的。

    她现在之所以不走,那是因为没有机会。

    一旦机会来了,她肯定是比谁跑得都要快!

    她也不怕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意图!

    当然了,若是能够不暴露的话,还是不暴露的好。毕竟,多一分胜算,还是好的。

    木婉打定主意后,便借着寻找蘑菇的机会,一点一点地摸回了回去。

    单野靠在树干上,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狗尾巴草。

    可目光却是一直没有从木婉的身上移开。

    除了心里的那点想法之外,还是担心木婉借着这个机会逃跑。

    虽然昨天的事情有惊无险,可毕竟谁也无法保证,今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后,不会真的逃脱了。

    木婉知道,后面的人一直监视着自己,所以看到小竹筒后,她的心紧张地差点蹦出来了。

    她弯下腰,假装去草丛里寻找蘑菇。

    呼!

    当竹筒拿到手里后,她的心都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

    调整好情绪后,心里又觉得有些可笑自己还真不是一个当贼的料儿!

    就这么点小事儿,都被吓得心惊肉跳的。

    她紧紧地捏着手里的竹筒,心想说不定会通过这上面的线索,寻找到莫问呢!

    这是捡到金元宝了?

    单野明显感觉到木婉的情绪上的变化。

    木婉垂下眼帘,挡住眼睛里的那一抹精光。

    眼睛转了转,便向前走去。

    走出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木婉心里一惊他居然没有出言阻止自己,或者说他竟然没有主动跟过来?!

    她眼睛转了转,便佯装寻找蘑菇,继续向前走着。

    走出很远一段距离后,木婉一闪身,躲在了一颗三人环抱才能围起来的大树后。

    他居然没有喊自己?!

    木婉心里纳闷儿他是对自己太信任了,还是对她太放松了?!

    当然了,虽然心里有疑惑,却没有继续向前走。

    而是一拐弯,便向后面的方向走去。

    居然回来了?!

    单野放下那只刚抬起的脚,勾着嘴角,冲着木婉傻乐呵。

    木婉没有搭理他,她嫌弃地别过头。

    笑得那么欢做什么,显得你的牙白啊?

    看着木婉那一脸的嫌弃,单野忍不住笑得更欢了,没走就好!

    否则,他还真的担心她不管不顾一个人离开山林。

    当然了,他可没有忘记木婉那天跟李婶儿说,她自己是一个路痴。

    也就说,平常的路她都无法走明白。这山林中,道路崎岖,野兽众多,她一个女子,要怎么能分得清道路的好坏呢?!。

    总得来说,他还是十分担心木婉的。

    木婉走了几步后,便脚步一转,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单野心里有些失落,可又觉得有些好笑。

    木婉再次躲在大树后,打开竹筒,抽开里面的纸条。

    “殿下已起疑,速回,有要事商量!”

    木婉心下一惊真的是跟莫问有关?!

    她猜想着,这上面的“殿下”便说的是莫问。

    可殿下起疑,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他们这些人,其实是骗莫问出去的?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要利用莫问做什么

    “殿下已起疑,速回,有要事商量!”

    木婉心下一惊真的是跟莫问有关?!

    她猜想着,这上面的“殿下”便说的是莫问。

    可殿下起疑,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他们这些人,其实是骗莫问出去的?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要利用莫问做什么

    。